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89至今,梁振英不變的傀儡本色

89至今,梁振英不變的傀儡本色
廣告

廣告

答問會上,梁振英說:「一國兩制是史無前例的,所以不是說讀一般法律、在學校有一般的教育水平就可以完全理解」。語音剛落,網絡嘩然。頓時間,一國兩制,彷彿成了達文西密碼般的神秘之物。一般人,哪怕受過教育,亦無法了解。言下之意,唯有那些身懷特異功能的政治巫師,才能明白箇中奧義云云。

坦白說,真正難以理解,恐怕並非一國兩制,而是梁振英這一個人。在當日那個只剩下建制派的答問會中,梁振英卻反常的強硬,像機器一樣無感於外在世界的巨大不滿,若無其事,哪管剛剛發生了回歸後最大型的七一遊行。

任何元首面對這麼大的抗議,好歹也得做些什麼,緩和一下民情。2003年董建華也面懵懵的說句早晨,急謀對策,假裝也好亦顯示出至少的緊張,23條最終也被撤回。但如今呢?卻是加倍的挑釁與強硬,以及那份溢於言表的無感與傲慢。正如在7月2日那個早晨,他拒絕接見通宵守候的學民思潮,電視畫面只有梁振英的背影和屁股。

梁振英是誰?這麼皮笑肉不笑、鐵石心腸的人何解能當上特首?讓我提醒讀者,他正是當年的「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秘書長。現在大家都知,諮委會其實是個徹頭徹尾的政治花瓶,而梁振英的任務,就是以收集港人意見的名義,當上政治傀儡。

今日他的角色,恐怕跟昔日無異。梁振英的政治底細,就在於此。

回到那時,話說六四後,一度中斷了的《基本法》最後諮詢再度恢復,延至10月。不久前梁振英才發表了譴責中共的聲明,但很快,只是7月中後,他就再次出任秘書長。可怕在於,當時大部分人已不再信任這個屠夫政權,對前途也信心盡失,但梁振英卻可以「神速回氣」,為魔鬼辯護,面不改容的完成任務。

歷史已經告訴我們,那個對雞蛋的碎裂完全無感,絲毫不會猶豫站在高牆一邊的人,就是人稱政治幹部的梁振英。

文章刊於今日《明報》觀點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