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教育局,你知道其實你是做甚麼的嗎?

教育局,你知道其實你是做甚麼的嗎?
廣告

廣告

圖:蘋果日報

繼上一次教育局長吳克儉走出來「指導」老師不要鼓勵同學參與佔中,並警告學生佔中乃犯罪行為,今天教育局高層再一次高調「指導」老師不要鼓勵同學參與佔中此等犯法行為,並「鼓勵」老師要向同學講解「多元」意見。我才醒覺今天港教育局有如此無上多重的權力及職能。

教育局一般的職權都在管理學校的運作和課程的制定。但今日的香港教育局,竟可演繹法律(佔中是否犯法)、與及直接「指導」前線教育工作者在課堂時的細緻操作。職能之廣大,地位之尊崇,實教世界的教育局側目(內地的可能有別我唔知)。

在此講一講近日英國教育局的一件極富爭議之事,事源教育部長Michael Gove提出更改GCSE英國文學的部分必修文章,刪減部分美國作家有關膚色平等問題的文章如 Killing a Mocking Bird, Of Men and Mice。國內教育家已責備部長獨裁及干涉學生的公義概念成長。注意:部長再獨行獨斷,其倡議的事項仍只在其職權範內(制定課程)。

反觀香港尊榮的教育局,則既可如入無人之境的進入課室,開聲指令教師應如何授公民課(連請個督學睇場都慳番),又可同一時間走入公民廣場宣告佔中是犯法行為(警方及法庭皆未就一件未發的事定性)。那麼的omnipresent及omnipotent。但同時又是這麼的ultra vires。

教育局推銷國民課程,中共是如何的為民請命,再卑劣也是在自己的職權範圍內發功。但最近的舉止,卻是赤裸裸的越權。教育局,其實你知道自己是做甚麼的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