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半風生

一九十後,生於香港,現居澳洲。 立足華夏,志在天下。 碩士畢業,學術涉獵有三:社會學、永續科學、和國家戰略。 閒時把酒,以口水探討思考問題,喜跨越多領域、專業,並連接理論和實踐。 趁年輕發夢,改變現有世界法則,讓人文鬥爭方式與時並進。 網誌

國際

美國戰略失誤課:回顧美伊戰爭

廣告

廣告

美國僅提供空軍支援予伊拉克,反映美國從過去戰略失誤學習,明白祇有東道主一方能戰勝反暴動戰爭(「反恐戰」一詞帶有色眼鏡),而非外國之責。

回顧十年前美伊戰爭,美國錯在以反恐為名,以行入侵戰,實以推翻當時政體,忽略拔除政治架構和社會網絡之果。根除一社會管理各勢力之系統,當地必成亂局,尤其是美國為外部勢力,重新建立架構,重新連結各方,人生路不熟,文化不同,舉步維艱。

過去反暴動戰,全都是東道政體與暴動勢力之間角力。外部力量,缺乏對當地人事物認識,是以多為戰爭輔助角色。美伊戰爭,美國當時氣急敗壞,對外用上「伊擁大殺傷力武器」敍述(幾乎可以肯定當時伊拉克不存在大殺傷力武器,因為以色列對美伊開戰沒有大反應- 大家不應低估以色列的情報能力,以及其「主動性防禦」的行動力),實為行「大中東計畫」,望推行中東全面民主化,人為改造當地文化,干預其內部政治,以達根除讓「恐怖份子」得以出現和維持的因素之效。

支持此舉的「民主和平論」,自首論述至今備受質疑。淨以過去百年時限,與此論背道而馳的例子多不勝數,其中以二戰前德國實行民主政制廣為人知。當社會學者,政治家,法律界人士,對國家利益不清,現實戰略不明,卻肩負國家戰略層面之責,以理論作為絕對,將歷史當作必然,以人為建設(意指政治系統,法律,市場等人為之「物」,多受假設為全面及永久適用)強行加諸於自然之上(如地區文化之別,世事常變之象),必然有誤。

事不可強求,美國干預中東政局已久,九一一襲擊,冰封三尺非一日寒。如今美國脫離泥沼,於伊拉克適度介入,着意管控介入情度,是為明智。看英國人過去介入多場反暴動戰,有明確和合理的目標(讓東道主政權實行與英國利益平行的外交政策),相信並善用當地政治和社會資本,並與東道政權維持對等關係,亦不會過問當地政治生態。反之,美國之前的戰略層面(而非戰術層面),過去在中東,多次推翻當地政權,不清其政局卻指責其政治腐敗,忽視當地勢力和網絡,並親自主導和參與他人的反暴動戰。為了學這個乖,美國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戰爭是殘酷,是非人道,是暴力,是高成本,具對立性,且沒有所謂規矩,否則就不是戰爭。兵者,國之大事也。自古以來,戰爭是眾多政治工具之一,亦是最終工具。當其他工具都無法達到目標,唯有選擇戰爭解決紛爭。當未清楚界定政治目標,當未認真嘗試運用較低成本的工具前就選擇戰爭,是為愚昧。

戰爭有很多風險,國民可能戰死異地,無辜的人受到牽連,暴行受到他國指責,經濟受到打擊。自古以來,戰爭必然帶來悲傷和破壞- 家破人亡,焚村毀井,甚至饑荒瘟疫- 是不可能有無傷無痛的戰爭,因為傷痛,是以迫使對方屈服於己方意志的手段,亦是戰爭中無法改變的本質。

於心不忍,就不要發動戰爭,就應盡量使用其他工具,事實就是如此簡單直接。是以維護和平,不單要善心,智慧亦是不可或缺。善用擁有的工具和手段,以最低成本謀求最大利益,放眼長遠未來,本持宏觀視野,於和平時局解決嚴重紛爭和衝突並非不可能。戰略,並非一門理論應用的遊戲。「活學活用」,才是至律。不同於戰略層面的智囊,美國大部分戰術層面的將領對戰爭更為認真,因為他們要直接面對戰爭的殘酷,並常以「保持謙虛,從現實中認真學習,努力自我改變以適應變化」自勉共勉。這句話,除了給戰略層面的人一個警號之外,對飽讀詩書的人,我等有一定學歷的人也非常適用。共勉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