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記協主席岑倚蘭:把自由植根,是我們這一代香港人必要思考的問題。

記協主席岑倚蘭:把自由植根,是我們這一代香港人必要思考的問題。
廣告

廣告

攝/Ho Leong Kwan

編按:此為記協主席岑倚蘭於2月23日反滅聲遊行的演講。

各位新聞界朋友、各位市民:

今日看見這個情景,感到好激動。作為記者,我們希望去採訪集會,多於站在集會台上說話;我們希望去採訪寫報道,而不是寫立場、寫聲明。我們想訪問人,不想被人訪問。但最近新聞界接二連三出事,令我們不得不站在台前。我在新聞界近三十年,未見過這樣差的情況,今年亦是我第一次為業界及行家流淚!

香港平日有三百多萬份報紙出版,傳媒看似十分蓬勃。但現實是,多元化的聲音,漸漸變成單一。熱鬧景象背後,一場滅聲行動正在進行!

我們看到是:《商台》李慧玲被粗暴解僱、《明報》空降大馬老總、《am730》、《蘋果日報》被抽廣告、特首梁振英向《信報》和練乙錚發律師信、《經濟日報》刪改專欄作家周博賢文章、《成報》篡改劉銳紹專欄、香港電視不獲發牌,《南華早報》由政協出任老總後,將「李旺陽死訊」變成一段百多字的簡訊。

在海外,「無國界記者」2014年的報告,香港的新聞自由排名,由 2002年的第18位,12年後,大幅滑落至第61位。去年5月,美國自由之家的報告,我們排第71。本地方面,近日港大的調查,市民對新聞自由的信心,跌至回歸新低。

就只有這些嗎?不。還有一些,是讀者看不見的。

  1. 貨櫃碼頭工潮期間,有報紙將記者寫的成個李卓人訪問刪走,剩下400字的版位,要記者填補。
  2. 有攝記影和黃高層嚴磊輝和李嘉誠紙板公仔,被工人掟糯米雞,不過,這張相不能刋登。
  3. 有報紙抽起一整版關於碼頭工人辛酸的報道。
  4. 新鴻基郭氏兄弟和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涉嫌貪污案,只出許仕仁的相,郭氏的相不會登
  5. 訪問學者時,表面中立,但擁護泛民的學者,例如: 馬嶽、蔡子強、杜耀明,一律禁止訪問.
  6. 報道自由行時,要以香港經濟為重要支柱,全面報道自由行的重要性及對零售業的好處,經常提示記者一句話──” 無自由行,邊個出糧比你哋?”
  7. 有上市公司在招股書上主動披露一單官司,白紙黑字寫出來,記者想報,點知編輯否決了,或者是不想開罪呢間公司。記者唯有將這條料傳俾其他報館記者寫。

這些事,前線記者每天面對,為了份工,有人走鋼線;有人沉默;撐不下去,就黯然離職。報館高層,接西環電話、接高官電話、接大公司電話,情況比大家想像更加嚴重。
風起了,風來了,你不知風何處吹來,但你會感受到。打壓媒體的掌權者,不會這麼愚蠢、這麼赤裸,用「有形之手」來殺你!

那天我和李慧玲出席城市論壇後,她說在地鐵被人指罵,我十分痛心。為何做新聞工作,要遇上這種事,為了甚麼?

那一天,我看見明報百多個行家,在公司停車場默然站立,我十分感動,他們是「新聞界的勇者」,甘願冒秋後算帳的風險,為新聞自由站出來!

記者拿的工資不算高,工作時間亦好長。這份工這麼難捱都要做下去,為的是報道真相,遇到不公義的事會發聲。這何這些人,今日要被人欺負、被人侮辱呢?!

市民或者覺得,這些是公司商業決定,是勞資糾紛,和我無關!但一連串事件加起來,這個趨勢已經很明顯,有人想收編傳媒,懲罰不聽話的記者。這個冬天,香港傳媒特別寒冷。

各位,如果我們不捍衛新聞自由,「一國兩制」就保不下去!將來新聞可以怎做?可能要效法內地傳媒,打擦邊球!李旺陽枉死,現時香港傳媒可以登他「吊屍窗邊」的照片。內地呢?要影一張高考放榜,學生踮起腳看成績的相,只是影着腳,等讀者聯想!
市民又會覺得,這是新聞界的問題,關我甚麼事?

新聞自由受損,新聞工作者不是最終的受害者,最終的受害者,就是大家!控制新聞的目的,就是控制大家的思想──他想你知道的事,你才能知;他想你支持的事,久而久之,你就會支持。各位,這樣才是最恐怖呀!

「新聞自由」是「言論自由」的一部份,「言論」就是「思想」的表達方式。「新聞自由」受損,最終會令到「思想自由」亦受限制。沒有了「思想自由」的人,再不是正常的人!

香港的新聞工作不盡完美,我們都有犯錯,但過去在報道和市民息息相關的事件上,我們盡己職,包括六四民運時,留守最後一刻;沙士期間,冒著「中招」的風險,出入醫院、淘大花園、還有踢爆曾蔭權涉嫌收取權貴利益、唐英年梁振英大宅的僭建等等,還有……更多和民生有關,例如無良販商呃斤騙呃斤騙両後「坐地起價」、地產商涉嫌吹噓樓市蓬勃,揭露毒奶粉禍害兒童、曝光國民教育科的問題,免使你們的下一代要接受『進步、無私』的執政黨的一言堂教育。」等等……

現在傳媒被整頓,將來你遇到不平事,誰替你發聲?新聞界──「你可能不喜歡她,但是你需要她!」

今日我們在特首辦外集會,我們要求梁振英維持一個無打壓的空間,讓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再次百花齊放。梁振英先生,請你不要忘記,你參選期間跟記協簽下的「新聞自由約章」,在這裏,我們促請你兌現承諾,以實際的行動捍衛香港的新聞自由!

各位市民,這一場是覺醒的運動,我很想在這裏向全港市民說:「新聞自由受損,與你有關!言論自由受損,與你有關!」如果我們不想香港出現「國王的新衣」,不想下一代「指鹿為馬」,你就要支持這場運動!

今天的集會,只是序幕,我們要集合更大的力量,要等那些打壓傳媒的人後退!我們要守護香港核心價值,撐到最後一刻,請與我們並肩作戰!多謝各位!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 岑倚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