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兆彬

前學聯副秘書長,註冊社工,業餘時事漫畫工作者,自由撰稿人,二次創作愛好者。夢想是能夠讓世界變得美好。 網誌

政經

借「普選」之名摧毀「普選」的策略

借「普選」之名摧毀「普選」的策略
廣告

廣告

圖:幫港出聲面書專頁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香港已經進入了一個顛倒是非黑白的年代。親共的建制派陣營眼見民主派的「佔領中環」公民抗命行動開始成勢,因而開始傾盡全力反擊,這亦證明了公民抗命行動觸動了中共政權的神經,阻礙了中共在香港推行假普選的大計。政治從來都是話語權的爭奪戰,最近我們可以看到,港共政權與建制派合謀,企圖借「普選」之名摧毀「普選」,實在令人憂慮。

前所未見的建制派大型群眾動員

在建制派組織的超級動員之下,以周融為首的「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簽名運動已經收到超過九十萬個簽名。就算當中有一半是「水份」,也有四十多萬香港人加入了聯署反佔中,無疑是前所未見的建制派大型群眾動員,連梁振英等一眾高官也高調參與。另外,建制派正積極動員群眾參與8月17日的「保普選反佔中大巡遊」,到時就會見真章,亦可知道為了反佔中、反真普選,中共究竟可以去到幾盡。

「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亦擔任向群眾洗腦的工作,當中最恐怖的是「保普選、反暴力」的論述,其實這一點與梁振英政府是同出一轍、互相配合的。在香港人佔領中環之前,中共早已不斷佔領某些詞語的話語權。正如中共政權認為參與六四屠城的軍人才是人民英雄一樣,香港政府與親共組織不斷指民主派人士搞佔中和堅持公民提名,才是破壞香港政制的民主發展。

「反佔中」簽名運動的訊息簡單,不斷重覆收聽到的話,相信可以發揮著催眠的效果。「我反對暴力,我反對佔中,我支持香港和平,我支持香港普選」對一般不太關心時事的市民來說是非常「易入口」,原因在於絕大部分的香港人,包括民主派人士其實也是「反對暴力」、希望「香港和平」和「支持香港普選」吧?梁振英等一眾高官高調簽署,不單是認同字眼,還代表認同字眼背後的意思。

搶奪詞語的話語權

關鍵的問題在於那些詞語的定義,那些會簽名的市民,可能不清楚「佔中」具體是甚麼,不明白為何要佔中,又以為佔中是暴力,亦未必清楚何謂「普選」等等。建制派正正是利用了這種犬儒心態,才能在部分香港人心中建立「普選」、「暴力」、「和平」和「佔中」的新定義,特別是要讓公眾將「佔中」和「暴力」劃上等號,將「普選」定義為「只是一人一票選特首」。

就好像「民建聯」的全名也有「民主」兩個字一樣,中共、港共等建制派人士鋪天蓋地宣傳「保普選」,企圖從民主派手中搶奪「普選」的話語權,最終為了推出一個排拒泛民入閘的假普選。以被污染掉的「愛國愛港」一詞作為排拒泛民入閘的「合理」門檻,宣稱提委會可以確保只有「愛國愛港」人士才能夠入閘,防止選出搞亂香港和平的特首。可是只要「愛國愛港」的定義權在中共的手裡,「愛國愛港」只不過是「愛黨」的代名詞而已,而不民主的提委會也只會是一個家長式的預選機構。

「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的洗腦,再加上林鄭月娥不停散播的「袋住先」論,讓香港人相信2017年之後仍有機會不斷進行政制改革,實情是叫香港人「信住先」,但為何我們要相信中共呢?「袋住先」論同時亦為推行假普選失敗作準備,泛民若果不「袋住先」,就是民主的罪人,阻礙政制不斷前進。當市民認為政府的假普選也算是「普選」,建制派人士就會成為「保普選」的「英雄」,相反,民主派則變成是「普選」的破壞者。一旦政改方案被否決,政府和建制派便可以合力將責任卸掉給民主派。

相信大量指鹿為馬的論述正不停地在社區層面傳播,而不論是假普選被通過,抑或是政改原地踏步,對政府和建制派來說其實是利多於弊,因為有一定的市民已經「被催眠」,將會覺得泛民才是罪人,而這班未覺醒的香港人將會繼續為威權政府提供執政的正當性。對付這一招的方法唯有陣地戰式的社區教育,民間團體和民主派要在社區層面不斷宣傳佔中和普選的理念。雖然資源有限是民主派的弱點,但仍要努力做吧!

我們可以預料到,中共政權似乎已經準備好打一場持久的消耗戰,就算民主派不斷「佔中」,香港警方甚至解放軍也有絕對的信心能夠清場。因此,我們不可排除其他抗爭方式的可能性,例如是罷課和罷工,因為政權似乎不能用武力強迫學生上學和上班吧?

雞蛋對抗高牆,關鍵在於雞蛋的決心有多大。互勉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