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在政府和地產商設置的蛋糕蟻窩裡,我們都是走不出去的蟻民……將軍澳的消失的公共空間

廣告
在政府和地產商設置的蛋糕蟻窩裡,我們都是走不出去的蟻民……將軍澳的消失的公共空間

廣告

文:青檸、Jessis、JJ

你好, 我係呀文, 住將軍澳近地鐵站嗰邊, 本來都覺得唔錯啦又方便, 直到了解到咩叫公共空間, 先至發覺,原來將軍澳既規劃同建築已經令到住係入面既人生活只有商場。

我本來以為無街行咪行商場囉,但其實我地失去既, 唔止係一條街咁簡單。

蛋糕蟻窩城堡裡

將軍澳既其中一個問題就係太多蛋糕式建築。 依度既樓全部都好似生日蛋糕咁, 有一舊商場同停車場係底, 然後就有一棟棟樓好似蠟燭咁插係上面。

作為「蛋糕」,依D 建築比左居民(蟻)好多甜頭, 就是方便和舒適的環境:超市,商店,食肆……應有盡有,天橋有冷氣又有有蓋,仲有「住戶專用」會所,平台花園, 蛋糕底就係地鐵站,出入方便,幾個蛋糕之間仲有天橋連接,我地區有4個車站,但有 10多條接駁天橋,要係地鐵站返到屋企, 根本連腳都唔洗掂到地面。講真,對比外面咩都無, 連草到唔多條,仲又熱又焗,仲邊有蟻民想出去?

商場中,天橋上,蟻們被架空在一個密閉消費空間

佔地大,更有天橋連接,這些蛋糕在將軍澳形成了蛋糕之城。這些蛋糕裡面的空間, 即使不是居民專用的私人空間,也是連找個位置坐下聊天都要付錢的消費空間,只適合有能力消費的群體,卻不鼓勵不同社群相互交流。接駁天橋則為蟻畫出依附著商場的行走路線,利用全天候空調,不用受天氣影響,遠離地面的交通等便利來誘使蟻們使用預先規劃的路線,蟻民不自覺便自困於消費的空間中。

另外,過大的蛋糕建築亦割裂了社區,各個區塊不再相連,不同的社群沒有空間相遇和交流,社區因此被割裂。

蟻文,你有錢住得入蛋糕蟻窩,唔洗同其他蟻爭, 羸左架啦

__! 講呢啲,話就話係住蛋糕樓,但其實我地住緊既只係嗰幾支蠟燭, 樓下嗰個發水大蛋糕, 無錯係我比錢買既,但蛋糕裡的空間,真的是我的嗎?

蛋糕空間的設計,規劃都無我地份,開放時間有限制,規條又多,仲有強大既管理團隊監察住你既一舉一動,無論你係住客定遊客,無人倖免。你以為你好自由咁行緊街,但其實如果你一「行差踏錯」,例如拍短片,就即刻會有人出來干涉。所謂的私人會所亦有同樣的監視,例如你無BOOK 場就唔准坐係球場傾計。這樣的空間,你無權做自己喜歡的事,根本不自由。

同埋,話就話係我出錢買既「大廈公共空間」,但係店租同車位租金其實都係地產商收錢。所以話,羸既始終係商家。

政府作為城市規劃的主舵手,手握蛋糕的位置、內容、周邊擺設,但設計有考慮到蟻民們的想法嘛?

單一用地的規劃使社區漸變單一,一區是住宅、一區是工業、一區是休憩地,雖然用地單一會使其功能集中並明確分佈,但社區的多樣性則同時被削弱。這使得人們非不得已也不會踏足其他區域,造成某些社區的時段性"荒廢"。

荒唐的社區配套更是另一問題;街道上可謂寸草不生、毫無配套,這使得市民不會有任何誘因走到街道上。連坐椅都沒有的地方,還會有甚麼吸引力呢?這種零配套間接使公共空間變為荒地,社區經濟缺乏生存空間,窒礙了小型貿易的發展。說穿了,還是方便管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蟻民的生活被框住,行動被限制,這還是生活嗎?這只是「優雅」了的生存形態。

政府的規劃往往忽視實際情況,造成假大空的情況屢見不鮮。若照樣畫葫蘆,香港的公共空間消亡並不難預見。香港還是那個可愛的模樣嗎?

蟻民們每天都會看見人來人往的商場和天橋,但反而令到社區鄰里關係變弱。其實居住在將軍澳區的蟻民有很多,但是我們只是看得見他們,真正與他們互相交流接觸的機會卻很少,缺乏一個屬於大家的公共空間。

然而在商場的規劃下,四周都是隨處可見的連鎖式食肆,名牌商舖,一些別具一格的小商店都消失了,連一些社區中心和公共設施被安排到商場的偏僻的位置,大家都較難前往。一個可以大家互相交流溝通的空間再次消失。

每天都生活在死板的商場和急速的天橋中,到底何時大家才可以呼吸新鮮的空氣,跟鄰舍談天說地,而再不是嗅著俗氣的商場香味,跟木無表情的侍應對話呢?

(圖為編輯所加,取自Wikimedia Commons Author Qwer132477)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