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梁建忠

西貢區家長教師會聯會前主席 網誌

政經

團友出事,還繼續行程嗎?

團友出事,還繼續行程嗎?
廣告

廣告

對話,從來都要相方處於對等位置,政改一開始,政府就利用龐大的資源去強調那個框架,再配合中央官員、學者與及建制派的護航,泛民一直處於捱打狀態。

直至最近,不斷有泛民團體拋出不同方案,團體有不同取向,本屬正常不過,亦正因為此,政府的分化工程,也簡單得很。就以上海之行為例,去與不去,已經意見紛紜,甚至乎舉旗不定。其實很奇怪,中央已經多次表明提名程序必會有篩選,而各個團體的方案,也都清清楚楚在各媒體中表達過,還談甚麼?如果真的有誠意,作為強勢的一方(中方),應該是他們來香港商談,現在要一班處於弱勢的人遠赴上海商討,主、客位置,清楚不過!

昨晚傳來長毛因為帶了有關六四的標語及T恤而被禁入境上海的消息,一向立場鮮明的他,不作妥協,馬上坐尾班機回港,其實筆者看見其中一句標語只寫上[結束專政],[一黨]被抹去,已經較以往溫和很多。連這樣的標語都容不下,還談甚麼有商有量?其他泛民,除了工黨外,行程照舊,我想問,還留在上海幹嗎?

現在長毛即晚回港,只要各泛民齊心,其實是一個大好機會去重奪主導位置,可惜泛民仍奢望會有對等的商談,分化工程,就此不戰而勝。此事令我想起每當一些遊行團遇上意外引致傷亡的話,其他團友都會終止行程,除了因為心情受影響,我相信還有一分尊重。請問其他仍在上海的泛民,你們對長毛,對我們渴求真普選的香港人,那份尊重,往那裏跑掉?

補白:從歷史看,很多爭取民主、自由的個案,都不是由政黨發起,甚至乎到爭取成功,都沒有政黨的份兒(香港的反國教、台灣的反服貿),所以筆者在爭取普選上,從不寄望任何政黨政團,靠的,只有我們香港人自己!
本文謹代表個人立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