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編輯室周記:有揭密者,有調查報導,社會有希望

廣告
編輯室周記:有揭密者,有調查報導,社會有希望

廣告

一年前,斯諾登踢爆美國國安局大規模監聽民眾通訊。他知道單靠一人之力,難以成事。於是他聯絡記者格林沃爾德,以及紀錄片製作人Laura Poitras。格林沃爾德爭取在《衛報》報導稜鏡計劃,震驚全球。

這位記者早前寫了新書《政府正在監控你》(No Place to Hide),詳述揭密過程。原來史諾登欣賞他過往撰文揭露和批評國安局非法監聽,並相信他追尋真相時不會退縮。格林沃爾德不負所托,寫了一系列調查報導。他們沒有放料給《紐約時報》及《華盛頓郵報》,因為它們跟美國政府太密切。他最後離開《衛報》,現在跟其他人經營新聞網站。

說是和平分手,其實有點客氣。《衛報》即使頂住英國政府報導故事,也頂不住政府通訊總部要求報社交出史諾登洩密的文件,最後官員陪著報社總編輯等人銷毀硬碟。在書中,他表示諒解報社要保住員工和基業,但屈從政府命令,以及在未獲知會下,把資料檔案備份及交給《紐約時報》,教他懊惱。

說了這麼多,其實是藉格林沃爾德的經歷重申,生產調查報導,尤其是批評政府和財團的,需要人和團體來捍衛。即使不滿《蘋果日報》和《明報》一些政治或經濟立場,它們是少有投放資源在調查報導的媒體,告密者也相信它們的編採隊伍。隊伍同時要抵抗政府、財團和牽涉者的蔑視(例如稱格林沃爾德做搞事的「活躍分子」(activist)而非「記者」),人身威嚇,媒體被抽廣告網站受攻擊,甚至是高層的壓力

獨媒網站的規模和人手遠不及《衛報》,也養不起好像格林沃爾德的資深記者。十年來,日復一日的經營,全憑一班熱心的義務編輯及記者,奉獻自己工餘和課餘的時間,關注社會議題,推動媒體自由自主。我們堅持,網站和社團不接受任何政府和財團資助,機構財政相當依靠民間小額捐款。

在台灣,優質新聞發展協會在2011年設立「weReport調查報導公眾委製平台」,是當地首個非營利深度調查報導平台。民眾可以籌款採訪,或者贊助調查報導。採訪團隊需要交代進度和匯報。直至2013年底,平台支持了31項調查報導,籌得300萬新台幣。

香港已有一些獨立報導者和獨立的媒體,和吹哨者。執筆之際,立法會財委會強行通過新界東北前期工程撥款。政權令人窒息,但這群異議者給我們希望。獨媒一如以往,今年七一遊行設置攤位,期待大家到來,揮揮手,互相支持,能夠捐一點款就更好。

圖片來源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