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青青子吟

我有口舌,自陳好惡;我有心思,自崇所信 網誌

生活

話說「包二奶」

廣告

廣告

顧名思義,這「包」就是包養;「二」,則指排行老二;這「奶」,即少奶奶,小老婆是也。秉承民初文化怪傑辜鴻銘老先生的茶壺茶杯論,男人們大都堅信包二奶是雄性能力之體現。我有一位女友,就深受此「雄性能力」之惠。

話說某天我女友嗚咽哭泣之淒厲動容,大有世界末日之兆,追問之下,才知道她先生在深圳包二奶,且已產子,這些天正忙DNA親子鑒定,這位「齊人」誓要把非婚子申請來港「團圓」。幾番鬥爭,我女友落敗妥協,同意和二奶並非婚子住在同一屋簷下。二奶奉子登堂入室,一夫一妻制蕩然無存,家暴一觸即發。

正當港人在大陸「包二奶」這檔子事進行的如火如荼時,殊不知,香港這邊廂卻後院失火,重鎮淪陷,慘劇隔三差五,殃及無辜孩子。

「烹屍案」、「閹夫案」、「碎屍案」、「溶屍案」、「攜兒帶女嶞樓案」每天清晨,類似的新聞血淋淋地榮登港聞版頭條。都是「包二奶」若的禍!狗急了還會跳牆,何況人!有頭髮誰會扮瘌痢呢!大婆們可謂五花八門,頻出絕招。一時,浩浩蕩蕩的「包二奶」英雄們,如履薄冰,夜不暝目,著實循規蹈矩了三句鐘。

包二奶的丈夫們大都認為,只要不拋棄糟糠之妻,一丈以外旌旗飄飄無傷大雅,有說包二奶甚至可以滋陰壯陽,延年益壽。可中國的帝王,大都短命,儘管皇帝們有專門的御膳調補,還是不敵生命之透支。帝王們個個都想長生不老,但卻事與願違,甚至無法如平民百姓般長壽。當然,草民大都醜妻、薄田、破棉襖,怎敢與皇帝老兒相提並論,帝王們坐江山擁美人,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風流些的皇帝還會出宮尋花問柳。所以說,上天造人,造就了諸多的不平等,唯這生與死,不分貴賤,一視同仁。

再說包二奶,也不能說全無益處。有報道指,逢年過節,從深圳電匯至中國內陸各地的人民幣,以憶元計,有大量可觀的人民幣匯去了二奶們的家鄉。那些錢,也許使失學的孩子重返了校園,使病重的母親得以醫治,使失明者得以重見光明,使落魄者得以重整旗鼓……,這樣論起來,港人包二奶之舉,間接還成了「善長仁翁」之德行了。

帝王時代的中國,男人除了娶正室以外,還可以納妾,只要有足夠的經濟能力,多少個都沒有問題。可自從女人翻身頂了半邊天,一切就亂了套,導致男子漢大丈夫,包個二奶還要事先左閃右避、東躲西藏的。現在就更糟啦,廣東省政府竟然立法把「包二奶」列為刑事罪行,著實令一眾英雄氣短咂舌。

這包二奶目前已經不是港人專利了,資料顯示,在大陸各地被查處的貪官污吏中,百分之九十五都有二奶,可謂「青出於藍」了。「包二奶」是新詞語,經長期的社會發展,導致新詞語大量產生,並與不同的語言文化相融合,很多香港本土名詞已經約定俗成,擴散至祖國的大江南北,例如:「茶餐廳」、「生猛海鮮」、「瘦身」等,但它們都無法跟「包二奶」爭輝。港人走在時代尖端,帶領潮流,「包二奶」大有走向世界、影響地球之勢,照理說,創造了「包二奶」的港男們,應該感到無比的自豪啊! 應該昂首挺胸以傲視同儕才是,怎卻落得……

我女友黯然道:「那二奶母子登堂入室後,不幾日已有雀巢鳩佔之勢,晨起指桑罵槐,出入橫衝直撞,每天與之口舌不斷,往昔安寧溫馨之伊甸樂園已變人間地獄……」說到氣處,狠道:「把我若急了,我跟她們一鍋熟。」其絕望憤慨之神情頗嚇人。

《金瓶梅》中西門慶的姬妾潘金蓮有句很哲理的對白:「哪有一隻碗裡放了兩把羹匙還會不衝撞的麼?」

奉勸諸位「善長仁翁」,「行善」要量力而為,萬莫自以為是,釀成大禍就為之晚矣,魚與熊掌如何兼得?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香港有句俗話說得好:「食得咸魚抵得渴。」為了家國安定,忍辱負重,小不忍則亂大謀,古賢先哲之訓誨多的是……好自為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