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工作關注組

教育工作關注組由前線教師和關注教育的家長、學生和文化界人士組成,透過舉辦讀書會、研討會和在不同平台撰文,聯合教師和各界捍衛課堂自主,推廣公民教育和豐富通識想像,以回應社會上對通識科的憂慮和質疑。 我們的宗旨 - 堅持捍衛教育專業與課堂自主 - 維護及貫徹通識科多角度及批判性思考理念 - 拒絕政治審查 我們的工作 ‧開辦給家長和基層的通識課,讓家長和大眾了解通識到底是什麼 ‧於主場新聞專欄,討論通識、教育與生活 ‧於評台專欄,探討通識科發展 ‧於《讀書好》雜誌不定期供稿,用知識擴闊通識想像 ‧流動讀書組推動教師閱讀和討論 ‧積極以通識教師身份介入公共討論 ‧監察和回應對通識科的不尋常攻擊 ‧舉辦研討會,關注通識科課程改革 網誌

社運

理性與激情──佔中與反佔中謎思:讀陳特《倫理學釋論》(上)

理性與激情──佔中與反佔中謎思:讀陳特《倫理學釋論》(上)
廣告

廣告

原圖見

我是在《相遇》(2012年)一書中認識他的啟蒙老師:陳特先生。

在社會矛盾日趨激化的當前,讀到陳特先生的《倫理學釋論》(初版:1994年;2011年再版),筆者相信只要高中學生願意認真閱讀,必定能在其中得到寶貴的倫理學入門知識。作者在書中第六章談的是經驗主義者休謨 (David Hume,1711-1766)。休謨探討的一大命題是:「理性在人的行動/行為中擔當甚麼角色?」他的看法是:基於人的行動由意志所產生,理性不是(不是唯一)指揮意志的原動力,所以理性既不能產生行動,也不能阻止行動。「理性」只是一種分辨真假的認知能力,它的功能是面對具真假意義的命題時作出判斷,一種情況是:觀念本身有否存在矛盾 (如:假設「愛國者」的觀念象徵或等同於「愛黨者」的觀念,兩者之間是否矛盾?);另一種情況則是:命題的存在與事實是否相符合 (如:外部勢力是否正在影響香港政局?群眾有沒有受金錢所誘而參與遊行?)。在這基礎上,理性本身與人的行動本身無關,休謨提出,根據他的經驗和觀察,反而是人的意志和激情/熱情(passion)主宰他們的行動,而理性的角色只是輔助者。

激情和意志附予行動的目標,理性則指導人行動的方式和途徑。爭取民主是一種意志和熱情,真正支持民主的公民無疑認為民主實踐能夠讓社會,讓國家走向更好。所謂落實普選,無論指的是行政長官,或是立法會,這個制度本身是一個工具,一個手段,同時代表一個程序,去實踐背後所代表的民主精神。同理,「佔領中環」不是目標,而是方法──抗爭的目標是爭取香港得以實現普選,而「佔領中環」則是爭取民主的方法(過去的公民社會都曾以不同方式爭取民主,而「佔領中環」(或公民抗命)只是其中之一,也是在發起人眼中被視為最後一著)。「佔領中環」的佔領行動是否會真的發生(或如何發生),仍然是未知之數,但基於政治形勢,包括中央和建制派的恐懼,使未曾發生的佔領行動,早已被視作對抗中央一派的目標。正因如此,社會上才會出現所謂「反佔中」口號式論述,而在「反佔中」前還有「保普選」的語詞設定;但是,只要看清一點:即「佔中」與「普選」根本是兩個層級的概念,前者是爭取普選的方式(並不是破壞普選落實的行動),而「反佔中」同樣可以/可能是爭取普選的方式(當然條件是他們有符合民主的具體方案或建議);後者則是體現民主的方式。由此可見,「保普選反佔中」若不是自相矛盾,也很可能意圖將兩者強行包裝在一起,愚弄市民大眾。

民主有沒有「國際標準」?或者民主的「國際標準」有何內涵?以上兩個命題當然有很大的討論空間,這裡要指出:筆者認為「國際標準」這個語言概念,對中央,以至建制派來說,隱藏的是一種「去中國化」邏輯,簡言之,即是擁抱「國際標準」,等同擁護西方主流價值,在民族主義下國與國之間的對立思維出發,香港民主派(或中央眼中的(盲目和非理性)反對派)爭取的「真普選」,正是挑戰中共統治,甚至是威脅國家安全,顛覆國家穩定的大殺傷力武器。故此不難相信,首先提出「佔領中環」抗爭行動的學者戴耀廷,斷不會預料到他這個意念會被扭曲成如此面目。以上判斷,便是由於意志的分別對其行動(包括言論表態)有決定性影響。

作者:張仲凌

下篇:理性與激情──佔中與反佔中謎思:讀陳特《倫理學釋論》(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