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害怕改變的人 才會妖魔化對手」——專訪「進師盟」孔令暉、庫斯克

廣告
「害怕改變的人 才會妖魔化對手」——專訪「進師盟」孔令暉、庫斯克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全港最大工會、擁八萬會員的教協,將於2月21日至3月14日舉行選舉,選出新一屆理事、監事。監事的十九席位,競爭激烈。候選團隊「進步教師同盟」提倡進步改革,公開表明不滿教協在處理政改上的態度,由張文光領頭的「薪火相傳」則不停強調「司徒華精神」,另一參選監事的八人團隊更公開炮轟「進師盟」。究竟這場位置之爭,公眾如何理解?

會員超過八萬人的教協,起家於七十年代的「中文運動」,以罷課迫令港英政府妥協。數十年過去,近年卻因在政改上妥協,被譏淪為「超市」。獨媒專訪了「進師盟」成員孔令暉及知名博客庫斯克(邱兆麟),兩人直指教協近年與基層會員關係疏離、處事手法趨向保守、害怕改變。處理教改、國教、林慧思老師等重大事件,表現被動懦弱。組成「進師盟」,正是盼能會為工會帶來正面改變。

國教要由學生帶頭 孔sir:感到慚愧

談到教協老化,庫斯克指「教協曾是個不停進步的組織,在金禧事件和中文運動中,都帶領我們改變。」他又提到自己有份參與的2005年的教改事件,教協帶領過萬教師集會,要求政府和教統局重訂教改優次、停止殺校政策,推行小班教學、增加常額教師職位與吸納年輕合約教師等,爭取權益,提倡進步。

不過庫斯克指出,往後教協在多個重要事件上,處理手法大不如前,特別是在國教上反應遲頓。孔sir感嘆:「國教一事要數代表人物,總是想起陳惜姿、黃之峰。國教這樣切身的問題,教協的反應是甚麼?要一群學生出來保護自己,作為老師,多慚愧!」孔sir亦憶述在政府總部的集會的一幕:「九月一日那天,我見到有個男人收到教協的單張,不屑扔棄。」

大局為重 放棄教師?

除了社會重大事件外,在為教師爭取權益上,「進師盟」也認為教協有所退步。2007年的教師薪酬事件(GM2000),教師不滿學位教師文憑教師薪酬不公平,要求同年資同資歷同薪酬。二人道:「當日,政府搬出教師薪酬和公務員薪酬表掛鉤的關係,說明調整薪酬的難處。教協快速接受政府解釋,放棄廢除不平等制度。」孔令輝和庫斯克補充:「工會大可聯合公務員一起行動,遊行表態,或尋求其他方案。但教協卻聲稱『以大局為重』,沒有盡力為教師爭取應有權益。」

林慧思被迫害 教協沒出頭

再到林慧思老師對警員講粗口一事,庫斯克直指教協是「只看到樹,而沒有看到樹林。」「林慧思老師對警員講粗口的確不正確,但工會卻沒有看見自己的同工被逼害,沒有看見警察的執法不公。在面對左派、建制派、特首排山倒海的政治逼害,林慧思老師沒有得到教協實際幫助。而支援林慧思老師的許漢榮韓連山等,竟然還要受到批鬥。」

記者問到社會對這事的爭議和衝突太多,教協會否有其難處。庫斯克認為「為了公義,處事總不能畏首畏尾。」害怕這樣那樣,教協的重要社會功能和角色很快不再,最後真的只可是「超市」。孔sir則提到:「『薪火相傳』有一口號——『是其是,非其非』,但害怕輿論就永沒進步,這不是真正了解華叔的理念。」

監事沒實權 「如何奪權?」

坊間甚至教師也不了解教協理事與監事功能上的分別,其實教協監事有十九個席位,不同於理事的內閣制,監事是以個人身份參選的。理事當選後有召開會議和決議權,掌管會務。監事則不比理事,在理事會沒有投票權,只可列席於理事會議當中。監事可以向會員發布獨立刊物,利用輿論鞭策理事會。孔令輝和庫斯克笑言:「監事並沒實權,何來對方口中的奪權?」「『進師盟』希望有代表可以選入監事,提高約束力,通過參與會務,加強工會透明化。同時,他們認為健康的組織,必需權力分立制衡(check and balance)和有團隊凝聚力。藉著這次參選,喚起大家對教協『進步』的意識。」

WP_20140129_002
圖:要粗略了解教協選舉,可以到教協會所拿一些傳單看看

記者問到既然監事沒實權,為何不參選理事。兩人指表示「監事是一個合適平台,讓自己了解和熟悉會務。通過關注會務,改變教協不良監察風氣向會員多提供一個反映意見的空間,為整個團體帶來一點改變,已是實事,參選理事不是必要的。」

如何令教協壯大?

教協可以多做什麼?孔sir提到:「2008年,張文光在立法會競選時,到處張羅支持,每日致電近百人。如果這份魄力能放在教協事務上,會令不少人得益。要是那些電話資源用作做民調、關心會員,又是另一番局面。」現在,很多年青教師不願意入會,孔sir不著緊「進師盟」的票源,而是想到教協的未來:「年青教師對工會失去信心,每年只有某些學校老師會主動招收會員,教協對吸納新血的事宜,只有坐的份,十分被動。」

此外,教協因為架構龐大,沒有會員大會而只有非常間接的代表大會,每間學校只有若干老師成為該校教協會員的代表,普通會員難以參與教協事務和表決。加上沒積極招收會員,工會日漸與基層會員疏離。

1399231_641807652522943_797010823_o
圖:2012年立法會選舉,教協會員收到由教協代為發出的民主黨九龍西的選舉電郵

對於教協與民主黨過份「合作無間」,庫斯克毫不諱言:「張文光利用教協資源,與黃碧雲於2012年參選九龍西直選。事前大家毫不知情,決定前未有取得會員代表大會的授權,連開會紀錄也沒公開,整件事是零透明度和匪夷所思。」庫斯克認為,假如其他政黨符合教協的理念,無理由排拒支持其他泛民團隊,惟獨支持民主黨團隊。

對於教協在2010年支持「超級區議會」的方案,兩人均表示教協事前應諮詢會員意見。對於未來教協在政改的立場,他們也認為必須改變在2010年的做法,讓會員參與決定。

「害怕改變的人 才會妖魔化對手」

面對張文光「薪火相傳」團隊的指控,孔令輝和庫斯克不認同「進師盟」是激進。兩人表示:「最『激進』的韓連山,也只在國民教育事件中絕食,吳美蘭則不過是在學校舉牌。所謂的激進,究竟是誰人何事?」又說:「『進師盟』只是希望會務透明,一同進步,若這簡單訴求是激進?那『薪火相傳』『改革』的口號,算是甚麼?」孔sir認為:「公義道理在前,只有害怕改變的人,才會妖魔化對手,忘記選民的智慧。」他又做個比喻:「我們見會裡有霧,想用燈照照,誰合對方說我們用的是太陽燈,多照會有皮膚癌。」

記者問到「薪火相傳」指「進師盟」可能推翻「六四」的指控。二人則對對方此行為表示反感:「認為『薪火相傳』利用這件冤案作為選舉工具和私產,抹黑對手。」孔sir感嘆:「何必以選舉之名。癲倒是非。」庫斯克則不願「打抹黑戰」,認為如果對方認為「進師盟」可以改變教協和支聯會,是把焦點放得太遠。他指出:「張銳輝老師(教協候選理事),帶領學生支援許志永,十分值得支持,這說明其實整個教協目標相同─爭取更大公義。」

教協選舉如箭在弦,主張進步的「進師盟」能爭取到多少席位、能在新一任監事擔當甚麼角色,仍是未知知數。教協近年積弱,大眾的「超市」可否因是次選舉,帶來改變,它何去何從,我們拭目以待。新的一年,也祝願香港會有改變,而且是好的改變。

獨媒在訪問「進師盟」後,曾多次致電張文光希望訪問,惟對方以身在海外為由未有正面回應。

編輯:黃俊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