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六四廿五 18萬燭光燃亮維園

廣告
六四廿五 18萬燭光燃亮維園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四分一個世紀過去,親歷六四的年輕人已到中年;頭髮當年烏黑的,如今可能成為絲絲白髮的老人。儘管這二十五年,反覆有人說要放下六四、以國家經濟發展為先,儘管今年有人說不要到維園,但我們没有因此忘記燭光的力量。昨晚維園集會錄得破紀錄人數,共十八萬巿民手持燭光結集一片「良知海洋」,清晰向北京表達香港人拒絕遺忘六四、誓要平反六四的堅持。

頂著酷熱天氣帶來的難耐,最早一批巿民四點半己經開始入場。傍晚時份巿民魚貫從不同入口進入維園,維園六個足球場、四個籃球場、中央草坪和和音樂亭在八點集會開始前已經全部填滿。

IMG_5402a

「讓北京看到港人團結」

一早就來到維園「爭頭位」的Michael今年六十七歲,八九年那一整個晚上他都透過電視轉播畫面看北京學生的情況,他對解放軍殘害手無寸鐵的學生感到極之心痛,自此每年六四都不會缺席。Michael語中帶點失望地說,習近平上台初予人種種希望,他甚至寄望六四有一天可以平反。不過事實卻是每逢六四等敏感時刻,「官方總會將敢言的人逮捕」,他感覺今年的情況尤其嚴重。他堅持每年不間斷地到維園,因為香港是中國僅存可以公開悼念六四死難者的地方,他覺得這股力量不宜分化,「讓北京看到團結,才可以對它施壓。」

這晚有不少年輕的身影,就讀中四的鄧同學和張同學是其中之一。鄧同學都是新移民,來香港讀書前對六四聞所未聞,因為內地教育對六四從來隻字不提。下課鐘聲響起,他們就乘地鐵由深水埗的中學趕往維園,陪他們首次踏足維園的是通識科莫老師。莫老師笑著說,是兩人主動要說到維園親身感受氣氛,「不放心他們才陪伴到來」。她深刻記得,上年六四夜下起滂沱大雨都没有令來維園的人減少,反而見不相識的人為對方打起傘,或者用雙手保護燭光。作為他們的通識科老師,莫老師希望同學可以感受香港人齊心的一面。

哀樂播起,一班年輕人與支聯會常委向民主烈士碑獻花,支聯會常委帶領年輕人燃點六四火炬。副主席麥海華為八九民運犧牲的烈士致悼詞:「墨寫的謊言,永遠不能掩蓋血寫的歷史。」全場默哀一分鐘。

IMG_5373a

丁子霖被嚴監失去聯絡

每年六四支聯會都會聯絡天安門母親發起人之一的丁子霖,但今年卻因北京前所未有的嚴密監控未能連繫,大會播放音樂錄像獻給天安門母親。正值壯年的兒女當日廣場在倒下,二十五年間三十多個天安門母親相繼離世,尚在的心裡都抱存一個疑問:「這種絶望已經折騰二十五年,難道我們都要一直絶望到離去?」

為內地受殘暴打壓的受害者發聲,也是深圳人黃先生來到維園燭光集會的目的。他是哲學家徐友漁的學生,徐友漁連同維權律師浦志強在五月初參加一個六四研討會後被公安帶走,公安一度要求徐友漁在央視的鏡頭前低頭認罪,徐友漁堅決拒絕。黃先生狠批中共政府竟然對温和學者出手,是「極之殘忍」。他亦感激香港人二十五年來不忘六四,「尤其是見到很多年輕的面孔,十分感動」。


滕彪發言全文見

面對威嚇 滕彪堅持到維園激勵港人

新公民運動發起人、內地維權律師滕彪也是一眾被禁足的內地學者其中之一,來港前他一再收到國保和任教大學警告:「不能參加任何六四紀念活動!」,但他激動地說:「我必須來香港,我必須告訴香港的朋友們,我們多麼感激你們紀念六四!」。他指近年中共壓制民間社會,已經從「穩控模式升級到清洗模式」。他們殘害記者,然後抓替記者而呼籲的記者,然後為抓替記者而辯護的律師,然後再抓為記者辯護的律師的辯護律師,但他認為這不能阻止維權運動發展,他高呼一句「They can't kill us all!」。他堅定相信,香港必須「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他也期待有一天,可以「讓愛與和平佔領天安門廣場」。

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着吧!李卓人代表大會宣讀宣言,強調中共政權用盡一切辨法打壓浦志強等人,又嚴密監控令天安門母親首度缺席維園晚會,反映這個政權「怕得要死」, 支聯會一定為繼續抗爭,「平反六四,戰鬥到底」。

更多六四廿五報導:
去維園是「不愛港」? 蔡耀昌、李柱銘回應「本土派」另起爐灶
港大學生重漆太古橋 悼念六四死難者
六四單車遊行穿越港九 重現學運情景

記者:歐陽聯發、吳卓恆、楊梓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