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泛民若沒有共同立場,上海不去也罷

廣告
泛民若沒有共同立場,上海不去也罷

廣告

執筆至此,泛民絕食行動已超過300小時,剩下三位仍勉力維持。是次行動報導甚少,其中蘋果多日的頭版報導更有拉牛上樹的感覺,評論也指時機未到,筆者曾三次探訪他們,他們雖然面對各方冷嘲熱諷,絕食者灰心中仍相信行動雖未能具即時效果,但好過什麼都不做。面對絕食者的堅持,我只感到無奈,他們的努力不被肯定,主因不在他人,只在於泛民自己,而這困境,會繼續延續至泛民的上海之行。

泛民之稱為泛民主派,是因為大家的政綱都聲稱自己支持真普選,具體而言就是泛民的最後籌碼:立法會的否決權,現時他們在立會名義上有27席,坐擁否決權泛民必須穩袋廿四票 ,但如果建制能成功拗走四票,不論是一個多差勁的方案,都可以獲得通過。

意義上就是應該當北京政府推出一個有篩選的方案,泛民就應該動用否決權,寧願把差的政改方案拉倒,都不應接受一個有篩選的普選機制,否則,中央大可以以「完成《基本法》要求」為由,而於未來拒絕進一步修改特首選方法,當中的影響可禍延至2047年,那時候香港的政治自主性,沒有更好,只有更差。

就算退一萬步,至少這否決權應成籌碼,以最大力量迫使中方讓步。綜觀這幾個月的發展形勢,由去年十一月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把整個政改討論框在提名委員會之內,張德江又講「一個立場,三個符合」,總之是中共不喜歡的人,不論你有多獲民意支持,都不能成為候選人,再加上林鄭的「一錘定音」論,已清楚表明中共和建制的政改框架。可惜的是,泛民和整個民間社會的反應,不要說反擊,連招架都來不及,整個形勢簡直是在挨打,這時候北京邀請泛民去上海,和王光亞會面,泛民不單沒有拒絕表態以作抗議,猶抱琵琶半遮面都掩飾不了他們極希望北上的態度,連余若薇都說要「赴湯蹈火」,尷尬之情可謂未見官已被打三百大板。

去不去上海,不是一個是否有誠意溝通的問題,而是你有沒有籌碼和中共談判的問題,有如抗議,你有籌碼就是示威,沒籌碼就是示弱,既然中方先放箭,泛民不得不接的話,泛民就應該把握機會,推動各個派系建立共識,否則,是次上海之行,只是進一步讓中方分化。即是說,泛民若不能承諾按6月22日電子公投的結果承諾捆綁投票,上海不去也罷。

因此,泛民必須在北上之前,尋求共同立場,具體地告訴香港人他們跟北京官員見面時會談什麼,這表態泛民責無旁貸。

圖:工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