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七一特刊】反共 incomplete

廣告

廣告

DSC03914

疑似中共黨員梁振英以騙術當上特首,特區政府完全淪為北京的扯線傀儡。北京政府親身上陣打壓香港政制民主化,明年「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要面對的,已經不止是「武警化」的香港警察,更可能是頻頻在晚間操炮演習,蠢蠢欲動的駐港解放軍。

梁粉張志剛近日說,香港的嚴重矛盾在於「愛國與反共」。這句話提醒了對中共態度日益軟化的泛民主派,對北京只有順從與反對兩個選擇,容不得和稀泥。愛國等於愛共,不愛共就是反共,在香港爭民主,要不反共也不行。這句話也間接提醒了香港人,在北京眼中,反共從來就是這個城市組成的核心部份──那倒是事實。

盤點反共基地各路人馬》一文引導我們追認香港反共意識的構成。這個位於中華帝國南隅的小城,自開埠起一直是逃避帝國亂政的「避難所」,也是策劃推翻大陸政權的輿論甚至組織基地。共和革命份子反清,共產黨反國民黨,都以此為據點,一九四九年大陸易幟後幾十年來,數以百萬大陸難民持續地逃到香港。那一輩香港人不需要洗腦式的反共宣傳,他們甘冒生命危險也要逃離大陸就是最清楚的表態。戰後香港普羅市民的核心政治實踐就是從逃共以達至個人自由,發展成不單只要自己的自由,還要爭取民主以保護共同的自由。

當然,這個主旋律並非一言堂,在如何面對大陸這問題上,不同門派從來各自各精彩。有以階級分析介入大陸工人維權的小團體,有等候天滅中共的法輪功,也有新近主張跟大陸政治切割的本土優先派。

在北京與倫敦互相制衡下,戰後香港享受了幾十年共產大陸和國民黨台灣都沒有的自由氣氛,孕育了豐富多姿的庶民社會,以及不越過中英底線的政治活動。這種帝國間暫時默許的自由狀態,隨着英國撤退,在九七主權移交後改由北京自我約束的《基本法》勉強保證,一下子變得脆弱不堪。面對在當今世界叱吒風雲的中共帝國,香港與中共爭權這條民主路愈來愈難走可謂理所當然。但是,香港自立之鬥爭如何下去,不單香港人念茲在茲,對同受中共帝國威脅的台灣人,以及一直借香港為平台影響中共的大陸人,同樣重要。《陽光時務》前總編輯長平說:「香港不是内地民主的救星,但是它將一如既往地,是一个重要的活動平台。這是香港本土力量無法拒絕,也不應該拒絕的歷史因緣。」堅持爭取民主,捍衛我城的自由,就是香港對大陸、台灣,以至全世界最大的貢獻。百年來前如是,百年後亦如是。

過去一年,本港親北京陣營的政治攻勢愈見粗暴,針對媒體機構和記者的暴力事件不斷發生,言論自由受到極大的威脅。獨立媒體﹝香港﹞同樣受到暴力襲擊和各種滋擾,但我們絕不向惡勢力屈服,定必繼續以報導和行動,壯大香港公民社會,和權貴周旋到底。謹此呼籲大家支持香港所有民間媒體,一起捍衛言論自由!

捐款支持獨立媒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