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錦華

香港自然生態論壇成員 網誌

運輸

機三跑是2000億大白象!

機三跑是2000億大白象!
廣告

廣告

原題為《香港機場的「三跑」,是進一大步,還是倒退一大步?》,題為編輯所擬。

「希斯路機場位於倫敦東南部,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機場之一,每年進出旅客超過6900萬人次。英國政府去年9月宣布,計劃擴建希斯路機場,增建第三條跑道。市長約翰遜形容,計劃將使倫敦倒退一大步。」——2013年4月28日星島日報

很多人仍然以為香港國際機場起第三條跑道(簡稱三跑),是一個城市進步象徵,又認為香港一些保育團體甚麼基建都反對是阻礙香港發展,令人煩厭。不少人經常掛在口邊一句「白海豚重要還是香港經濟發展重要?」毫無邏輯地認為香港的中華白海豚是香港發展絆腳石。

其實反對三跑工程理由實在太多,保育白海豚只是其中之一。就以全球最繁忙機場之一的倫敦希斯路機場為例,它亦只有兩條跑道,擴建三跑便沒有白海豚保育問題,可是單是因為三跑帶來的噪音及空氣污染,已遭到倫敦市民極大反對,連市長也上街抗議,當中還有機場效率及其他代替方案等都是爭議熱點。這是當地公民意識較高及公民關心自己居住環境水平的表現,希斯路機場的三跑計劃因而押後。假如希斯路機場還加上類似白海豚的保育問題,那麼可能在提出擴建跑道的計劃構想階段已經觸礁。

假如沒有白海豚 三跑便應該起嗎?

在香港,假如沒有了白海豚的保育問題,似乎便沒有很多人去了解及討論三跑的利弊,任由機管局這些龐大而不受市民監管的架構發放有利自己的資訊來影響輿論。三跑的費用現已估計上2000億!大部份香港人都不知道在大陸軍方的「空牆」管制下,三跑的效益實在有限。大部份香港人也不知道機管局發放出來的跑道飽和問題,正如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所指出,只是數字遊戲。

另外,最近機場發展關注網絡調查了2010至2012年100萬班機,更揭露了機管局濫用細機、胡亂開闢內地三、四線城市航線,甚至有航班飛去梅縣,將香港國際機場淪為中港直通巴式的運輸站,大大浪費了跑道資源。機管局這種大小通吃,效益成疑的管理方法,難怪會令才只起了十幾年的機場「飽和」。

不久之前,香港才在極大爭議中通過「高鐵」工程,這估計又要花費過千億公帑的玩意,原意便是接通內地高鐵系統,以達到連接內地各城市的高速運輸基建。因此,將來高鐵建成後,香港機場往內地城市的航班需求理應大減,否則超級昂貴的「高鐵」概念便不能合理化。此外,港珠澳大橋通車後,由市區往來珠海機場和澳門機場,與往來赤鱲角機場的時間差別已經大大縮減。再建三跑,等於抵消了這些未來基建的部份效益。

更重要的是,大部份香港人從沒有想過,地域性航空運輸發展理應從整個珠三角地域格局作出發點,不是任由機管局一眾高層從自己的功績作出發點。機管局只要稍動腦筋,改善現有兩條跑道的升降效率,定位於一個真正的國際機場,減少一些無謂的航線,便足可以應付未來發展所需。更應該做的事,便是與鄰近的深圳機場、澳門機場、珠海機場做好互補的航線分工分流,不要好大喜功,為競爭而競爭,將無效益、低效益的航線都盡收於一個赤鱲角機場,令自己無限膨脹,榨取所有。

一條不中用的三跑 犧牲了香港民生福祉

三跑所要花費的2000億,因數目過於龐大,大部份香港人都沒有一個概念是多少錢。2000億足可解決更加多香港其他更迫切的民生問題:全民退保基金也是只需500億!餘款還可以令關乎數以百萬人的醫療、社福、教育、改善環境等等問題,都可以得到大大改善!整個社會累積的怨氣及紛爭也應該可以大大消減。這2000億,是一龐大的天文數字,如何運用得宜,香港人應有更大話事權,而不是由機管局從單一利益角度出發而決定。

近年同時起步及準備申請撥款的多項大型基建所需公帑,合共居然達至7000億!香港政府庫房縱然水浸,如此大花,也會有被掏空的一天。這些工程幾乎同期進行,不單令原本昂貴的基建資源成本扯得更昂貴,本地也沒有足夠的基建人力資源去應付如此龐大的工程,現在基建工人已經有不足情況,基建可以製造工人就業機會的說法早已成為無意義的廢話。如果到時要大量輸入外勞,又可能造成另一些社會問題。聰明的方法,當然便是有序地將各大基建工程的施工時間表分散。擱置機場三跑,讓高鐵、港珠澳大橋等基建完成,再視乎當時內外地區經濟狀況審時度勢提出討論,才是最有經濟效益的做法。

環評轉移三跑爭議點 令中華白海豚成磨心

可是,大部份香港人連第一步取得足夠資料及討論三跑利弊的時間也沒有。當機管局自己做的環評報告一出,大家的爭議聚焦便被轉移了。因為現在唯一可以推翻三跑的理據,似乎也只能落在保育中華白海豚的議題上,而不是讓大家討論上述更基本的成本與效益的議題,只因為機管局控制了話語權。市民在此之前缺乏資訊及其他渠道反對。現在大家只能拿白海豚來作磨心,靠一個漏洞百出環評機制去抗衡這個大白象工程。

好吧,假如中華白海豚能夠讓香港人省回2000億冤枉錢,那麼牠們便真的是香港人的吉祥物了。我們就談談三跑與中華白海豚吧。

中華白海豚早已被列為國際保護聯盟紅色名錄中的近危物種,也是一級國家重點保護物種,又被譽為「海中大熊貓」,更是標誌香港回歸中國的吉祥物,香港作為《生物多樣性公約》成員,有責任保護本地具保育價值的生物,香港人保護中華白海豚根本就是無可推卸的責任,無可爭議。多年來的各項發展,早已令在香港水域出沒的中華白海豚的數量大減,由2003年的158條急跌至2013年的62條,在10年間數量大跌6成。現在正正是要加強保護中華白海豚的關鍵時候。

環評報告中,承認了三跑工程昨影響了中華白海豚的重要棲地,卻不知憑何理據說影響是「可接受」。又引述長期不在港作研究的兩位外地專家,說受影響的中華白海豚在工程後會回來的說法。這些專家都是機管局出錢請的,其身份基本上已存有利益衝突的嫌疑,公信力自然要打折扣,這也是香港環評制度可笑之弊病。反而這兩位專家的門生洪家耀博士長期在香港研究白海豚,幾乎每天都出海為研究白海豚而奮鬥,他才是全世界最清楚香港中華白海豚現狀的專家,他本著專業態度,迫不得已也要與他的師父師公唱反調,質疑「白海豚回歸論」。而且海外專家引用的90年代例子數據薄弱而且年份過時,大嶼山西北水域當年的情況與現時差天拱地,根本不能作比較。事實上,整個珠江口水域的中華白海豚種群數目正在日漸縮減。珠江口中華白海豚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指,今年珠江口中華白海豚面臨滅絕危機,與海洋工程令海洋生態惡化、航道日趨繁忙不無關係。香港白海豚如因棲地被毀,牠們可覓得合適棲地的機會已大不如前。

此外,環評報告中採取的「緩解措施」實在可笑,其中最重要的竟然是一個未知將來能否真正落實的海岸公園承諾,而且是在三跑工程完成後(最快到2023年)才會成立。2009年施工的港珠澳大橋已經令原本在那裡水域的白海豚消失,現在三跑涉及水域的白海豚又被迫走,要待2023年才希望牠們不會死掉而且會游回來棲息。而在這多年的施工期間,環評報告只是建議了一些減慢工程船航速等無關宏旨的「緩解措施」外,竟然完全沒有估計白海豚被放逐期間的去向、覓食問題、繁殖與孕育問題、與其他族群白海豚的競爭問題等基本生態問題,完全是空白。換言之,白海豚能否承受棲地損失而生存至海岸公園成立,環評報告是完全靠估,毫無依據。難怪一向較為溫和的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亦對環評報告深表憤怒,質疑機管局對保育海豚毫無決心和誠意。

這種「先破壞、後保育」會令海岸公園失去其作為補償生態損失的功用。其實,只要稍為變通一下,先在白海豚最有機會流走的水域設立一個臨時保護區,例如大嶼山西南水域(當然最好由本地專家協助研究找出一個合適地點),吸引白海豚熟習一下保護區水域。當三跑施工時,受影響的白海豚自然會遷移到保護區水域,白海豚才有機會捱至海岸公園自成立,而不是要牠們痛失家園後,還要面對各種威脅,自生自滅。如此「先保育、後破壞」,雖然也未知會否成功,但起碼顯出保育的決心和誠意,民間環團責任是保育,而不是盲目反對合理的發展。至於三跑是否屬於「合理的發展」,那便又要由本文前述的各種角度來審視了。

你寧可別人讚你的樣子漂亮,還是你的衣服漂亮?

最後,我想起有人在其報章專欄說「美國副總統拜登就話過處身香港機場之內,令佢感到紐約舊機場係過時第三世界產物。」這也許反映不少香港人的一種自豪心態:「我們的香港機場真捧,所以要保持優勢」。換個角度,其實只是一種虛榮心作崇。難道我們因為討人一句讚美便要付鈔給機管局去外國奪獎嗎?況且要遊客讚美,只要將客運大樓「打造」得美輪美奐便可,遊客不會感受多一條跑道的宏偉。如果要別人讚美,何不向外宣傳香港這大都會之中,竟然還有一群美麗的中華白海豚以香港為家,相信美國副總統拜登知道或觀賞過後,他更會讚嘆不已。中華白海豚等自然生態就像一個地方的天然樣貌,可以是平凡,可以是清秀;三跑等硬件設施,就像是人工衣服,可以是實用,也可以豪華。若要人讚美,你寧可別人讚你的樣子漂亮,還是你的衣服漂亮?

7月19日前向環保署反映你的意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