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世界盃B組分組賽:荷蘭對澳洲(從352到433)

廣告
世界盃B組分組賽:荷蘭對澳洲(從352到433)

廣告

圖:Time

雲高爾上場以新嘗試的352穩守突擊陣橫掃西班牙,走到第二場打算依樣畫葫蘆以原班人馬、相同戰術對澳洲。352陣式在傳統上是一個穩守陣式,以3名中堅限制對方前鋒,非常依賴2名閘衛的體力及後上突破能力,若然閘衛進攻的速度不夠快,就成為532了,對主攻的對手作邊線的反擊無疑起大作用。面對澳洲如果荷蘭今場要主攻對手,排出此陣未免過於保守。

荷蘭上場進攻戰術是非常單一及個人化,後防穩守,然後以兩閘為出球點放長直線給洛賓和雲佩斯個人技術突破,缺乏中路的滲透及組織。若果賽前認為荷蘭在上半場會取得優勢,看過今場後必定大跌眼鏡。荷蘭在上半場傳球次數比澳洲還少,只得209次,澳洲卻取得247次。除了傳球次數外,澳洲在上半場三閘線傳球高達52次,反而荷蘭只有25次,足足是澳洲的一半,更大問題是只有11次成功,主要在史尼達上半場發揮不佳。上半場史尼達的活動範圍在洛賓及史尼達身後,與兩名防守中場迪莊及迪根斯文的距離相距甚遠,三人在企位的出現了斷層,後場無法有效地將皮球傳上前場。迪根斯文及迪莊在中後場控球在腳時,往往被澳洲的前場緊迫所限,控球後只找到大家或同隊的閘位球員,未能找到前場的史尼達,因此迪根斯文在上半場的傳送傳上前場的數量不多,與史尼達偏向太前,在中場人數不足有關。

荷蘭上半場三閘線的傳球

澳洲上半場三閘線的傳球

澳洲在上半場三閘線的傳球比荷蘭更多及更具效率,從第一張圖可見荷蘭的傳球非常多後場長傳(箭咀較長),在中前場欠短傳。

史尼達上半場的傳球

迪根斯文上半場的的傳球

史尼達在上半場時沒有交出任何一次創造機會的傳球,而且交上前場的傳送大多傳失,只有1次成功(紅箭咀)。迪根斯文亦沒有向前傳球,往往傳去右路找真馬特。

另一點是352陣型上兩閘多會往後移作防守,這點真馬特及白蘭特的回撤能力不容懷疑,再配合3名中堅,每次面對澳洲的攻勢時,在防守上人數絕對足夠,甚至稱為人守過剩也不為過。畢竟澳洲的進攻球員不多,較活躍的只是卡希爾及歷基,荷蘭由防守上轉為進攻時就較慢。即使卡希爾射入第一個追平的世界波時,事實上荷蘭有兩名中堅在其附近,只是盯人能力略為遜色。

下半場雲高爾當機立斷,以左翼鋒迪比入替受傷的恩迪,起立竿見影之效。在中場上史尼達可以墜後回中圈附近協助迪根斯文和迪莊,繼而將皮球傳送至前場3名球員,史尼達在上半場僅有18次傳送,其中11次成功,而且真正有效傳送到三閘線附近的只有2、3次,但下半場史尼達的活躍為球隊進攻帶來變化,下半場提供了35次傳送,其中29次成功,與迪比在左路的配合非常重要,僅僅45分鐘,史尼達傳球迪比一共12次,球員在全場之間的配合最多是韋堅遜和麥高雲在後場的傳球15次,可見史尼達在下半場主導著球賽的節奏及進攻。取得關鍵的第二個扳平入球,正正是由史尼達策動整個攻勢,再配合迪比,交予雲佩斯突破越位取得。同時荷蘭整隊的傳球大幅提升,下半場共有210次,成功達171次,起了關鍵的作用。

史尼達下半場的傳球

換入迪比後,史尼達明顯有極大改善,與迪比的配合非常多,甚至在前場多了不少短傳,雖然長傳效果依然欠佳。

澳洲今場雖然飲恨落敗,但其前場搶截做得出色,如多次限制迪根斯文及迪莊的轉守為攻。澳洲在前場緊迫及中路的搶斷上做得出色,特別上半場在中路多次作出搶斷,令荷蘭的攻擊較吃力。

澳洲在中路的搶斷

澳洲在上半場的搶斷集中在前場,下半場在中後場中圈附近位置。

足球場上戰術不能一本天書讀到老,要因時制宜作出不同的戰術變化才是最高深的學問,當時球員能否有效發揮佔同樣重要的分量。幸而雲高爾臨場果斷,及時變陣,為進攻提供了更多套路,由偏向穩守突擊的352陣型改成433,成為取勝的關鍵。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