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賣菜大叔的國該怎樣愛?──聽「提名委員會愈看愈可愛」有感

賣菜大叔的國該怎樣愛?──聽「提名委員會愈看愈可愛」有感
廣告

廣告

九月一日,當你聽到有人說「提名委員會愈看愈可愛」,你有何感覺?會否破口大罵?會否以為自己不是身處香港?

九月一日,開學的日子,照常的升國旗奏國歌,在這種場合會熱血沸騰、感動落淚的不知幾許﹖更多是麻木、行禮如儀、毫無感覺。可是今天的升旗禮中,更讓人想起的是何謂愛國,國該怎愛?讓我想起在〈無權勢者的力量〉中,哈維爾講的賣菜大叔的故事。哈維爾談及在還是極權統治年代的捷克,一位賣菜大叔在櫥窗中掛起了「全世界工人階級團結起來!」的標語,表示自己對於現存制度的忠誠,雖然他不會理會標語的內容,不過是「上頭分發」的;張貼,也不過是「多年來都這樣做,人人都這樣做」。「如果他不做,就會有麻煩。」「他會被指摘」,「甚至會有人說他不忠於人民和國家。」哈維爾指出這標語的意義是:「我某某賣菜大叔,住在這裏,我懂得我應做的事,我已按照人們期待我的去做。我是老實人,我是好人一個,我聽話,所以我有權平平靜靜的在這裏過活。」

我愛說「賣菜大叔的故事」是發生在極權國家的故事,只是看著泛民亞洲國際博覽館的會場抗議,被趕離場,然後李飛若無其事,繼續演唱預備好的講稿,台下掌聲雷動,儼如剛才根本沒人抗議,儼如那只是一兩聲的噪音,不禁令人想起,那些鼓掌叫好的人,當中有多少個賣菜大叔? 是真心覺得人大的決定,對香港有益?

九月一日,是京官在港宣讀人大常委會就香港普選問題以及2016年立法會選舉產生辦法作出的決定。政改簡介會中,法工委副主任張榮順形容,提名委員會是一塊美玉,是「愈看愈可愛」。而港澳辦副主任馮巍就認為,人大決定是為普選打開大門。他又引指文章指,中央是香港最大的民主派。聽著這些顛倒是非的荒謬胡言,除了憤怒,我們可以做甚麼?

中央不理民意,一意孤行,粗暴地把極度保守、倒退的政改的框架放在香港人的面前,然後跟你說,你要接受,否則甚麼都沒有。不斷強調要愛國,只是國應該怎愛,若是一個如哈維爾「賣菜大叔的故事」中的極權國家,你愛嗎﹖極權的日子,離我們近了,你是否如賣菜大叔般,明知那些所謂普選、所謂民主,都是假的,卻接受了,接受在這種語言偽術的環境下生活,但求可以平平靜靜地苟活,而不願看到有人為了拒絕以謊瞞騙隱來生活,違反遊戲規則,違反所謂的法律,打破了那些表面的寧靜﹖我們日後如何,要靠我們今天如何揭破這些謊言,提出抗議,過磊落真誠的生活,不與用謊言與極權管治人民的政權合作,才是我們的出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