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鄭偉謙

《工人文藝》執行編輯,屯門樂活書緣打雜。 苦難的過去,彰顯歷史的沉重與當下的珍貴,痛苦的抉擇與糾結的回憶,傳遞給人沉穩的力量和頑強的勇氣。於是,一種勇敢面對未來艱險的鬥志油然而生。 先祖三代,由19世紀中期,是自廣東新會到三藩市的定居華僑,一直到父親一代移居香港。 畢業於嶺南大學及城市大學 , 註冊社會工作者,店員,詩人,輔導治療師,書迷,愛好中國文化,終身抱現象學式態度的哲學研究者,不能養狗的狗迷,經常抱著社會主義的盼望,但絕不是史達林主義者。 樂活,讀本,人生。 網誌

國際

請把人當作人看:反對以色列對巴勒斯坦人民的長年以來的屠殺與鎮壓。

請把人當作人看:反對以色列對巴勒斯坦人民的長年以來的屠殺與鎮壓。
廣告

廣告

(資料如有偏差,請指出以作修改。)

「一個邪惡的力量正威脅,在這個偉大國家中的男男女女,以及他們的孩子,我們必須採取措施確保國內的安全和維護我們的國土。」
阿道夫 ‧ 希特勒

「封鎖加沙對以色列國家安全至關重要……解除加沙禁運將讓巴勒斯坦哈馬斯領導人獲得伊朗導彈。」内塔尼亚胡,2010年

暴力及屠殺已經不是第一天的事了。

三位17歲的少年參與示威,在未有對以軍構成立即威脅情況下,在攝影機下被屠殺。(Mohammed Azza,Nadim Nawareh 及 Mohammed Salameh)

以軍是故意用實彈射殺,而示威者最具殺傷力的武器則只有石頭。

橡膠子彈是不可能射穿胸部的。

因此,三名以色列少年被綁架殺害,為此名義,加沙這個露天監獄又成為了屠殺場。安息日後,以軍在12日至13日淩晨,派遣特種部隊對加沙地帶,從北部發起突襲,56人死亡。從上週二(7月8日)發動空襲以來,至7月14日,以色列對加沙的轟炸早已超過1300回。而在加沙中,巴人的死亡人數超過170人,其中有許多是婦女和兒童。受傷者超過1320人,17000人離開自己的家,根本無家可歸,躲進了庇護所。以色列政府甚至考慮派地面部隊進入加沙地區,總理內塔尼亞胡召開內閣會議,授權給軍方必要時可動員多達四萬人的地面部隊。

自2005年,沙龍單方面的撤離加沙地區,以色列統治者偽善表露無遺。一方面擴大了以色列在西岸的佔領區,更糟的是,沒有猶太人的加沙地區,可以被冷血的狂轟猛炸。以色列士兵繼續控制及封鎖通往加沙的海、陸、空所有通道。

以色列大幅度限制攜帶食品、日用品、燃料、烹飪燃氣罐、進入加沙的卡車數量。就連乾淨食水*(在以外色列食水被視為是稀缺品),醫療衛生設備及藥品都是被嚴格控制的。並對加沙實行經濟封鎖,關閉所有邊境通道,不允許在加沙和西岸之間活動。加沙出口貿易停擺,就業率急劇下降,加沙失業人口高達49.1%,大部分是青年。你可以想想,他們不單是被剝奪了居住權,而且是他們的生存權利,而感受到的是無比的絕望。

而以色列政府卻一直以「中東的民主小島」自居。獅式戰鬥機對武裝組織的落後無人機,鐵穹(כִּפַּת בַּרְזֶל)導彈攔截系統對小型火箭。歌利亞壓倒了大衛,而且粗暴的屠殺了他。*יורים ובוכים,他們在自憐,卻又殘酷無情。過往,以色列已經用了接近火燒德國國會大廈式的無稽理由,2008年12月19日,哈馬斯一直有效地遵守停火協議。然而以色列以「巴勒斯坦武裝部隊挖掘隧道」為名,進行空襲,2009年1月派軍入侵,1155人死亡,以色列坦克炮火甚至襲擊聯合國在加沙的幼兒學校,殺害兩個分別是5歲和7歲的孩子。

(*יורים ובוכים,一面射殺,一面哭泣,指的是他們一如既往的,採取受害者的宣傳,卻又以比敵方強大,與敵方不對稱的武器射殺「敵人」)。

以色列非法佔領巴勒斯坦的土地,製造理由,而且是有事先計劃,作出挑釁,後以國家安全為「目的」,無止境的轟炸加薩,是反人類的法西斯行為,此行為與法西斯行當可比。作為普通的人類,我們沒有辦法忍受。所謂的民主福音傳教士美國,在多年來大幅度軍事支援以色列,以色列空軍是美國之外最大的F-16擁有國,各機型總計有362架。

在大概70年前,猶太人被當作不如狗及老鼠的垃圾,成批的送入了毒氣室,然後絕望的死去。而今日,同樣的人卻沒有當巴勒斯坦人視作人類,卻視作為不同的身份及種類,以獲得他們大規模屠殺的「合法性」。

我們必須反對以色列對巴勒斯坦人民的長年以來的屠殺與鎮壓。

伸延閱讀:
以色列:殺害未成年人顯為戰爭罪行
內塔尼亞胡:國際社會譴責以色列封鎖加沙是「偽善」
以色列與哈馬斯的戰爭: 辭令和現實
以色列動員預備役與哈馬斯針鋒相對(2014年7月08日)

圖一,取自Izzeldin Abuelaish,多倫多大學醫學院教授
圖二,來自路透社,2014年7月08日。

(資料如有偏差,請指出以作修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