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新基本法」出爐 高度自治無存

「新基本法」出爐 高度自治無存

讀過白皮書,這是一份很完整的中央對港論述(詳細可以讀有份草擬此書的中共學者強世功的書)。這洋洋數萬字寫的就是從中央的視角談談如何直接管治香港。政治方面完全收緊對香港管治權的控制,一國先於兩制,沒有所謂剩餘權力(residual power),即是說有什麼中港紛爭都由中央決定,香港人只可以做中央容許的事。他亦提出管治的代理人一定要愛國,而且列舉了愛國要求的法理依據。荒誕!不但毫不民主,亦暴露了所謂的法律為重實質就只是中共的工具。

另外一點大概比較少人留意,就是中共說人大和政協代表都是由「具廣泛代表性」的選舉方式選出。請問大家認同這樣叫「具廣泛代表性」嗎?我連有這樣的選舉也不知道!我望望港區人大的名單,不是赤紅的政治人物,就是財團老闆,「代表性」令人驚訝。

不過,這份文件除了政治宣言以外,亦列出了中央對香港的經濟及民生論述。中共的恩主心態低調地宜揚著:「要不是97年亞洲金融風暴我救了你們,之後不斷在金融(人民幣)、貿易(CEPA)、旅遊(自由行)給你著數,你早就玩完了!」不知不覺間,融合急速進行,中央與港府已經通過了近百份協議合作、搞了基建、發展南沙等讓香港更繁榮。說到底,中央所了解的香港只等於超卓的經濟成績及只看GDP的發展,毫不理會經濟發展下的民情、民生。白皮書中的民生呢,則是「錮身鎖命」的生靈政治計劃。大家應該愈來愈熟悉--中央用食水、能源、食物控制著香港的命脈。

請問香港有否高度自治、港人治港?請問這份白皮書有否諮詢過香港人、有否從香港社會出發?請問港府同內地政府簽協議有沒有香港人的同意?這些是否受立法會監管?請問這些經濟急速發展與融合對基層、對你、對我有利處嗎?

不難想像,香港政府已經搶出來說這是「新基本法」,香港人的自治權蕩然無存。各位政治領袖們,這不是叫打壓,亦不是靠嚇,這根本是赤裸裸的干預!

出路是什麼?爭取真普選,重構屬於香港人的政府。我們不應逢中必反,亦非逢發展必反,而是從社區出發,塑造以人為本的發展模式。

你問我,我感意外嗎?不,我一點也不。事實上,抗爭派的朋友正正就是了解中共的強硬,才堅持要匯聚大家一起,抗爭才是出路。走中間派就是會被強權吞噬!我們只是別無他法。

後記:寫好此短評之時,深深感受到中共跟香港人的立足點差距甚遠。「中港矛盾」並一日之寒,香港市民大概在2005年人大釋法後已經深受其害,及後又有10年興建高鐵、床位與奶粉的紛爭等等。在缺乏公共政策研究的土釀下,很感激依然有研究中港關係的學者、不同本土社運團體以及本土運動組織者默默耕耘,在此言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