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甘@體嘢

前筆名為十字聯防,意大利足球愛好者,更愛香港足球。八十後廢青,快近而立之年,信奉社會民主主義,經常被稱為左膠,其實骨子比本土更本土。視足球為信仰,喜愛看球隊戰術、球場周邊文化,夢想是走遍世界各地與信徒們狂歡。 網誌

體育

A組世界盃:巴西對墨西哥(巴西戰術短評)

A組世界盃:巴西對墨西哥(巴西戰術短評)
廣告

廣告

圖:BBC

世界盃A組分組賽分組賽第二輪,巴西迎戰墨西哥,巴西貴為應屆主辦國,自然不能在球迷面前失威,志在全取三分;墨西哥在首輪全取3分後,今場踢得更積極,令球迷驚喜,而門將奧利亞的多番撲救化險為夷,是為今場最佳球員當之無愧。

墨西哥面對巴西充滿信心,反而更勇於進攻及快速反擊。雖然杜斯山度士、柏列達及靴里拉等攻擊重心受緊盯下表現不如上場般搶鏡,進攻的側重點落在後場及兩閘身上。巴西在今場波傳球384次,墨西哥為345次,其中兩隊在中前場三閘線的傳球巴西取得111次,墨西哥取得96次,雖然巴西佔優,但並不是壓倒性的優勢,數字上相當接近,可以看到兩隊的進攻決心相當大。

從巴西今場以拉美利斯代替剛傷愈的侯克出任正選右路翼鋒,已經埋下上半場右路進攻侵略性低的伏線。拉美利斯並不是傳統的翼鋒,落底傳中及邊線高速突破非其強項,因此上半場的右路攻勢並不明顯,右路的策動者以右閘丹尼爾艾華斯為主。相比起下半場收起拉美利斯,右路的進攻及盤扭達18次,相對上半場12次較多,雖然效果不顯著,但不失為一個嘗試。

巴西的盤扭突破分佈

拉美利斯並非傳統翼鋒,因此從上圖可見右路突破不多;下半場丹尼爾艾華斯壓上取回較多右路盤扭優勢。

巴西的上、下半場傳球圖示比較

巴西上半場在右路有不少傳球,但大多是後傳,並未有真正威脅,與拉美利斯打法有關,下半場右路的箭咀較長,明顯較多長波及走位直線;另外,下半場有6次(2次成功,4次失敗)在自己後場放直線或長波到前場禁區頂三閘線附近位置,以長波加快節奏。

奧斯卡在巴西的踢法比較自由,從開波初段偏向左路,其後中段進攻時走入中路搵食,甚至有一段短時間在右路進攻。不過今場比賽奧斯卡的作用並不在進攻,而是防守,大大減輕了馬些路的壓力。奧斯卡今場全場共送出了8次攔截,而且攔截率達100%,多次封到右路阿古拿的進攻,不過付出了代價。奧斯卡在守多於攻的情況下,參與進攻幫助不大,全場沒有一次關鍵的傳送協助隊友,無法發揮其引球突破的能力,亦為巴西的進攻招數減少了一度板斧。事實上,雖然墨西哥的出球點在於兩閘衛拉雲及阿古拿,但阿古拿長時間面對著奧斯卡及馬些路,奧斯卡是否有需要參與這麼多防守工作呢?

奧斯卡全場傳球圖示

奧斯卡攔截圖示

在上圖見到奧斯卡全場的傳球次數不多,在禁區頂附近沒有任何傳球,更沒有創造出任何機會。反而在下圖可見他在左路防守較多,貢獻了全場最多攔截及成功率。

正如上段所述,奧斯卡今場在防守的作用大於進攻,因此巴西的進攻單一地落在尼馬身上。前鋒線上費特及祖奧的不爭氣,加大了尼馬的壓力。尼馬場與上場一樣較多在中路策劃,但墨西哥的352陣式以華斯基斯、靴里拉及古亞達度三名中場中球員在中路協防,另外尼馬與走動不多的柱躉式中鋒費特在長時間面對三名中堅,長期處於劣勢,即使自由度大的保連奴多番後上,但其盲目進攻從來不是對球隊有太多益處。

尼馬的三閘線傳球圖示

尼馬的盤扭突破

尼馬全場傳球30次,在三閘線附近有15次,製造了兩次機會,另外其5次在中路突破,面對3中堅情況下只有2次成功,若只依靠尼馬一人做波,在傳送上實在不夠。

費特的接應

費特接應的機會不少,不過處理較差,效率極低。

總括來說,巴西的進攻不夠多元化,板斧太少及過於依賴尼馬在中前場的活動。當奧斯卡需要參與更多防守時,尼馬便成為了進攻的唯一來源。除了墨西哥門將奧利亞達乎神級的把關水準外,巴西同時要作出反省自身的進攻變化。巴西後備席上可用的人不多,侯克在過去數年已證明了自己非頂級球員,班納特踢法仍然過於幼嫩,韋利安在邊線的侵略性不足,其餘的中場球員都屬於工兵性質。相比中場,前鋒才是巴西的最大問題,費特由法甲回流巴西,已經證實級數所限,祖奧之流更未具級數,當全隊太過於依賴尼馬的時候,兩名前鋒走動不多及速度慢,同時未能獨自叩關或為中場進行策應,對進攻的質素及變化有負面影響,巴西的9號嚴重青黃不接,才是最大問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