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指鹿為馬

指鹿為馬
廣告

廣告

應記協之邀,我和曾志豪在「企硬‧反滅聲」集會演出「頭條新聞」式諷刺短劇,力數傳媒河蟹事件。短劇根據記協提供部分資料,再參考行家文章改編,全部有根有據,有血有肉,都是近期發生的真實個案。

演出的時候,挖苦諷刺,狀似輕鬆,台下也笑成一片。但由細閱這些資料到台上演出,我的心情相當沉重,不但笑不出聲,更是心裡淌血,慨嘆回歸只有十多年,離五十年不變還有一大截,香港傳媒的生態,就變得如此陌生,如此不堪。

傳媒河蟹個案的詳情,陳惜姿和區家麟早已寫過,不再在這裡重複。但令人驚嚇的是,新聞媒體高層,為了地產銀行廣告,為了老闆的政治經濟利益,說到底是為了自己的工資和花紅,自我河蟹,會做得如此無遮無掩,如此心安理得,如此赤裸裸,如此纖毫畢現地現於人前,一點羞愧之心也沒有。

傳媒是行政、立法、司法以外的第四權,負起監察權力的重任。傳媒是看門狗,為社會大眾看門口,察覺有壞人有危險要大聲吠叫,警醒主人。這些都是我們初入行時認識傳媒的ABC,也是這些最基本的理念和原則,使我繼續留在傳媒行業裡。要問的是,這些自我河蟹然後逼迫下屬河蟹的傳媒主管,是否已把這些傳媒最基本的理念和原則全部忘了,還是非要這樣做不可,才能爬上今天的高位。

在傳媒打工,極少數人會飛黃騰達,在傳媒一待幾十年,只是基於一份使命感和滿足感,可以見盡時局的變化,可以採訪處於浪尖上的風雲人物,可以做歷史的見證人,可以為沒有聲音的弱小發聲,可以鞭撻無法無天不受約束的權貴……傳媒人的一生,就似一部報紙的合訂本,你是否敢於打開這部合訂本,光明正大地向你的子孫講述傳媒生涯的陳年往事,視乎你的所作所為,是否真的無愧於心。

在「企硬反滅聲」諷刺短劇的尾聲,我扮演的傳媒高層,拿出馬和鹿的毛公仔,要曾志豪飾演的記者仔做再培訓。我指着鹿,他要說是馬;指向馬,要說成是鹿,就算合格……演到這裡,台下一片笑聲,但我卻心裡悽然,傳媒工作,是講真話的行業,什麼時候開始,要我們的同行指鹿為馬。

(明報‧三言堂‧20140228)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