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難民佔領逾月抗議ISS貪污 社署無視 拒絕商討

廣告
難民佔領逾月抗議ISS貪污 社署無視 拒絕商討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社會福利署將津貼難民的工作,外判給國際社會服務社(ISS-HK)。難民聯會副主席Taviq指出,約一年前,津貼的食物份量減少,懷疑ISS剋扣涉津貼。兩個多月前,難民組織難民聯會,希望以團體名義和政府商討和共同解決問題;同時,聯會亦向廉政公署舉報事件,但至今音訊全無。聯會佔領社署逾一個月,要求政府處理事件。主席Raymond表示將作戰到底,支持的市民認為是次事件關乎人權,非常重要。

難民聯會成立兩個月,主要目的抗議社會福利署縱容ISS,令難民本來已困窘的生活更加惡劣。ISS聲稱每月向每位難民派發1,200元的食物包,但《南華早報》揭發ISS剋扣難民三成的食物津貼;同時亦剋扣租金津貼,讓難民居住在非法和由養豬場改建成的寮屋。難民聯會懷疑當中涉及貪污成份,向社會福利署和廉政公署投訴。Raymond直言社署和廉政公署一直未有回應和處理事件,批評政府連商討的意慾都沒有。事實上,特首夫人唐青儀為ISS贊助人,而特首梁振英則直接管轄廉政公署,難民質疑當中關係令調查涉及利益衝突,早前到禮賓府抗議要求唐青儀辭去贊助角色

1527125_10152249969092856_2112466093_n

「曾經,我認為香港是最好的城市」

難民聯會在灣仔社署附近搭起營帳,準備長期抗爭。他們設置簡陋的廚房,成為了一個小社區,派發單張、籌募捐助和收集簽名。Raymond表示:「我們希望政府可以交代和處理事件,但對方遲遲未有回應和其他行動。組織會堅持留守,無論是一星期、一個月、抑或一年,都要等到政府願意解決事情為止。」他補充:「成立組織的首要目的,不是要宣傳,而是針對ISS的貪污問題。」

Raymond亦透露,日間約有50名難民在這個小社區活動,過夜的有10至15人,而食物則是民間捐贈的。他說:「曾經,我認為香港是最好的城市。現在,我見到的是這個地方,處處講動物權益,卻沒有人權。很多動物可能吃得好住得好,而我們是甚麼?政府容許ISS剋扣我們的津貼,但又不允許我們在這個城市工作。」Raymond感謝立法會議員梁國雄的支援,雖然不能透露細節,但他強調,只有梁國雄一位立法會議員全心全力協助他們,在抗爭初期,曾經有其他議員支持聯會的行動,但後來那些議員卻不知所縱。

社署官員拒絕商討

難民聯會的會員Adewa批評政府沒有決心和誠意解決問題,她說:「我們的營帳在這裡,已經一個多月,而且多次要求和社會福利署官員商討問題。可是,他一次都沒有來過,是從來都沒有來過。」她建議改變津貼的形式:「其實當中的津貼分了好幾類,政府不清楚我們的需求,又讓ISS剋扣租金、食物津貼,為何不直接將津貼發給我們,讓我們自己分配?」Adewa亦表明難民聯會有得到捐款和食物援助,但金額和數量極少。而記者在場觀察個多小時,未見熙來攘往的灣仔,有多少人願意行前一步,關心或詢問他們的情況。

支持者促尊重難民人權

當中有一位十多歲的亞洲女孩,拿著相機和熱茶,和難民傾談。這位女孩叫Tomoko Fukuda,是在香港長大的日本人,在國際學校唸七年級。亦是因為她的背景,令她認為自己和其他香港人有點不一樣:「也許這個城市到處都是社會問題,大家都不會去理會。香港人常強調『business』,那其他東西呢?」她認為這次的事件關乎人權,非常重要,希望政容許難民工作。但她看見現狀,直言:「香港變了,特別自從梁振英到來後。身邊的同學都不願意在香港繼續升學和生活。」

ISS涉嫌貪污,政府不查明不解決問題,對ISS、社會福利署和難民都不公平。難民生活困窘,故組織難民聯會,希望增強談判力度。但面對難民兩個多月來的申訴,政府選擇用「不理會」的方式處理,令難民投訴無門。政府今天的處事手法,難免為日後事件升溫負上不可推卸的責任。

1899899_10152249968997856_722618487_n

1972539_10152249969032856_2018689387_n

編輯: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