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北京北角〉可以點改?

廣告
〈北京北角〉可以點改?

廣告

〈北京北角〉一出令大眾譁然,感慨兩位廣受愛戴的作曲人及作詞人為何會容許這樣不貼民情的作品面世(林一峰看似沒有關係,其實他有幾段和音),尤其黃偉文一直為著社會各個議題發聲,卻突然作了篇有媚中之嫌的歌詞,打倒昨日的我,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黃偉文說寫詞時正值中港因限奶、水貨、隨地拉撒衝突得最厲害的時候,希望以北京和北角能重修舊好的故事,寄語兩地人民能互諒等等,而〈北京北角〉有著林一峰一貫的清新風格,理應可為描述中的邂逅「情侶」添上青蔥暖意。可惜歌詞中兩位主角「北京先生」和「北角小姐」沒有經過飾心演繹,徒具虛名,以小明小林、志明春嬌等等代替也不會有一絲違和。中港衝突重鎮在尖沙咀、旺角、銅鑼灣、上水,詞人以北角代表香港,實在令人疑惑,令北京北角只剩下食字玩意,內地聽眾不會明白北角涵意,港人亦不是味兒,哥情嫂意皆失,何苦……

那〈北京北角〉錯在何處?

中港如何衝突也好,希望兩地人民相互了解也是應有之義,但歌曲最大的錯,是簡單的將北京、北角簡單的比喻作中國、香港,當中卻沒有丁點內涵。黃偉文不知道,他不停唸北京這兩個字,是不會將北京美好一面呈現出來。玩食字並非不可能,但在這撕裂的世道,詞人要達到目的,就要帶出兩地值得欣賞的地方:講北京,可以介紹一下王府井大街吃過的吹糖人、在南鑼鼓巷遇過什麼老北京、琉璃廠買了件高仿古文房;北京作為中國文青尋夢地,可否說一下崔健、汪峰、楊坤、麥田守望者代代搖滾樂手流連過的地下樂壇重地、酒吧?那年那地,兩城曾經血脈相連,長安大街發生過的事足可喚起皇后大首中的共鳴。明明北京有這麼多美好事,怎麼在林一峰活潑旋律之中,有關北京這個兩個字,我這香港人只會想到插隊、大聲喧嘩、隨地大小便等惡行。對不起,我不常去北京,但日日見盡自由行眾生相,不想回憶,卻未敢忘記。

北角更離譜,上文提到,中港衝突不在港島東,此地一九四九後一直是老左大本營,乃華豐、裕華兩大國貨店、各級商會工會同鄉會盤踞之地,僑冠大廈更爆過種票醜聞。從這層面講,北京北角根本沒有吵過架,更是南北最過電之處,怎麼竟給形容為「二人同居 先變大戰」、「應該了斷」?莫非詞人發現北角內部出現漢奸走狗賣國賊?這樣好應該向當局舉報,立即抽出牛鬼蛇神,而非在歌中隱晦表達,太不愛國了!

撇去北角老左一面,詞人好應該提一下北角的文化發展,大概連香港也沒多少人知道,這舊城的藝術生命力愈來愈強-新光戲院經歷多年風雨仍屹立不搖,直到西九開幕前,這裡仍然會是粵劇迷的紅館,而「南海十三郎」、少爺占「朱艷強」TALK騷等節目吸引過很多年輕人來臨;若向炮台山方向行十分鐘,更會發現一個公共藝術空間-「油街實現」,「油」前身為皇家遊艇會的殖民地歷史建築,成立一年多已舉辦多個關於香港本土化、社會藝術共融的展覽,相比新落成的上環PMQ,油街實現少了一份商業氣息,而殖民地建築、北角市貌、藝術家創意揉合出更能代表香港的中西交集氣質。敢問詞人,北角如此多紛,怎麼卻會填出「金紫荊對開許過願」來?試問哪對情侶會去那四不像雕塑拍照拍拖聊天?

若邀請港大民意調查計劃為娛樂圈搞個民調,荷蘭叻、曾志偉、溫兆倫的民望肯定等於陳茂波、卡片蘇、梁振英;李克勤可能可以和曾德成平起平坐;黃偉文、林一峰更相當於張炳良、高永文。高民望的創作人創作如廿三條、東北發展難啃的的作品,真的很難接受。Wyman,零分重作,可以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