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論盡媒體

獨立、公義、良知、多元。 網誌

社運

「未夠秤」的社運小孩 VS「夠秤」的無知大人

「未夠秤」的社運小孩 VS「夠秤」的無知大人
廣告

廣告

「喂!o靚仔,你未夠秤呀⋯⋯」接著下一句通常會想到甚麼?

「你未夠秤,不能進賭場呀!」、「你未夠秤,不能買煙呀!」、「你未夠秤,不能看三級片呀!」….. 似乎那把「秤」是把未成年的小朋友和不良東西分隔開,怕他們心智未成熟,缺乏自控能力而被不良東西侵害。然而當有未夠秤的小朋友在媒體上公開批評政府時,一些超級「夠秤」的大人卻指駡他們:「o靚仔,你都未夠秤,學乜人講政治呀!」

Oh, no ! 原來未夠秤是不能講政治的,那麼以未夠秤不能入賭場、不能看三級片的邏輯來推論,講政治就是不良東西了,難怪我們大部份的高官、立法會議員都不是好東西。

然而那群「乳臭未乾」、「未夠秤」的o靚仔o靚妹,早兩年卻喚醒了很多沉睡的香港人(也順便喚醒了很多沉睡的澳門人),把那洗腦的國民教育推倒(雖然之後香港政府以拆件形式偷偷滲進其他學科內,但這是別話)。最近一部由英國導演 Matthew Torne 拍攝的紀錄片,〈未夠秤〉就是把鏡頭聚焦在兩位「未夠秤」的社運人士黃之鋒和馬雲祺身上,探討他們如何以未夠秤的四両來撥那沉睡或裝睡的千斤。而早前這部紀錄片也由社運團體 「澳門青年動力」引進本澳作了兩場放映,而放映場地不是那些全是紅色絨質座椅、銀幕闊大、設有7.1環迴音響的商業戲院,而是那硬硬梆梆甚至有些是沒椅背的座位、牆壁當銀幕的論盡媒體辦事處,雖然如此,但同樣全場爆滿,觀眾入座率隨時比那些在商業影院上映的中港合拍片還要多。

〈未夠秤〉兩位主角其中一位是黃之鋒,而另一位則是人稱「馬仔」的馬雲祺,馬仔其實跟黃之鋒成長於同一屋苑,更是唸同一家中學,二人雖同樣是社運熱血少年,但馬仔予人感覺較為基層,他沒有完成中學便加入了社民連當議員助理,擔任後勤工作,在抗爭運動中常捲入衝突,甚至曾被逮捕,相對沒有黃之鋒這麼強人氣的他,卻一直默默耕耘;黃之鋒因為兩年前香港政府推行那內容極偏頗的國民教育科而和其他積極參與社運的中學生組成了學民思潮,他面對群眾有紋有路的演講,和以未夠秤的四両撥倒那些千斤的胡混官員議員,使那些官員議員在公眾面前惱羞成怒,紛紛吸引了媒體的目光,也讓這位小伙子迅速在政界走紅,然而導演 Matthew Torne 曾在訪問中表示,選擇他們二人為主角,並不是要把他們塑造為拯救香港的救世主、人民英雄,而是希望香港市民明白,只要每個市民願意為建設真正的民主社會付出,他/她也可以是黃之鋒,即使這名市民是一位未夠秤的年輕人。

記得兩年前黃之鋒剛發起反對國民教育科時,網絡上便有不少網民看他不順眼,批評他的留言通常都跟他的年紀有關,例如:「返去讀多幾年書先啦」、「細路仔識乜啦」、「返屋企飲奶啦」,彷彿社會政治就是十八禁,直到現在,依然有不少人挑剔他和其他社運少年未夠秤沒資格談政治。當然,年紀越大,遇見及經歷的人和事就會越多,人生經歷也相對「應該」越來越豐富,對社會的人和事「應該」看得比「乳臭未乾」的少年人通透得多,但這是「應該」,而實際港澳兩地卻有很多民智未開但卻超級「夠秤」的大人,好像近來在香港各處擺放街站簽名反佔中的工作人員,你問他們為何佔中就等同暴力,他們答不出來,再問他們為甚麼連遊客都可以簽名反佔中,他們也答不出來,再問他們反佔中的「保普選」裡面所「保」的「普選」,究竟是甚麼方案的普選?有包含公民提名嗎?他們更答不出來,你或會認為,他們是建制派用錢聘請回來的,但聽我一位一直有幫助泛民政黨的朋友說,他們大部份都是義工,是閒來沒事做的阿叔阿嬸,他們平時只看TVB,只會在主流新聞裡見到黃毓民擲杯,卻見不到吳亮星在議會內霸王硬上弓夾硬通過新界東北撥款計劃。

這情況澳門當然更嚴重,兩年多前的政改方案,某傳統大社團發起支持偏向政府立場的 「+2+2+100」方案(即立法會內加兩個直選議席,加兩個間選議席,特首選委會增多100人)簽名運動,他們在澳門各處,包括關閘口岸不停找市民甚至大陸遊客簽名,當問及那些找人簽名的「夠秤」工作人員,為甚麼他們會支持多加兩個間選議席,他們只會說「均衡參與」四個字,其他卻甚麼也說不出來。年齡越大,真的就對社會政治更認識嗎?

黃之鋒紅遍香港政界,他的日常生活包括學業成績當然也受人注視,早前香港中學文憑試放榜,他因為成績不太理想而被很多「愛國愛港」的大人借機抨擊,但學業成績真是一切嗎?當然,多讀書是有益的,但我指的多讀書,是培養閱讀的興趣,從書本上吸收知識,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而不是把教科書筆記本的內容死背爛背,為的是能考好成績,進入一流的大學,畢業後考入政府部門,穩穩陣陣升上高官職位,到最後卻參與了官商勾結的行列。看看我們的高官議員,有不少都具大學學歷,且學業成績也相當優良,但他們的處事態度、辦事能力和表現呢?

社會政事乃天下事,誰都可發聲,包括未夠秤的少年人,因為很多社會政策都是魔鬼藏在細節裡,未來幾年可能對社會沒甚麼明顯影響,但過多十年八年,魔鬼便原形畢露了,到時候,那些未夠秤的少年已變為大人,且更被原形畢露的魔鬼害得很慘,皆因十年前他們未夠秤,被大人們喝令不准多嘴。

後記:

〈未夠秤〉第二場放映完畢後,「o靚仔」黃之鋒和「o靚妹」周庭突然在現場亮相,出席放映後的座談會,現場觀眾在拍爛手掌歡迎他們大駕光臨之餘,也感到很驚訝:他們竟然可以順利入境?

此外,還有另一讓人驚訝的事,澳廣視新聞竟然有報道是次紀錄片放映活動,並找了黃之鋒進行訪問,看來本澳傳媒還是有希望的。

一名「夠秤」的本地網民,在網上留言說看到澳廣視新聞感到心寒,質疑警方為何讓危害國家安全的「港獨份子」黃之鋒和周庭進入澳門,接著有另一網民回應他:『你已有「想香港步向民主」等同於「想香港獨立」的概念。』澳門某些「夠秤」大人真有趣,總愛亂扣人家「澳獨」、「港獨」帽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