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2014七一特刊】近年來台灣社會運動中的中國因素

【2014七一特刊】近年來台灣社會運動中的中國因素
廣告

廣告

攝/ Noel Masaki USP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

台灣的社會運動風潮,起源於1980年中期。到了那時,一味追求出口創匯,壓制農工階級利益,犧牲生態環境與生活品質的經濟發展形態已呈現疲態,各地興起的自力救濟事件顯示人民積怨已經久的不滿。在政治上,美麗島事件中被打壓的反對運動也重新站穩脚步,他們準備跨越國民黨政府所設下的政治紅線,組織貨真價實的反對黨。在1987年,戒嚴令終於解除了,開啓了各種各式的社會運動,街頭抗議成為異議表達的最有力武器。

兩蔣年代,大中國民族主義壓制了台灣認同運動

當時,面對各種社會與政治抗議的國民黨政府,仍是抱持大中國民族主義的意識形態,堅持台灣是屬於1912年創建的中華民國之一部分。因此,在1992年廢除刑法100條之前,公然主張台灣獨立被視為「意圖破壞國體、竊據國土」,也正是將台灣視為只是中華民國之一區,所以國會不能全面改選,一直到1990年,總統仍是由1947年所選出的國民大會代表所選出來。很顯然,台灣的政治要民主化,就一定要打破國民黨早舊過時的主張。

另一方面,大中國民族主義直接壓制了台灣認同,站在各種社會運動的對立面。以保護家園為號召的環境運動,例如反對工業污染、核能發電破壞台灣的土地,其後背的支撐力量就是紮實的本土認同,而那正是國民黨所要打壓的。社區運動一開始從地方文史收集、文化保存出發,後來形成了社區重建與營造的長期投入,也立基於相同的精神力量。教育改革運動要求教育正常化,解除被強制加諸的意識型態灌輸,也是挑戰了國民黨要求學生成為「當當正正的中國人」之目標。可以這樣說,戒嚴後的台灣認同之浮現,不但激發出許多追求社會改革的企圖,也進一步侵蝕了大中國民族主義的社會基礎。

現在,人民抗議台灣國共金權合作

然而,從事後來看,1990年代中期本土化之前的國民黨只是一個假中國,其宣稱的大中國民族主義只是用來壓制各種政治與改革的藉口。隨著真正的中國之經濟與軍事的崛起,兩岸在經貿往來越來越密切,台灣很難再也不去面對中國。國民黨在2008年之後重新執政,由於主政者一廂情願的思考邏輯,也由於國民黨的「藍二代」與對岸的「紅二代」之勾結,真正的中國因素就長驅直入地影響台灣。最明顯的例子即是,2012年的總統選舉中,在中國有鉅額投資的台灣大財團都表態支持馬英九,台商組織還能爭取到便宜的機票,加開班機回鄉投票。相對於此,在2004、2008年的總統選舉中,中國政府都是保持低調。

也是從國民黨重新執政後,台灣社會運動開始被迫要回應島內浮現的中國因素。在2008年11月,新上台的馬英九政府接待來自對岸的海峽兩岸關係協會長陳雲林,採用過度粗暴的警力維安,引發野草莓學生運動。學生的不滿在於當時警察忙著沒收中華民國國旗,但是卻對於揮舞著五星旗的急統派群眾視若無睹,政府到底是在保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還是台灣人民?

除了反對北京行銷,還抗議國民黨踐踏民主

在2012年7月,學生發起反媒體壟斷運動,他們抗議的對象就是在2008年入主中國時報、中國電視、中天電視的旺旺集團。旺旺原先是食品業者,在台灣發跡、在中國壯大、股票則是在香港上市。在掌控台灣媒體之後,旺旺開始光明正大地接受共產黨的置入性行銷,粉飾中國惡名昭彰的人權紀錄,甚至鼓吹加速兩岸統一。

對於青年學生而言,旺中案並不只是媒體改革的問題,而是台灣人民習以為常的言論自由與生活方式正面臨嚴苛的挑戰。就野草莓學運一樣,如果為了陳雲林來訪,我們的街頭要戒嚴,國旗要被禁止,那麼我們到底要為取悅中國政府而讓步多少,改變我們所熟悉的生活形態?

2014年的太陽花學生運動之登場,也是因應著相同的問題。先不論服貿協定所帶來的產業衝擊、國安與資安危機,光是國民黨立法委員撕毀朝野協商決定,用不正當手段強行通過這項具有高度爭議的議案,就等於是踐踏現行的民主制度。24天的佔領立法院行動帶來了憲政危機,但是其背後主因仍是台灣人民不能接受中國因素對於民主的侵害。

知名評論家笑蜀指出,官商勾結、踐踏人權的中國模式近年來已經在中國本土、香港、台灣激發出公民社會的抵抗。台灣的社會運動在過去打倒了國民黨的假中國因素;在接下來階段,如何面對真正的中國因素,挺起腰桿,維護好不容易爭取的人權、民主、多元文化與尊嚴,將是刻不容緩的挑戰。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社會學系教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