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國興

中學生一名,越見禮崩樂壞,嘗試用自己力量,求點改變。 網誌

政經

不要嚷否決 我們要選票

不要嚷否決 我們要選票
廣告

廣告

筆者今次竟然當上了標體黨,2017普選特首,這應該要是任何人的目標。但是,泛民主派不少人已經說佔中之後便否決政改方案,對此,筆者甚為不解,為什麼我們要嚷著否決呢?

要否決 何佔中?

否決政改方案,不是一個新鮮的事。2005年,泛民正正便上演此舉。中央推翻2007/08雙普選,特首拋出一個1500人選委加五席區議會間選的方案,泛民訴求不得要領,於是否決。否決政改,對在擁三分一的泛民而言,是在議會中的最大權力,亦是唯一權力;否決政改,對泛民而言是輕而易舉的。今日,泛民已經有廿五位立法會議員表明會否決,早已到了否決門檻。

但要否決政改方案,又為何要佔領中環?佔領中環作為一個公民抗命的手段,必然會受到打壓,有不少的示威者必定會為了香港的民主發展,付出不同程度上的犧牲。但若果佔中過後,依然是以否決作罷,而否決幾近零成本,只需要尊貴的議員們輕輕按下投票按扭。那,佔中抗爭者的犧牲又有何意義?為何不開始便否決,而不佔領中環?

佔領中環 推翻《決議》

昨晚(8月31日),台上人人皆說「對話之路雖盡,民主之心不死」。對的,昨日的事,已經向大家印證了一點,與中央對話交流(或謂談判),已經不再可能。但是不是代表香港民主不再可能發生呢?

昨日人大所作的《決議》,對特首選舉的規定,是沒有標明任何一個年份。簡言之,無論是2017還是2047普選特首,皆要按照昨日人大所通過的決議。若這份決議仍然有效的話,香港是沒有任何的可能,在行政長官選舉中有真正的普選。即是說,有真正普選的唯一方法,便是人大自我推翻昨日的《決議》。

的確,全國人大是中國最高權力機構。因此,也只有全國人大可以推翻自身表決通過的決議,但條件是,必須同時獲得全國人大常委會全體常委的表決通過。這並非沒有先例,就是在文革後,全國人大亦有推翻自身的決議。佔領中環的訴求應十分簡單,就是要求全國人大自我推翻昨日的《決議》。若果不是,泛民只有不斷否決的份兒。

通過政改 理所當然

民主派應比起任何人更想通過政改方案,問題在於,政改方案是要如何方可通過?昨日的《決議》,已經訂立了一些框架,令真普選不會存在。但是,我們依然不是說要否決方案,相反,我們要通過方案:通過一個真普選的方案。這,是民主派的應有之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