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監獄風雲》中的罷食——佔中與反佔中的病理分析(上)

《監獄風雲》中的罷食——佔中與反佔中的病理分析(上)
廣告

廣告

題及為編輯所加,原題為《佔中與反佔中的病理分析》。

佔領中環(簡稱佔中)的倡議提出至今已超過一年半,故每一媒體皆有充足的時間和篇幅來讓其讀者/觀眾理解有關佔中的目的、手段和理由。可是自佔中被提出年多後方出現的反佔中,卻暴露出竟有數以萬計的港人對此仍有所誤解以至曲解,所以傳媒實有其不可推卸的責任。 “This city is dying”也許仍有些言重,但香港確已病了,而有病就要醫治。

有鑑於此,本文目的是就佔中正反立場作一比對分析,以助衆港人就此以及政改事務作出合乎情理道德的決定。   佔中反佔中,自然先有佔中然後方有反佔中,故先得從佔中入手。

由於對佔中有所誤解者多爲較基層人士,故將以較為通俗而不失恰當的說法表達。倡議佔中者的立場本意其實很簡單:中共當年為換取港人接受英國將香港主權移交中共,故向港人作出一系列承諾,其中包括普選特首。換言之,中共廿多年前已開出這張普選支票給港人,現卻欲以偽鈔付賬,以至令好些港人忍無可忍,故預先宣稱,若竟以偽鈔付賬,就得以佔中迫令對方拿出真金白銀找數,而不肯「袋住啲偽鈔先」。須知道,一旦收了偽鈔,對方就大條道理話舊數巳清,並陸續以偽鈔來付賬,所以將帶來嚴重後果。 以上說法亦可以一個適用於分析任何公共事務的三段式框架表之,因但凡公共事務必有其目的(Aim),手段(Means),及確立該手段適用於達至該目的之理由(Reason)。而此三者亦為判辨公共政策優劣所不可或缺的三大基本原素,猶光線之可以還原為三原色,故可稱其為ARM框架。

明顯地,佔領中環只是一種手段,其目的則有攻有守,即進而為達至真普選,退則阻止中共以偽普選充數。現概括佔中之ARM如下。
手段:號召港人參與佔中,從而促使中共合作,否則於政改關鍵時刻佔中。
目的 : 進以取得合乎國際標準的真普選,退以阻止中共以偽普選充數。
理由:(一)港人過去十多年已窮盡各種溫和手段而不果,故惟有將行動升級,而在眾多公民抗命手段中,佔中是其中一項既非暴力而又能劍指彼等既得利益所在的鮮明手段。

(二)港人得集結起來,以行動表明香港人民是不可侮的!所以我們須堅持走上街,不惜公民抗命,向廣大港人、國人以至世人明志。而有志者事竟成也。

(三)套用回上例,一來無論是開空頭支票抑或使用偽鈔都是犯法的。二來欠債當還錢,更何況欠的是同胞的本來權益。三來中共一早已承諾會還錢,但卻一再拖數。四來對方又不是冇錢還。五來有錢唔還重要使橫手,例如抹黑、盜取電腦資料、挑撥內部衝突。請撫心自問,這樣的惡霸債仔,應否拉佢坐監?!即使你怕咗佢,至少你總不該助紂為虐,串同打壓其他欲為大家尋回公道的債權人罷!

(四)且將目光放遠,民主普選領導、代表自己的人,非只是港人的本來權益,也是十三億國人的本來權益。其實這方是中共至忌諱之所在。所以中共不惜重施挑撥內部衝突的深具破壞性文革故伎,來一招殺雞儆猴,即借此警告國人,中共會不惜挑起國家內亂內鬥,也不肯釋放權力。之不過,香港卻是隻鐵公雞。只要你殺不死佢,佢就會變得更強,到時猴子也許會化為孫悟空。

總括而言,佔中者為了廣大港人以至國人的長久福祉與權益,多年來在窮盡各種溫和手段後,終忍無可忍,故被迫將行動升級,其一合理可行手段即是公民抗命,甚至不惜被捕以至入獄及留下案底。大家作為香港人,雖未必認同佔中是最佳手段,又或因種種顧慮而不敢不願參與佔中,但起碼總不該甘為高牆一方的幫兇,圍剿雞蛋一方。而這本是很基本的道理和道德。此等處境其實早反映於電影中,約於1987年拍攝的叫好叫座港產片《監獄風雲》,片中周潤發等囚友為了「大圍福利」而決定集體罷食,而囚犯大反派大咪則受建制主管食屎狗指使,策動反罷食。其中是非黑白,當年即使連牛頭角順嫂及真實的古惑仔都不會將是非對錯混淆,更遑論強行詭辯,將黑說成白,將白說成黑···想不到不足三十年後的今日香港,連不少所謂的上流人物以至所謂的特區之首,其道德水平竟連八十年代的一個普通古惑仔都不如。

且可上溯再上一輩的年代,當年日寇侵華,於是有國人組織遊擊隊抗日。可想見,好些人是不敢參加遊擊隊的,但誰曾聽過有國人竟號召「保和平,保共榮(圈),反抗日(遊擊隊)」呀!?它和「保和平,保普選,反佔中」不是如出一轍嗎!當年竟會說出這種口號的人,你估你我祖父輩會叫這類人做甚麼?你知的。(順帶一提,和平不單是暴力的不在場而已,否則北韓等獨裁者專政的國家也是個和平的地方。只有正義得到實現的地方,方能有真正的和平。)

至於佔中此手段,須知道,推動政改達至真普選,乃至進一步扶育公民社會(後一項是較為人忽略的),手段當不一而足,反而應是相互補足。正如巴塞都不能單靠美斯一人踢哂就嬴到波啦。所以問題實爲:佔中是否其中一個有用的球員(即手段)?而一個球員是否有用有威脅,你看對手怎對付他就知了,正如美斯常被兩個甚至三四個敵人包圍般,現在中共動員多大人力物力去圍剿佔中,大家有目共睹矣。所以結論是,佔中是一有用手段,但我們不應單依賴佔中。況且政改雖是一場重要賽事,但往後還有不少硬仗,故我們仍須進一步提升民智、強化公民社會與及培育自治能力等。這些方爲當政改一役告一段落後舉足輕重之部署。
 
由於事態已趨緊迫,故先刊登這上篇。下篇將分析反佔中及作出綜合結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