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網上遊記:唇槍舌劍

網上遊記:唇槍舌劍
廣告

廣告

法國在三月尾舉行地方選舉,在三月二十三日及三十日舉行第一輪和第二輪投票;選民將投票選舉巿議會,市議員再互選選出市長。各政黨各自組成名單參選,議席將按各名單得票分配,名單無法取得百份之七的選票,則不會得到任何議席。然而若在第一輪投票無名單取得過半票數,便會舉行第二輪投票,得票最多的名單將自動取得半數議席,以確保此名單領頭人物能當選巿長,且能在議會內有足夠議員支持施政。剩下的議席則按各名單的得票分配,只有得票有百份之七或以上的名單,方能進入第二輪或且能得到議席。

法國電視台France 3及阿爾薩斯省的報章DNA(Dernières Nouvelles d'Alsace) 共同在三月二十日,為省府斯特拉斯堡舉辦了電視辯論;任何人都可入內觀看,但必須事先向電視台報名。

下課後,便咬著堅如石頭的法包,到Observatoire 站,乘坐e線前往Lycée Kléber ,再走路到旁邊的電視台大樓。未到兩點鐘,午休時間還沒結束,大門仍然緊閉,但各名單的助選團早已在門口排隊等候;戴上粉紅色頸巾的是社會黨的支持者,戴上藍色的則是右派人民運動盟(UMP:l'Union pour un Mouvement Populaire)的支持者。一般法國人見面即使不打招呼,但若如此接近總起碼會點頭微笑;唯兩派雖然站得很近,但雙方有如隔了一幅厚牆,無視對方,互不理啋。

在登記處登記後,隨即走入錄影廠坐下。坐位由通道分成兩邊,不知是巧合還是大家的共識,社會黨及其他左派助選團皆坐在左邊的觀眾席,右派助選團則坐在右邊。雖然一共有十張名單參選,但電視台只邀請了六張「有勝算」的名單候選人參與辯論:最先來到的是極左派的Jean Claude Val,接著是獨立右派的François Loos,綠黨的Alain Jund,極右派的 Jean-Luc Schaffhauser。雖然沒有工作人員指示,候選人身彷彿都已有默契,清楚知道自己位置,極左派及綠黨坐在左邊的座位,極右及獨立右派坐在右邊的座位;兩排坐位面向對方:極左面向極右,綠黨面向獨立右派,剩下左右兩邊最近觀眾席互相面向的兩個位,想來左邊的是社會黨的位置,右邊的則必定是人民運動聯盟的位置。

沒多久,社會黨候選人Roland Ries也來了;這位六十多歲,曾是Koeberlé中學文學老師的候選人,西裝筆挺,提著一紅色公事包;雖已頭髮斑白,但依然虎背熊腰,眼晴炯炯有神;雖然難有陽光活力,唯鬥心猶在,給人一種很有爭勝的動力。他稍為跟支持者點頭微笑,便靜靜的坐到左邊的位置,拿出文件,跟綠黨的政治盟友低頭討論。兩時三十五分了,人民運動聯盟的候選人已遲到。

再等一回,Fabienne Keller終於來了。這位五十多歲的貴婦,濃妝艷抹,大搖大擺的像明星般走進場。右邊的觀眾馬上歡呼,這位候選人則在中間位置停留,咧嘴微笑,用勁向支持者揮手。此時左邊的觀眾席則爆出一輪震耳欲聾的噓聲,把歡呼聲都蓋過了。如此擾攘,所有候選人都看著Keller,只有Roland Ries還在低頭看資料,也沒對她瞧上一眼。不知是否對他這位學生的行徑不以為然?(Keller是Koeberlé中學學生,其文學老師正是Ries) 還是他打從心底就看不起這位主要對手,所以才刻意不望她。

化妝師為所有候選人補妝後,辯論便開始了。Keller一來便採取攻勢,猛烈抨擊社會黨政府剷除一些停車場的決定。Ries則解釋政府剷停車場是為了建公園以收綠化城市之效,而且能減低人們駕車的意欲,變相鼓勵居民多使用公共交通工具,能減少巿內交通流量,改善交通擠塞和空氣污染的問題。Keller主張延長午夜公共交通運作,以方便喜歡夜遊的巿民,被Ries批評是不體恤司機,要工人為人們享樂而受苦。雖說有六位候選人,但發言時間大部分都是Ries和Keller在互相批評,其他候選人都沒太多機會發言。綠黨候選人猶如社會黨的打手,每次發言都在批評Keller的政策;獨立右派則在自說自話,不停提出政見,卻無人理會;極右派指所有問題的根源,皆是新移民的責任,馬上招來全場觀眾喝倒采,尤以左派支持者最為大聲;極左派則不 斷提出歐盟政策過份緊縮,不提半點市政,自然也沒有人回應。

進入最後發言階段,Keller狠批社會黨政府欠缺動力,興革不足,自己若當選則必定建更多圖書館及體育館等公共設施,且必定不會加稅。Ries聽罷馬上嚴正反擊,批評Keller是不負責任,在財政資源緊絀的情況下竟然要大興土木,郤又不加稅,這分明是民粹主義,為求選票,亂開支票。表明自己除了電車路線會擴建外,其他開支都會凍結,有必要時更要加稅,以避免地方財政出現赤字或負債。

「好了,現在停止錄影!」一小時的辯論結束,支持者都擁到候選人身旁,熱烈的在討論剛剛的表現。兩位主要候選人攻守皆有法度,爭論的是雙方的政策,在未來六年會如何管治城巿。他們沒有激情,沒有咬牙切齒的咒罵對方,也沒有淚留滿臉的增取同情;他們只是冷靜地提出自己的主張,並分析對方建議的不足,希望市民會認同且支持自己的管治理念。畢竟巿長是負責管治,解決城市的問題,需要的是理性而非感性;市民需要的,是專業的政治家,認真的管治人才,而非經常七情上面的演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