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社運八方:長毛「一人非法集會」是如何煉成的?

社運八方:長毛「一人非法集會」是如何煉成的?
廣告

廣告

新一年,八方係度祝大家社運亨通先。元旦第一日就有一次大型遊行,但就好似條條路都唔係好通喇。

除左警察事前亂咁打壓街站外,元旦果日又加設好多鐵馬膠帶,封死遊行路線,防止更多人加入。夜晚當然有事發生,中環又出現「堵路」,警方最後拉左九個人。咁既衝突自然有人唔 likey,之不過八方就睇唔過眼被網友戲稱為日月神報既《明報》今日既社評,將支持CY的黑社會爛仔收錢同倒梁既遊行拉埋黎講,「潑糞」嘅用意,路人皆知喇。

八方又睇到東方日報,話警方早已計劃,以三招瓦解示威群眾,文章確是值得細味,不過其實呢三招都係老招數,亦都可能係警方高層「事後孔明」的遮醜布。

唔少參加元旦大遊行既行動者都知道有行動,預左半夜先走得,不過最後只係玩到十二點幾。「民主倒梁力量」在中環的行動,八方在電視睇,只見佢地行黎行去,好多人都唔知發生咩事。為左等更加多人了解長毛嘅「一人非法集會」係如何煉成的,八方搵左兩個在場嘅朋友重組事件,並分析警察嘅「三招」(此三招不同《東方》說的三招),為免以偏蓋全,希望其他有去既人都寫下啦。

有一位係靚女專業記者(下稱阿靚),佢一直都好支持社運,亦唔抗拒直接行動,工餘時會參加埋一份,因為工作關係,佢先參與民陣遊行,去到政總就再過民主倒梁力量。

第一招:阻截

太陽之下無新招,警察對於「未經批准的遊行」一定會出手阻止,以警察人牆封鎖交通要道係慣技,作用係消磨示威者意志,製造示威者阻街嘅印象。情況就好似前年六四晚會後,有班人遊行去北角警署「踢保」,俾警察半路截停,再以「非法集結」告Q佢地。元旦呢次,八方聽番成件事,覺得警察重施故技,為左唔俾示威者接近禮賓府,主動封鎖多條上下山的車道。

阿靚去到中環已經七點幾,個時倒梁條隊喺FCC(外國記者會,下亞厘畢道),打聽後得知,之前條隊已經上左去禮賓府後門(即禮賓府東閘,上亞厘畢道),仲紥埋營,但想去正門時就被差佬阻住,所以佢地沿下亞厘畢道落FCC。阿靚去到FCC時,陳大舊就叫緊D群眾「民主自由行」落去皇后大道中。

阿靚話群眾去到雪廠街同皇后大道中交界時,就俾警方堵路,並叫「我有權痀尿」、「我有權食飯盒」咁。過了大概半個鐘,陳大舊就用大聲公同群眾講話不如去遮打花園傾下一步行動,但現場的人無咩反應,佢就冇再出聲喇,隔左一陣,就有人建議上禮賓府。

陳大舊同差佬交涉後,警察放行,俾佢地行上花園道,可能啲人唔想行斜路,就抄捷徑行長江中心旁嘅電梯,但同時又有人大叫唔好用行人路,接著就有班人衝出馬路,當阿靚跑斜路跑到死下死下時,見到成班差佬係美國領事館擋住群眾前進,示威者想繞過啲警察,結果擋埋隔籬既車,成條花園道塞晒。

阿靚話當時佢都好擔心,現場有司機好嬲,其中有一個仲跑出黎鬧,有啲人行出嚟向解釋行動唔係針對市民,但有啲人又唔想比車行,幾經爭持之下,終於俾咗兩架的士過,但巴士就冇走。阿靚話成個過程都主要係陳大舊用大聲公講野,亦有幾個揸龍獅旗的人,佢留意唔到有其他倒梁力量成員團體嘅旗,擾擾攘攘咁就半個鐘。

20131104

大概八點半左右,陳大舊又叫人自由行,建議群眾上行人路,慢慢沿聖約翰座堂落山。阿靚話自己條氣都未抖順又要落山,唔知個行動目的係咩。

呢個時候,另一位被訪者「花生友」先至出現,佢話知道倒梁力量嘅申請只去到禮賓府後門,見陳大舊話會去正門,於是過黎睇下會有咩事發生,但離開政總時都已經天黑,再食少少野去到中環都差唔多九點,係中銀見成班差佬衝上花園道,花生友又跟上去,但就唔見曬D人,佢聽圍觀者話群眾已經落山「自由行」,於是佢又落左山。

阿靚已經去到皇后大道中,企唔夠一陣,又突然有人話去蘭桂芳,當上到德忌笠街同下亞厘畢道交界時,長毛終於出現,差佬就晨早封左條路唔俾人上山。個時差佬只係放行咗個外國人,長毛仲講笑咁同個外國人講「Are you going to find CY?」,至於啲群眾又再次爭拗「放唔放車/放咩車同唔放咩車?」的問題,最後決定唔係去禮賓府嘅車就放行,車輛開走時仲同司機大叫一路順風。之後就聽到V煞仔喺德輔道中畢打街交界被拉嘅消息。

第二招:開記招

除左現場之外,係警察總部四十二樓,自然度緊橋點樣話示威者破壞社會安寧,嚴重阻塞交通咁樣啦。發新聞稿、開記招,透過傳媒將事件定性然後先至拉人,係過去兩年警方慣常做法。

20131103

講返V煞仔搞緊乜。花生友呢個時候咁啱係雪廠街同德輔道中路口、花旗銀行門外,見十幾名V煞仔堵路,其中有一個人擋住一架的士,而呢個時候,慢必、劉嗡、黃洋達等人民力量成員正好係對面置地廣場的行人路上。V煞仔喺十字路口佔了約十五分鐘,俾周邊市民破口大罵,佢地嘗試回應,但因為堵路人數太少,畢打街落山右轉方向仍有零星車輛可通過。

花生友覺得好奇怪,十幾個V煞仔,差佬要清話咁易,但成十幾廿分鐘,在場既警察數目卻出奇地少,反而有幾位市民同巴士司機睇唔過眼,企出嚟係現場指揮交通。大概十五分鐘後,先至有警察到達增援,其中一位突然出手將一位V煞仔拉向Armani前嘅行人路,其餘嘅V煞同記者一擁而上,兩分鐘內德輔道中東西行都通番車。

V煞仔被拉之後,長毛率眾聲援,阿靚則抄雲咸街小路走落山,估唔到半路中途,見到陳大舊上山,陳當時撞到個Madam,阿Madam問「陳議員你去邊呀?」陳話「我返去搵番手足。」

過咗十分鐘,阿牛和長毛帶住大概五百人,係西邊沿德輔道遊行過來,帶頭叫口號嘅阿牛走向畢打街聲援 V煞仔,因為人群眾多,車輛過唔到。再過十幾分鐘,過百警察開始包圍佢地,但封鎖線並唔嚴密,可自由進出。因為警方的封鎖線,畢打街同德輔道東西行線都不能通車。

長毛解釋話陳大舊自己係禮賓府後門看住部投影機,叫長毛帶群眾落山,而阿牛就宣佈原本係政總的群眾正前來聲援,之後參與群眾輪流發言,有人開爐煮魚旦,亦有牧師帶祈禱。

據花生友所講,長毛、阿牛等人其實只係企喺畢打街尾,但警方的「不作為」(封鎖但不清場),就製造示威者阻礙東西行車線達兩小時嘅新聞。

接近十一點,係畢打街的群眾只剩下一百人左右,警察則有三層封鎖線,但其實群眾係可以自由進出。至於由政總過來既聲援者就係長江中心聚集。阿靚同花生友話,突然之間,有人話要去長江中心外匯合其他人,於是阿牛同幾十人於畢打街跨欄離開,剩返長毛一個,促成了了長毛「一人非法集會」的場面。

成個過程都有幾百個人喺外面圍觀,當成個場剩番長毛一人時,開始有人大叫「長毛好野!」,之後長毛開始帶叫口號,眾人和應。幾百個警察對住長毛一人成半個鐘都無反應,到最後先將長毛拘捕。

第三招:非法集會

其實也不一定要用「非法集會」呢條罪,「非法集結」又得、「阻街」又得,視乎警察想點。

另一邊廂,快必、阿牛去到長江中心好快就被拘捕,據聞係警方用咗「擒賊先擒王」策略。當佢地被拉上警車時,長江中心既群眾曾嘗試阻止警車開行,但阻不到,最後剩下數十人在皇后大道中,之後群眾逐漸回到行人路。十二點左右皇后大道中已經通車。

20131102

花生友當時收到消息,話喺禮賓府後門嘅陳大舊知道阿牛、長毛、快必、V煞仔等被捕後,就執野離開,話去警署聲援長毛。結果,陳大舊最後搭的士返政總落車時被警察拉埋。

花生友同埋阿靚,冇諗過尋晚才不過十二時多就「行動結束」,對於仲趕得切坐尾班地鐵有少少失望。花生友作為花生友,佢就冇咩感想,不過阿靚就好嬲咁。

佢一方面佢好奇怪差佬全程冇乜舉過平時行動成日見到嘅非法集會警告牌,只喺花園道見到兩次,畢打街則見到一次的「不可衝擊警察防線」的Banner,至於皇后大道中就只有一次非法集會嘅口頭警告。長毛事後都話警察拉佢之前無作任何警告。

不過,阿靚最嬲嘅係,遊行期間人人都話差佬應承左俾佢地去禮賓府正門,狂鬧差佬講過唔算數,但今日佢先知原來差佬嘅不反對通知書只是批左去後門,佢覺得好似俾人呃左。另外,嘅然講到去禮賓府正門咁重要,點解唔堅持留守係附近,要走來走去?即使游擊是行動策略,但至少都應該同現場的人解釋去每一處的目的係咩,而唔係叫人去邊就去邊。

八方就咁睇,似乎去到中段陳大舊都唔係好控制到班「激進」群眾,無領導下自然就亂啦。正面咁睇,示威遊行既經驗都要累積,下次主辦單位如果係申請左去後門而非正門應該早啲講聲,若「不反對通知書」唔合理,咪公民抗命囉。至於有內地「散步」意義的「游擊」策略好,定係成班人擺明抗命坐定定等拉好,八方就唔識判斷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