2012六四特刊:荒誕的中聯辦花槽

廣告

廣告

文:原人

文化界朋友說香港很適合創作,每天都發生荒誕不經又可笑的事,特區政府官員會輪流撕破臉面,爭位做笑片的主角,很有在鐵達尼號上的感覺。

7月1日後,特區高官的主角位置會被中聯辦取代,但這套政治劇未上映前,一套充斥黑色幽默的荒謬劇已在中聯辦預演。

中聯辦不單是中央的聯絡辦公室,也是香港唯一的黑洞,首先吸走集會權,再吞噬採訪權,市民的權利在此逐步被蠶食。中聯辦這個大黑洞,也有一個如百慕達神秘的地帶,奇怪的事,奇怪的言論,為它的存在應運而生。

神秘的地帶

這神秘地帶是一個位於中聯辦的正門外的花槽,第一個神秘之處是花糟興建有離奇原因和詭異的用途──可能是全港唯一一個為防止露宿和示威而建的花槽。2001年,法輪功在剛落成的中聯辦靜坐和長期駐紮,其後他們被警方以阻街和滋擾市民為由強行抬走。根據立法會議員甘乃威向報章透露,當時,政府官員曾向他表示不滿法輪功在中聯辦的留守,打算興建花槽,他反對不果;2002年,花槽借綠化之名成功興建,亦標誌中聯辦正式成為黑洞,侵犯人權的事陸續發生。2004年,中聯辦正門變成示威禁區,警方首次用人鏈阻擋四五行動成員走近正門。在正門前,警方的眼中,記者與示威者都一視同仁,他們視採訪權無物,先有警方用鐵馬阻擋記者攝影和採訪示威過程。及後,更神奇,古有「臨老入花叢」,今有「採訪區入花叢」。今年4月的六四23周年長跑,中聯辦正門花槽被闢作「警察行動區」,電視台記者被安排在花槽中採訪,而其他報紙跟電台記者則只可在遠處張望,無法靠近正門,連應對記者採訪都秉承政府的親疏有別做法,使傳媒界大為不滿。

神秘地方第二是政府自打嘴巴,根據《運輸策劃及設計手冊》所提,如果人流多的通路,必須要有最少闊4.5米,但花槽興建後,路面由原來9米,收窄至3米。中聯辦外的抗議人數可達萬計,絶對是稱得上人流眾多,水洩不通,但花槽成為限制人流進出的工具,防止集會人士在門前停留,甚至衝擊正門,而警方亦可利用通路狹窄為藉口,阻止示威者靠近中辦聯正門。

神秘地方之三是很多人士對花槽很迷戀,迷戀得令人失去理智。事緣本年5月18日,中西區民主黨區議員以阻礙示威為名,建議清拆花槽,但建制派即群起反對。而反對清拆花槽的原因令人側目,其中議員張翼雄聲稱世界各地機關大門都有花槽或花圃。我們以為國家有政府、人民和土地,現在還需加上花槽,才成政府。依他的邏輯,大國應該更要大花槽,現在中聯辦的花槽太小,7月1日之後更需擴大,以顯示中聯辦在港的特殊地位。他肆無忌憚表示,花槽是居民的集體回憶,他稱︰「有居民話一般宗主國總部門口的設置,反映國力強弱,花槽連同中聯辦國旗畀人好莊嚴感覺」。這種「偉論」,即場引來不少笑聲,最後會中歸結為綠化最重要,在十四票反對和四票贊成下,議案被否決,「政治花槽」亦再以綠化之名被成功保留。

指鹿為馬的時代

綠化,可在全港任何一條街道,為何堅持綠化中聯辦,又不堅持表達自由呢?民主派議員建議放置流動盆栽,取代興建花槽,以平衡各方要求,但還是不得要領。

政府門外,如果有示威者,代表國家有民主;如果有金色頭髮的青年人耀武揚威,可能代表電影市道興旺,或者政黨財政豐裕;但有「政治花槽」,真的簡單代表綠化嗎?

我們要認清事件目的。

2002年,中聯辦正門外「政治花槽」的建設,標誌一個以中央為核心價值的指鹿為馬年代正式開始。2010年有示威者在中聯辦開香檳慶祝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香檳泡沫濺中保安員,被控普通襲擊,結果成為國際笑話;之後,又有保護副總理李克強而引發「黑影論」,千奇百怪的言論和說法,目的只是捍衛中央的面子。

指鹿為馬已不斷在擴散,在立法會上,強行無理中止討論被說成「有效率」, 梁振英將無港籍的姑娘說成「專才」收為己用,羅范椒芬的「午夜兇鈴」也講成關心公務員同事。香港的官員和建制派的議員謬論連篇,不斷發放笑彈,是技窮,還是測試港人智力的下限。結果都是使我們麻木,接受溫水煮蛙。見到如斯官員,今天,我們真的可以笑得出來嗎?

中聯辦跟中共的統治技倆就是黑洞般神秘,阿爺的權威不容挑戰,與其講理據,倒不如講效益。示威是對阿爺的僭越,近年,連採訪也是僭越。阿爺的一舉一動,大眾無法知悉,種票、欽點、「剪報」,都是在黑箱中運作。究竟誰是地下黨,誰在地上管,大家只能猜謎,不希望有一天,我們都需要「爭鳴」、「開放」這類揭秘式雜誌來解讀本地政治。

拆除花槽還市民權利

砌詞狡辯已成特區政府常態,民間的理性,被政府的「效率」、「發展」等簡單講法淹沒。中央和政府的厚顏,是從小處着手,像一個花槽,一個非港籍姑娘的聘用,立下不同先例,挑戰我們的核心價值。我們亦要從小處着眼,見微知著,抵抗蠶食。

要求拆除花槽是第一步,還市民集會和知情權,再開放中聯辦。繼警署以外,中聯辦亦成為全港最「安全」的地方,早前有媒體報導中聯辦長期有警員駐守,警員淪為中聯辦的私家保安員。為何中聯辦要如証人般,被貼身「保護」呢?

警務署長曾偉雄(禿鷹)回應只讓部分傳媒在花槽中採訪時說:「傳媒可選擇不接受」,市民又可否不接受禿鷹和中聯辦的花槽呢?中聯辦可否開誠佈公,不再神秘,讓市民集會和記者採訪呢?他們的荒謬,是我們的彈藥,更應突顯其可笑,拉下他們僅餘的遮醜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