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採訪手記:曾鈺成曾偉雄,你地收到order?

廣告
採訪手記:曾鈺成曾偉雄,你地收到order?

廣告

昨晚衝擊立法會,驟眼看來頗是一個簡單直接的畫面:一場暴力衝擊。不過對昨日一整天的事稍加梳理,連同在新聞前線的觀察,我不認為事情就這樣片面。坦白說,我能感受一股「更大力量」在作祟。難以用三言兩語說白這種感覺,在這裡留下一些的觀察和問題。

立法會封鎖樓層

首先是保安安排。說立法會昨日是一個封鎖狀態,我認為絕對恰當。曾鈺成周初說的「三招」,如公眾設施不放開放、減少旁聽席人數的確可以理解為針對示威者裡應外合的措施,但事實上昨日保安明顯比他口中提到的嚴密太多了。先不說領取立法會記者證遇到的種種困難,行政長官午宴結束後秘書處突然說要「clear」一樓記者區,並解釋是「特別安排」,隨後一個多小時,保安陸續封鎖立法會大樓各層,限制通往各層的通道,又拉起部份的鐵閘。按我理解,通道安排的最後效果是:無法看到大堂。但既然示威者無法入大堂,為何要限制立法會大樓內的人如何活動?為什麼要這樣安排?然後秘書處又是在什麼時間報警的?

立法會會議結束便不可示威?

接著到了凌晨的清場,保安官用惡劣語氣警告示威者要離開示威區,「因為立法會的會議已經結束」,再不離開,否則就要警方清場等等。這絕對是胡說八道,難道一定要在會議期間才能示威?凡此種種,我認為立法會是在配合警方部署。

不得不提晚上的衝突,不少示威者強調要「捉鬼」。所謂的鬼,就是混進示威者中的便衣警員。這本來可被體恤為向警方提供現場資訊的方法,避免激發示威者的情緒,避免正面衝突等等。事實上,衝突發生時我也留意到有場外人士向立法會內的警員打手勢,昨晚我肯定有便衣警員在場,但問題是他們的任務是什麼?

疑似便衣鼓動使用暴力

有指一些便衣警員在昨晚衝突中煽動示威者用鐵馬撞向立法會玻璃門。在側門的一次衝擊,我們有同事目睹懷疑便衣警員大叫「用鐵馬撞爛佢」,被其他示威者喝停趕走,該名人士矢口否認是警員,更反問示威者「你玩就得,其他人玩就唔得呀?」。假如警隊的任務變質為挑釁示威者情緒,製造「暴動」畫面出現來滿足一些人的政治慾望,我相信香港人絕不會被騙,也相信香港人會進一步敵視淪為政治機器的警隊。

我所說的「更大力量」,就是能夠統合立法會和警隊做出昨日一切行動的人。622公投之前,預期會有更多政府高層、「愛港人士」利用這場衝擊大做文章,說佔中將會演變成暴亂、無法預計的危機云云。寫下這篇手記,是希望無親身到立法會的你,不要輕信對昨晚過分片面的形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