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趙子秋

一個心境不安分的香港隱士 網誌

社運

佔領中環——香港屁民想造反啦!(子秋)

佔領中環——香港屁民想造反啦!(子秋)
廣告

廣告

香港回歸十七年,香港普羅市民前景日益暗淡,實際生活境遇不進反退。中下市民頭頂一路高歌猛進的通脹,吃飯穿衣上學就醫捉襟見肘,買樓安居之夢更是遙遙無期。香港整個社會階層結構日趨固化,而財主富豪則變成八爪巨無霸,鉗住社會乃至市民要害處動彈不得。市民想自己決定自己命運選特首選議員,在政客蠱惑召喚下,立即衝動起來,想沖上街以『佔領華爾街』的方式『佔領中環』,以公民抗命的方式表達自己當家作主的訴求。但占中的真正緣由到底是什麼呢?僅僅就是中央政府和泛民及『西方勢力』之間的博弈?難道中央政府真的沒有看到『佔中』的真正根源,在於香港市民日益擴大的貧富鴻溝和社會分化?

《新約•馬太福音》中的一則寓言說,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有餘;凡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去。此寓言被後世的人稱之為『馬太效應』。中國人說『錦上添花多多,雪中送炭廖廖』大概就是東方人的『馬太效應』吧!香港發展到今日,也馬不停蹄踏入了這個寓言社會。財閥富豪和中央政府、香港政府攜手連袂,打著自由經濟的幌子行壟斷之實。由此香港社會富人愈富,窮人愈窮,自然而然走上了社會分化的馬太寓言之路。

在香港扮演主角的壟斷資本不可謂不霸道,若橫向轉移到銷售行業,則以壓迫供應商的手法拒絕供貨予其他競爭對手迫使其退出市場。價格卡特爾是香港零售集團慣用的手法,各零售集團表面上是互相競爭的實體,實際上他們心照不宣,在銷售價格上步調一致,集體行動,壟斷市場後提高該類產品價格,巨額利潤源源不斷流進財閥寡頭的腰包。

此類串謀行為使競爭性市場變成壟斷市場,從而使自己成為行業的壟斷者不倒翁。香港大型企業壟斷市場的卡特爾趨勢日益明顯,超級市場的寡頭、鐵路公司以及巴士公司的合併都顯示著在某些市場裡已沒有中小企業容身之地。而由這些壟斷者豢養的通脹這只『虎』,侵犯社會民生,瘋狂吞噬社會財富和市民的血汗。

壟斷本質上是經濟自由的羈絆,最後導致經濟的極端不自由。政府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任其財閥富豪壟斷在香港各類市場上下其手。香港多年在資本壟斷的干擾下無法建立起反壟斷法,這樣的扭曲變形的壟斷市場竟然幾度被戴上了全球經濟自由度的桂冠,此鬧劇在讓人感到吊詭之外,更聽到了財閥大亨們不動聲色的鼓掌聲。大亨們和小企業商販及市民玩的競爭遊戲,如同一個端著一挺資本機關槍的壯漢和一個小屁孩對決,有人看不過眼給小孩一條破竹棍,壟斷階層大為不滿,發動自己控制的媒體吹鼓手侈談『公平』競爭,責怪社會偏幫這個小孩子。

香港蟻民堪稱世界打工的典範,一些港人一世替人搬金背銀而自己兩手空空從不生怨,雖捱苦受累卻優越感爆棚沾沾自喜,以自由法制公民社會自傲。雖然說話不算數說話如放屁,但還是自我感覺良好,認爲能自由放屁,已好過祖國大陸和和北韓,還有甚麼不知足的呢!這班人蝸居不言辛苦,就算住在籠屋劏房身挨身肉迭肉也無悔無怨,其身段頗似一個『奇怪奇怪真奇怪,沒有骨頭翹起來』的謎面。

偽中產日子也難捱,月供年供拖兒帶女屈身於薄薄的蝸殼,不敢生病不敢旅遊不敢去餐廳吃大餐,就怕天有不測之風雲或有個魔怪從天而降,發起風沙走石妖功打爛蝸居而流落街頭躑躅;八十後和另類窮光蛋不甘血汗被榨盡變成肉餅,懷念毛澤東打土豪分田地蠢蠢欲動,揚言要罷工造反打劫鬧革命,分光財主高樓大廈與身家,讓股市崩塌,鈔票天女散花任人拾撿;財主如妖龍一樣仰頭要脅中央,揚言若閉上血盆大口棄葷食素,自己就會腰携金銀財寶遠走他鄉,到時香港風雨交加黑運當頭,看你如何收拾?

另一方面,香港富豪用其上下通天的媒體和話語權,開導麻醉市民要安分守己,並以佛儒道告戒市民:『富是應該,榮華富貴為前世修德而獲;窮是必然,家徒四壁是上輪作孽之果』。還不無羞恥地諄諄勸言:以前港人窮得連褲子都沒得穿時意氣風發無話可說,就算有怨言也燜在腸肚艱苦創業無怨無悔,個個功成名就成今日富豪鉅子。斥現今窮鬼賭徒打工仔養不活家小眼發紅光,吃飽穿暖生病有醫反而怨天尤人,實對不住香港人安分守己龍馬獅子山精神,難道不知地產金融霸權、市道壟斷不也是為了蟻民有工開有米吃?!

香港的另一大奇觀是籠屋,政府將此美化為『床位寓所』。醜陋的籠屋就像貼在香江額頭上的一團鼻屎,被全世界屁民所詬病。籠屋裡的『籠民』覺得太擠迫焗熱實在難以忍受,甚至打算到動植物公園申請動物資格。理由是自己住了幾十年籠屋早已和動物變得差不多,會嚎叫撒野還會爬著吃喝拉撒。

想想也憋屈,以前做動物時,在森林中作猩猩猴子時天高地闊,上樹摘果落地做愛躺在地上發花果山美夢,費盡周折變成人反而連個畜生不如,日日被困在幾尺見方的鐵籠子。籠屋臭氣熏天遠遠小於動物龍舍,既如此倒不如打回原形,索性做畜生去住豪華大籠屋,享受有吃有喝還有人喂的享樂生活。

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已經多次表憤怒,稱『籠屋是對人類尊嚴的一種侮辱和褻瀆』,並且斥責『香港政府在掌握控制充足的財政資源的情況下,對籠屋的不作為不可容忍』。政府大佬身著靚裝脖頸煲呔,恬不知恥地聲稱貧富分化是資本主義必然現象,竟說要尊重賤民居住鐵絲籠選擇。這班政客政治道德、社會良心殘缺不全,他們聽不到看不見現代社會陰暗角落的悲慘和底層民眾的呻吟,有時就算聽見可見也裝作不知,麻木不仁之言行實為一群冷血動物之所為。

在香港民生中,政府官僚如跳樑小丑扮醫生,草民風熱犯肺卻獲骨折跌打醫方;草民思慮傷脾,卻被把脈後稱失心瘋。身為壟斷大鱷傀儡影子,一心只為財主富人量身定做社會民生遊戲規則。

回歸後的政府變成木偶,和操杆拉線的中央政府以及財團富豪形成一個控制香港社會的『鐵三角』。他們一方面口口聲聲保護香港的經濟自由,另一方面卻拖慢開放市場的步伐,強化財閥主導或壟斷市場;或以名目繁多的藉口向他們提供土地發展權或其他特殊優惠,令他們在市民視野以外獲得巨大的商業及經濟利益。

資本在地產壟斷中和政府勾肩搭背,以高地價和高准入門檻排擠中小地產商,手中牢牢掌控大部分香港的地產資源,絕對掌握地產的利潤空間。作為『天時』的高樓價政策,作為『地利』的獲取土地供應的地產霸權壟斷,以及作為『人和』的官商勾結形成一個完美的『地產霸權』地圖。而中央從不間斷地『支持香港經濟』的背書,則成了香港權貴富豪的面對槍林彈雨的鋼鐵盾牌。

前年特首人選成了財主的興趣關注點,讓自己的少東家執掌打理香港成了理所當然的選擇。在特首的這個小圈子選舉中,有權表達選舉特首意願的只有區區一千二百人,當中大部分還是大財團、大企業的樁柱臥底。而這些人時時面朝北方,心裡盤算著自己的好處,漠視芸芸屁民的民生權益。民眾無話可說,只有翹首等待普選做主、自主當家那一天的到來,今日『佔中』可謂是社會嚴重分化,市民期待打破社會利益格局的無奈要求。

我們今日做一點假設:如果當今貧富之間沒有這麼巨大的鴻溝,沒有雄冠全球的基尼係數,沒有普羅大眾的困苦生活,今日有這麼多的人上街『占中』嗎?共產黨信奉『依靠群眾』和『經濟基礎決定意識形態』,但在治理香港的時候怎麼就忘了自己的信條,罔顧普羅市民民生基礎利益,和財閥精英合流在了一起。但就商人追求利潤的本質來講,中央政府就算今日替香港的財閥富豪背了整飭香港普羅大眾的黑鍋,那些有錢人會買帳嗎?難道他們不再撤資、保證將來不會為了自己更大利益而溜之大吉?

香港政治盛行勾心鬥角、爾虞我詐之術,各路謊言交織一起分不清真假。而追隨政客『佔中』的民眾,卻不知『香港深層次矛盾』在於何處?『愛國愛港』財閥富豪坐山觀虎鬥,樂觀其成中央用菩薩之『霹靂手』收拾這些有意冒犯自己下層民眾。而前港澳辦副主任陳佐洱先生似乎不明博弈的耐人尋味之處,在赤裸裸的恫嚇之餘,將『佔中』責任一股腦推給『泛民』,的確有些蠻橫和妄加指責。

綜上所述,從香港政制發展的因果關係來講,『佔中』的結局,不能不說是中央多年來忽略香港民眾基本利益,倚重『商人治港』,導致社會結構扭曲的惡果。而這種具有廣泛代表性的民意又被政黨政客騎劫,演繹成難以調和的政治立場。換言之,是中央政府從迴歸那天起,就將有規模基數的中下層香港市民,拱手交給了政治對手,使其在追求政治民主外衣包裹下,成爲杯葛自己的中堅力量。因此,如果將來出現香港管控危機,中央亦有不可推脫的責任。

註:以前亦寫過類似內容的文章,今重新整理分析『佔中』真正原因
討論email:[email protected]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