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梁建忠

西貢區家長教師會聯會前主席 網誌

社運

622的回響

622的回響
廣告

廣告

圖:「和平佔中」民間投票 Popvote for OCLP面書專頁

月中因為不在港,只能參與毅行爭普選最後一天在港島區的行程,沿途獲很多市民支持,尤其到達西灣河尾站時,隊伍情緒高漲。那時已覺得,佔中3子所估計的投票數目,實在有點保守。

到了622當天,筆者差不多全日在街站呼籲市民到票站投票,也預備了平板電腦幫助市民即場投票。據觀察,老人家、年青人、兩夫婦、或甚至一家人都有,投完票,大都說聲:「辛苦了!」簡簡單單的3個字,卻恍惚將力量注滿全身,其中有兩位尤其令筆者印象深刻。

第一位是外藉人士,知道街站的目的以後,便著筆者為他處理投票事宜,可惜到了其中一欄詢問是否18歲以上的香港永久居民時,因為尚欠一年而未能投票,他那失望的眼神令我思索,連只在香港住了6年的外國人,也對真普選那麼上心,我們土生土長的香港人,還能和稀泥下去嗎?第二位是位老者,筆者老遠便留意他,經過為兩位市民處理完投票之後,他[終於]來到我面前,廿多米的路程,大約用了4分鐘,據我觀察,他應該是一位曾經中風,以致行動不便的老者。當為他處理投票時,他怎麼也找不到電話(必須要用投票者的電話來發出一個核實的短訊才能投票),可能因為曾中風的關係,言語表達也十分吃力,致使他越來越忟憎,幸好他女兒剛好到來,了解過後,原來伯伯的電話剛壞掉,正在維修中,自己卻忘掉,他女兒曾經想為他投票,但他卻堅持到佔中街站或票站投票才安心,經解釋過後,他決定回家後由女兒為他處理,臨走前緊緊捉着筆者雙手,並說了聲對不起便與女兒回去。那一刻,視線已經模糊了,那老者的背影,歷久不散!

這令我想起陳日君樞機,一個活了大半子的人,普選對他的意義有多大,我答不上,但很明顯,他不是為了自己而行出來,而是真心為香港、為我們下一代去發聲。執筆至此,投票人數已達70多萬,有作用嗎?有,最起碼中央政府不能將這70多萬的民意視若無睹,對香港的政策必有改變。但這樣夠嗎?當然不足夠,用手投票後,是時候用腳來向中共說聲:「還我真普選!」

七一,維園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