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泡泡

從賣萌小貓到翻牆貼士,從網絡色情到網絡安全,泡泡提供未經審查的網絡新聞。Facebook:www.facebook.com/paopaonetizen 網誌

媒體

如何利用社交媒體讓13億人與香港對立起來?

如何利用社交媒體讓13億人與香港對立起來?
廣告

廣告

(泡泡網特約撰稿) 2012年,Facebook和康奈爾大學的研究人員合作,透過控制近70萬Facebook的動態消息顯示情況,研究社交媒體中的情感傳播,得出的結論是接收正面訊息的,寫的帖子會較正面,反之亦然。

公眾對Facebook的做法極之不滿,認為不單侵犯了私穩,而且操縱了人的情緒。其實除了所謂的正負訊息,Facebook裡常常出現朋友"like"了的廣告頁面,也是利用了用戶對朋友的信任,去做行銷,但很多朋友的like根本是"假like"

中國社交媒體的民粹政治

然而,Facebook所引發的道德問題,在中國大陸的社交媒體圈更嚴重,因為中共對社交媒體的操控並不是「實驗」、「研究」或「商業行銷」,而是操控「仇恨」和「好惡」的民綷政治。

六月底,香港的民間公投有近80萬人參與,要求公民提名。而《環球時報》則發表社論,指「香港非法公投人再多,也沒13億人多」,這社論連香港特區梁書記也不得不回應說,「希望媒體不要把香港與13億人對立起來。」

閭丘露薇受網民攻擊

《環球時報》的說法並非空穴來風,事實上過去一年,中港社交媒體出現了連串事件,一手切斷了中港的進步的互動,一手互相潑糞,製造中港矛盾。這裡先列舉一些例子:

旺角便溺門:微博大V及鳯凰衛視女記者閭丘露薇,因為評論便溺門,被大陸大批網民當中不少是五毛圍攻,一直以來,閭丘露薇都是中港兩地公共討論的橋樑,她創辦的1510部落格,是擁抱普世價值的自由派平台,裡面也載有很多與港台相關的評論文章。除網上,她也經營了Co-China這個非政府組織,討論中港台的政治,並每年組織青年交流活動。

驟眼看,便溺門一事,看似是網上口水戰,但《環球時報》卻鮮有地以這小事大造文章,以連篇社論指拍便溺照的港青「比內地人更不文明」,而街尿表演者就像「光頭黨」。幾篇社評在大陸的社交媒體上不斷被轉載,令中港矛盾不升溫。而閭丘露薇所面對的,不單是網上的圍剿,更有「網民」針對她調解中國與對外關係言論(包括日、港台美等),質疑她記者專業,到處「徵集民意」,要求新聞界驅逐她、鳯凰衛視開除她。

閭丘露薇面對的壓力,當然不是因為便溺門,而是因為她的溝通理性,是中國大陸民綷民族主義的絆腳石。

與閭丘露薇角色相似的文化人梁文道,在大陸也面對言論封殺。除了「禁」,就是社交媒體的「造」。今年七一遊行,梁文道在「香港獨立媒體網”」的街站呼籲捐款,這網站成立了十年,獨立二字意味財政與管理獨立,但確有些別有用心的「網民」,把一張裁剪過的相片,在微信的群組中流傳,指梁文道高調參與一個支持香港獨立的遊行。

民族主義,是目前中共面對內部矛盾的一根救命草。網絡兵團不斷以民族主義煽動愛恨情緒,也是打擊維護普世價值的自由派的利器。諸如中傷梁文道手法的這些謠言,若沒有宣傳機器的指令,易傳難刪,亦難以澄清,成為謀殺言論領袖的暗箭。

阻斷中港交流

阻斷中港兩地政治性對話與交流的手段,從五月底以來層出不窮。港大Weiboscope的研究計劃,發現六四前新浪微博刪除了大量有關香港社會政治討論

今年四、五月,台灣太陽花學運期間,香港藝人杜汶澤因為在微博上表示支持,被網民圍攻,更號召杯葛杜文澤的電影。六月底香港民間公投,一些香港明星(如黃耀明、黃偉文)、作家(如廖偉棠)、政治人物(如莫乃光)因呼籲港人投票,微博賬戶被封。

更甚的是,自從七一遊行以來,多個香港人習慣使用的社交媒體平台,包括韓版微信Kakao、日本移動通訊Line、相片分享平台Flickr,均分別遭到DNS污染而在中國大陸不能造訪。這些工具均是香港人較多使用,又不受大陸審查部門監管的工具。

一直以來,香港的媒體和網站均受到大陸宣傳部門封殺,大陸一般民眾對香港政治缺乏基本的了解和興趣,過去幾年,社交媒體透過一些意見領袖作為橋樑,增進相互的了解,卻又因為中港罵戰而被切斷。

在半公半私的社交媒體,特別容易透過扭曲資訊,製造罵戰和仇恨,若這些平台被政權所控制,法西斯式的民粹政治一觸即發。

環球時報所說的,「香港非法公投人再多,也沒13億人多」,不就是中港公共領域被扭曲和切斷的背後意圖?

(特約專欄,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原文刊於泡泡網,按內容伙伴協議轉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