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不放過抵抗的機會——為我們坐牢的長毛

不放過抵抗的機會——為我們坐牢的長毛
廣告

廣告

我想起2011年被捕那天,忙了整天,也是晚上才得整理思想。今天很多關心我的朋友致賀,我很感激;但我想大家記得長毛,他今天為香港人坐牢了。

2011年9月至今的案,今天終於來個了斷。2012年判決至今,也夠兩年。案發時我和倩瑩還是學聯成員,今日都已投身工作。初審判決,五名被告都需入獄,長毛兩個月,其餘囚三周。上訴之後,四人得直,獨他即時關押四周。

這天上庭還不夠一小時,跟長毛說的話不夠幾句。卻已是,走出庭外少一人。我記得初審判決之後,被告帶入犯人欄,雖有心理準備,刑罰之重仍頗在意料之外。那時長毛不無唏噓地說,「坐牢也好,我們總算為香港人做過一件事」。

我想今天他的心情也是一樣。但是兩年過去,社會形勢亦大有不同。上庭之日,出庭前,他還在為阻擋政府成立「創新及科技局」拉布。今周五,立法會財委會將續審東北規劃前期撥款,假若明天高等法院不批准保釋令,他將無緣再戰。泛民之中,拉布者稀,少一人就是少一人。

雖然長毛已經入獄好幾次,雖然他都叫大家不用擔心。他要入獄,還是心有戚戚然。諸君若還有記性,應記得「替補機制」在2011年引發二十萬人七一上街,暫時擋下強硬上馬的議案。雖是如此,修改後的「替補機制」,在拉布戰後,仍被通過,香港人還沒有爭取到普選,立法會選舉已開了一次倒車。

今日的判決令長毛在立法會缺席,拉布缺陣。初審判決,也差點令他缺陣四年。當時正席立法會選舉報名,有案在身而未服刑者不得參選。他雖無懼牢獄,但不放過每一個抵抗的機會,就此提出司法覆核,並取回參選權利。長毛是香港坐最多政治監的抗爭者,也是提出最多司法覆核挑戰制度的人。他不是相信議會,但他用盡在議會鬥爭的機會;他並非相信法律,但不放過可以扭轉的時機。

而我還是不及長毛寬宏,這個刑,不止法院有份判。科學館衝撃發生之後,建制派終於找到話柄,動議譴責示威者「暴力」,還有泛民議員和議;及後的區選,仍有告急能手以此作資本爭取選票。這一點卻是小氣得忘不了。想的不禁是,香港人配有人替他們坐牢嗎?

「行無愧怍心常坦,身處艱難氣若虹。」今天長毛為香港人坐牢,我們應該記得他的意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