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深夜短談——上水彩園天橋夜市

廣告
深夜短談——上水彩園天橋夜市

廣告

彩園邨連接火車站天橋晚上有車仔檔賣熟食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幾乎每個上水人都知道甚至有光顧過。小時候總覺得上水是一個比起任何市鎮都要寧靜,身邊的人非常純樸。入夜後,上水變得更寧靜,食肆早已關門。小販的作用只是為了從市區通勤回來的居民和內地回新界西北區的人提供一點溫暖,更重要的是一份人情味。

彩園邨仍在房委會管理時,晚上只有一些賣魚蛋丶粥丶炒粉等等車仔檔出現。而且並不是每一晚都有,因為房屋署同食環署小販管理隊會驅趕甚至抓人,只有星期六日和公眾假期晚上十一時小販管理隊收隊後才熱鬧起來。但後來不知什麼原因那些小販掌握到食環署小販管理隊的時間表,天橋上車仔檔種類越來越多,包括炸大腸、糖水丶生茶魚肉丶豆腐花丶雞脾等等。而營業時間由假期演變到每天晚上都有,光顧的都是深夜由市區回家的打工仔女,的確為他們提供一個填飽肚子機會。

但礙於有走鬼的風險,味道始終一般。後期相信因為衛生和安全問題而令政府加強打擊這些車仔檔而消失一段時間。許多人以為他們背後有黑社會收保護費,而事實上,這些小販多年已經有一套不成文守則,彼此更建立起一定的默契和協作。每戶小販均炮製不同食物,避免了小販間的直接競爭。這些小販背負著家庭負擔,靠微薄收入支撐起整家人的生活。 當領匯收購房委會轄下公屋商場和停車場後,這條天橋的業權由政府變相成為私人管理。食環署一下子無權執法。

這時天橋的管理權落在領匯身上,但是領匯並沒有採取措施去驅趕。領匯的消極態度為這些車仔檔提供一個生存空間。去到近期更發展成夜市模式,甚麼種類都有。許多小食比起其它旺區街頭更有一番風味。將只有150米的天橋塞得滿滿的,像迷你版台北饒河街夜市一樣。

但自從領匯的驅趕,這個不再是我熟悉的上水了。儘管小販的衛生情況不太理想,未至趕盡殺絕。擺賣小販只是「違法」,但總不是犯罪吧?正如黃子華所講:搵食啫,犯法呀?這些規管小販條例純粹是為了市民的健康著想?你們太年輕了。

政府如其去搞什麼天光墟,不如好好想一下地區居民真正的需要。彩園邨天橋的優勢是天時地利人和,雖則不是正規夜市,但要認真考慮它的存在價值。

這條彩園天橋夜市,為不「本土」的北區帶來一些本土的味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