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青青子吟

我有口舌,自陳好惡;我有心思,自崇所信 網誌

政經

論蠢人和妄人--讀羅素有感

論蠢人和妄人--讀羅素有感
廣告

廣告

我們這個時代讓人困擾的事之一是: 那些対事確信無疑的人其實很蠢,而那些富有想像力和理解力的人卻總是懷疑和優柔寡斷。
----------------勃蘭特▪羅素

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哲學家羅素先生,寫得一手好散文,文筆俏皮幽默,平和近人,文風尖酸刻薄卻發人深省。羅素先生的這句話點破了蠢人的两大特征:蠢人在行動和言辭上表現為妄人,妄人在思維上必定是一個蠢人。他们的大腦被偏見和無知佔據,形成認知偏差,认为真理在手,低估他人,高估自己。歷史上有很多「妄人」,比如洪秀全、康有為、孫文、切格瓦拉之流「妄」了一輩子,竟然鬼使神差般的被後人膜拜,

還有一種「妄人」,只是在錯誤的時間和錯誤的地點,做了自己不擅長做的事情,比如:英國皇室的紈絝子弟、末代印度總督路易斯▪蒙巴頓,他是一個風度翩翩的英國紳士,但這個人掌軍從政卻是大英帝國的數一數二「政治妄人」。還有一個很有名台灣有漫畫家叫蔡志忠,本是漫畫奇才,卻也做了不擅長的事,還以為自己無所不能,淪為「科學妄人」。

蔡志忠創作了很多關於「儒釋道」的漫畫作品,暢銷兩岸三地,自稱智商有180,三個月學會日語,忽然有一天,他宣佈要「閉關修煉」攻克物理學,「出關」後拋出一部「東方宇宙四部曲」的漫畫,聲言用「東方思維」推翻了「西方思維」的物理學術體系,自己會千年留名,用一百種方法能證明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是錯誤的。我在網絡上看了他解釋《相對論》的一個視頻ppt,立刻判斷這本書只是一個妄人的妄言。先不论《相對論》是否正确,他根本沒有正確理解《狹義相對論》。比如他將《狹義相對論》論證的邏輯起點都搞錯了,將「以太說」當成原理之一,《狹義相對論》恰恰是服從觀測,用「奧卡姆剃刀」,砍掉「以太」這一假設概念。

蔡志忠在除物理學以外的成績顯示他是個聰明人,為什麼一個智商高達180的人,犯下如此低劣的錯誤,還如此大言不慚自我感覺良好? 我真的替他惋惜,從此少了一個優秀的漫畫家,多了一個腦殘級的「民間科學家達文西」。

無獨有偶,香港也有一個《相對論》的笑話。某個香港文人經常大肆針砭香港「通識教育」,而在文章中卻說出「達爾文的《相對論》」這般低級常識錯誤。最可笑的是,他最喜歡講什麼邏輯和常識,卻最沒有邏輯和常識,他在電視上裝深沉扮深刻,言論卻漏洞百出,從不臉紅。而有個女文人,寫文章就像一個八婆罵街(我只能找到最相似的比喻),全部都是自說自話的「低端口水」,還自以為比「山西農婦」優越。

最可怕的這兩個文人還有一種「政治腦殘病」,對持有不同觀點和政治立場的人,就會百般惡語嘲諷。專欄文章八成都是瞎掰,而且千篇一律,毫無創意,套路是一樣,政治立場代替思考,為「賣文」故意迎合讀者。文章「硬傷」更是慘不忍睹,八成文章有邏輯和事實錯誤。知識性和啟發性等於零,經常虛構一個什麼「左膠、山西大媽、北京的士司機」來抽水,以此凸顯一種無聊且虛幻的「優越感」,唬弄愚民,久而久之誤導了大眾,埋沒了理性的聲音。

很多人和我一樣,曾經批判這類爛文章的「低級硬傷」,但我不是想扮「學究」,也不是貶低他人以抬高自己,對這個毫無興趣,純粹是閒下來有感而發,也許沒有做到溫文爾雅,但是始終是重邏輯和事實,一份證據說一分話,沒有信口開河。

從「政治站隊」上來說,我經常會左右不討好,政治上靠左的曾罵我是「漢奸賣國賊」,靠右的罵我是「左膠、港共奴才」。因為左右兩群人都是非此即彼的對立思維,且個個全然一副「大義凜然、真理在胸」的摸樣,都以為自己才是「民意」,自己最正確。

其實,我也時常會反思:如果一個與你不同的觀點讓你怒氣難消,那說明你的觀點可能也很難站住腳。羅素先生曾說過,迫害和無休止的爭論經常發生在政治和宗教領域,而不發生在數學領域,因為有些社會、政治問題根本沒有答案,有很多都是價值和立場問題。所以,如果帶著自我設定的政治立場去尋找證據,偏見和愚昧就會佔據你的頭腦, 唯一的辦法放棄既定立場,用證據和邏輯去思考,只要不是1+1=2這樣不證自明的問題,就要追問到底,懷疑一切可以懷疑的,最後的答案反而會比較客觀。雖然不知道我思考一個問題有多正確,但我恪守這樣思考態度。我也曾經愚蠢過,但隨著閱歷和知識的增加,我會隨時修正、改變自己的認知和觀點,也讓我我漸漸明白了:你可能會錯!

從蔡志忠搞理論物理的大敗筆說明,人要做自己擅長的事,做自己不擅長的事,又沒有正確的思維和學習方法,還自以為發現並掌握了真理。有些文人,他們掌握的知識,只能搞風花雪月的文學,「跨界」扮演聰明人「指點江山、針砭時弊」,只會產生愚蠢的偏見。如果還要幾十年如一日「賣弄銷售」一套「愚蠢見識」,那就是很典型的患有「政治腦殘病」的「妄人」。這類「才子、才女」真要讀一讀羅素先生那篇鞭辟入裡的小散文《如何避免愚蠢的見識》,然後靜靜的思考一下:你可能會錯,你可能沒有那麼正確,你不是你想的那麼正義。但是,我也很明白,要一個自以為正確的「妄人」,要承認自己是「蠢人」並不容易,就跟一個吸毒成癮的人強逼他戒毒不容易一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