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大國是學會

香港中文大學國是學會於一九七五年成立,一直致力推動「認祖關社」運動,至今已有三十多年歷史,乃中文大學中一個以關注國家及香港事務為定位的學會組織。https://www.facebook.com/cuhkcss 網誌

媒體

門不常開

門不常開
廣告

廣告

圖:梁國雄面書專頁

文:中大國是學會主席黃宇翔

自立法會大樓遷至添馬艦現址後,政治風氣不僅未似新立法會大樓的名字一樣「門常開」,反而「門常閉」,連僅有的請願空間也日益縮小。清代詩人龔自珍有詩曰「九州生氣恃風雷」,現代政治社會理應開放而百花齊放,豈料今日卻「萬馬齊暗」,也是究可哀也。

在「門常開」之下,示威區一退再退,直到近日,更加在政府總部東翼對開廣場,即日起加設圍欄,用心之膽怯表露無遺,似乎示威者乃其不共戴天之仇敵,惟有將其趕出大馬路,才能眼不見為乾淨。

朋友,我們常問為何要爭取民主,又云民主非解決所有問題的靈丹妙藥等等。沒錯,民主並非解決問題的萬能機器,但民主社會下的人民對國家的未來有置喙之餘地,那些舌如彈簧的政棍仍必須恭敬地面對民意,人民的聲音不致成為「別有用心的小份人」或「一些意見」,可以肆意無視。

古訓有云「民是城,民是牆,民是垣,有情則為友,有仇則為敵。」而我們的政府卻以鐵馬為牆,以警察作為對付人民的武器。另一邊廂,沒有民意認受的議員卻竊居高位,開車慢了一點的貨車司機卻有可能身陷囹圄。在這社會下,竊國者侯王而竊鉤者誅,這難道不是赤裸裸的不公義嗎?

常有人問我現代文明社會和古代封建社會有什麼分別?是物質生活的繁榮還是科技的昌明?而我認為最大的分別在於公義。在古代封建社會,君權神授,君要你死,你不得不死,只因為君權神授,我的地位與生俱來比你高,所以你必須是我的附庸,可以將人視為一件工具毫無尊嚴地抹去。

但在現代文明社會,我們有一些不可讓渡的權利,我們的社會有公義,任何人都必須受公義的約束,政權不公義,我們有權推翻。惟有公義,人才是一個人。

然而,現在的香港公義了嗎?這個社會有正義嗎?除了錢,我們還剩下甚麼?醒來吧!這不過是個美麗新世界。

(刊於成報19/7/2014)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