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周回

驚醒了較為清醒的幾個人,就不能說沒有破毀鐵屋子的希望。 // 有人就問了,因為他們覺得很奇怪。你於是說,啊,啊,這個,這個,國籍嗎。你把身分證明書看了又看,你原來是一個只有城籍的人。 網誌

社運

是咁的,我今天出席了反佔中遊行。

廣告

廣告

是咁的,我今天出席了反佔中遊行。

我有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要告訴大家。壞消息是,好多人說很多香港人參與反佔中,香港有救了!然而,我發現今天反佔中的,有九成都不是香港人。好消息是,我從維園看到香港的縮影,香港的未來是光輝一片!

事緣是這樣的,有一天百無聊賴上Facebook,友人說去反佔中遊行就可以有普選,還有$300買水。看到無國界醫生的募款廣告,$300可以提供一天份量的乾淨食水,給6位小朋友,然後我就報名了。

一踏入港島線,嘩,實在太有親切感了。此情此景,令我回想許多年前,深圳地鐵還未落成,我跟隨媽媽到廣州逼巴士的慘況。「嘟嘟嘟嘟嘟」,港島線車廂關門了,忽然「彭」的一聲,一把女聲用普通話大叫「開門!進來啊!」門又開了,又是「彭」的一聲,再關,再開。這才是門常開啊!原來是兩個操普通話女子,在車廂已滿的情況下,仍強行擠進來。她們為爭普選,連儀態也不顧,實在令我自愧不如。

千辛萬苦到了天后,我馬上打電話給蛇頭。然後,我們一行人被帶領到維園。途中,不少人是三五成群的,大聲講大聲笑,真歡樂。偶然來一次「全民賺錢日」,真是戾氣都少兩分,主辦單位真是造福人群!忽然,我身旁的大嬸以半咸淡廣東話問其友人:「睇新聞話會畀人拉嫁,驚唔驚嫁?」友人安慰說:「畀人拉個個係佔中,我地係反佔中!」大嬸恍然「哦」了一聲,就繼續前行。

誰知,進入維園比進入地鐵更難。數堆白衣、橙衣和紅衣人士佔領維園——的入口,現場大塞車。當下真的以為自已在造夢回到廣州——沒有純正的粵語,現場肩磨轂擊,對,是有車的,當時有手推車送支裝水進場。那時烈日當空,現場又多是中年或老人家,大家都打開雨傘。然而,他們太陶醉,太投入,忽略了身邊的人,雨傘不停敲打我的頭。而且也許因為他們鬥志太高昂,大聲叫嚷,我的耳膜險些兒被震破。當指示人員指示我們從另一入口邊場,大家都興奮不已,爭先恐後,你推我撞,我快被夾成三文治,可是我非常高興,因為相比起七一,大家實在出色太多。七一人士完全不夠投入,遊行仍只顧守秩序,還有照顧身邊的陌生人有否被雨淋濕,如此一心二用,我懷疑他們收的錢比我們多啊。而且,反佔中人士有勇有謀得多,他們見現場水洩不通,便一馬當先把鐵馬上的膠帶拔去,真勇武!

終於到了運動場內,我先找蛇頭點名,便留心台上的講話。台上的人說:「為了香港不要有暴力,我們要為香港未來走出來!」我頓時感動得鼻子一酸,在場人士只有為入場互相推撞,用傘戮我的頭頂;反觀用雞蛋擲女警的人只是小數,他們實在作了很好的「反暴力」示範。然後,我們起行了。到了維園出口,很多人看到現場的老人家已汗流浹背,實在於心不忍,便忍痛拉大隊離去,使遊行隊伍變得極之鬆動,老人家亦可以舒服遊行。畢竟,場內90%都是國內同胞,國內人口密度較低,忽然如此水洩不通,他們會不習慣的,真是體貼!

回到家,新聞說警方說有十萬多人遊行,比七一多。我說這數字是報細數的吧?單看地面的垃圾數量,都知道我們比七一有更多的人!你看看我拍的照片,只是開始後15分鐘,地上垃圾已比七一完場時多了!最後,我預視到香港的未來。今天的維園,未來的香港!我要普選!

原載於:浮城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