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梁特首,你緊張什麼?

廣告
梁特首,你緊張什麼?

廣告

圖:蘋果日報

在這敏感的春夏之交,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表了《「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一方面打經濟牌,自以為是地指政權移交後的香港在中央政府支持下,經濟和社會發展有傑出成就;另一方面,當然這也是最重要的,便是明確指出中央政府對香港特區有全面管治權,香港社會享有的高度自治權是中央政府授予的。香港有人沒有完全適應「一國兩制」,也對基本法的認識和理解模糊和片面,以致有人對經濟、社會和政制發展問題有不正確觀點。簡單一些來說,香港若要繼續繁榮穩定,便要任何時候都維護中央權力,尤其是尊重國家的政治體制。香港人要「當家作主」,實在是「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太簡單,有時甚至是太天真)」

為了爭取重掌話語權,中央會繼續不厭其煩地更多講述對「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立場,全國港澳研究副會長劉兆佳至少在去年中出版的著作中已提及。他認為:

「究其實,要徹底處理好反對勢力、反共媒體和司法機關的問題,關鍵還在於營造有利於落實『一國兩制』方針的民意氛圍。即是說,如果港人在大是大非問題上與中央的分歧收窄,反對與中央對抗,並願意主動『照顧』中央和內地的利益,則無論是反對勢力、反共媒體和對基本法有不同認識的法官都會在某程度上呼應港人的觀點,避免受到群眾的非議或『制裁』。因此,可以想像,為了緩和反對勢力的激進化趨勢,為了讓反共媒體知所收斂,為了使司法機關多些考慮基本法的立法原意, 中央會越來越重視群眾工作,尤其在港人之中確立具有務實、理性、顧全大局和國家利益元素的思維方式。」(《回歸後的香港政治》第76頁)

國新辦發表白皮書,有人認為這代表中央向香港人宣戰。不過,若劉兆佳的論述或多或少反映中央想法的話,香港人這樣想是「高估自己、低估對手」。

「當然,允許英國繼續管治香港並非是無條件的。中國不承認英國視為其在香港管治的法律依據的三條不平等條約,因此保留了在任何時刻都可以收回香港的主動權。中國政府強調中國對香港享有主權,香港屬於全體中國人,而不是單純屬於香港人。香港的前途問題的處理只是中、英雙方之間的事,國際社會或組織不能置喙,而香港人則絕對不是『談判』的其中一方。從國家主權、領土完整,國家安全和發展利益考慮,中國政府不會讓香港走向獨立,否則便難以向歴史和人民交代。英國人不可以在香港通過政治體制的改革而香港的政權交給港人,特別考慮到大部分港人都有反共或拒共傾向。同樣地,英國不能讓香港成為『反共基地』,即是說不允許香港內部和外部勢力利用香港顛覆中國政府和內地的社會主義制度。誠然,中國政府明白香港是各種敵對勢力雲集之地,但只要它們不對中共政權構成實質性威脅,從大局出發也會予以容忍。為了保留對香港的佔領,英國人基本上願意照顧中方的利益和體諒其憂慮。如此一來,香港在中、英之間的『默契』和共同支持下在戰後經歴了長時期的穩定和繁榮,締造了對兩國和港人都非常有利的經濟奇跡。」(《回歸後的香港政治》第83至84頁)

在八九民運二十五周年、香港市民醞釀「佔領中環」行動之際,中央政府和香港市民「温故知新」。有人認為這是中共藉以宣示主權,向他們眼中的「煽動」、「顛覆」分子施下馬威,我認為懷疑合理。最不合理的倒是我們的行政長官﹣梁振英的表現。政府總部沒有冷氣嗎?何解見慣大場面的特首會在擁護白皮書之時,難看地抹汗呢?梁特首,你緊張什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