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2012/12/21是末日抑新開始

廣告

廣告

與其說20121221是世界末日,不如視它為新時代的開始。也許,古時瑪雅人的本意是,他們所認識的 舊世界,到廿一世紀今天,已是時候結束了。所以我們何不視這一天為瑪雅人對新時代來臨的期許呢。

新蛻變自舊,正如蝴蝶也是由毛虫蛻變出來的。好幾年前,我曾自問:“在這早巳說不上健康正常的社 會,其種種毛病簡直層出不窮,常人實已無從全數瞭解那種種病況,更遑論解決之。所以我們除了須 訂出有效的分工合作方式去處理它們外,也須擒賊先擒王,先行探究那種種毛病背後的根因。(以我審 視,根因大抵有五。)

在往後曰子裡,我將展述我對以上問題的方案。但無論答案/方案如何,無可懷疑的是我們不能不改 變,而這些改變不可能從天而降的。

總之,改變須憑力量,而在這非官即商為主宰(更遑論官商勾結)的現今社會,我們須將人民力量組織起 來,形成與官商鼎足而立的第三力量,以達成改革。 或曰,這又與老生常談的”建立公民社會”說法有何 分別?分別正在於”建立”二字。須知,公民社會是個建構於二百年以前的概念,在那連早已被淘汰的電 報也不知爲何物的年代,其建設/組織方式必有技術方面局限。拜現今資訊科技之躍進,人民現已能做 到即使只是五十年前人們所想像不到的連繫。故我稱此廿一世紀的公民新力量爲”公民群組”。 簡言 之,公民群組的特性包括: a) 它並非政黨(否則它就會淪為建制一部份矣。) b) 有別于以地域為限的公民社會,公民群組之連結是以全球性爲標的。 c) 它也不是NGO,因NGO為單議題的,公民群組則從本質上並不拘限於單一議題。 總言之,新時代當有新思維、新組合方法以至新組織,但在這些新思新法新組織得以確立之前,我們 先得提出一幅願景(Vision)。 現今世人,尤其港人,欠缺的正是一份願景。欠缺願景的人自趨向保守,甚至反動(reactionary)。無 怪乎,近年港人唯有退而反覆呼喊要保護所謂核心價值。這不正是一種求”輸少當贏”的心態!正如周星 馳話齋:”波唔係咁踢嘅。”

20121221當是新時代的開始,我以這篇文開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