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做盡做絕,本質使然——從中共本質談人大決議(之二)

做盡做絕,本質使然——從中共本質談人大決議(之二)
廣告

廣告

從來專制主義就不是為專制而專制(雖然這本身已經很過癮),更是為了有效從人民身上奪取經濟資源。不過今天中共做得更絕而已。毛時代的幹部,當然不是一些人所說的那樣尊重平等,相反,以權謀私才是普遍。不過,同今天相比,簡直小巫見大巫。

今天中共是「極權主義」嗎?

中共的專制主義,當然不完全就是過去的君主專政。於是不少人使用較為現代的「極權主義」一詞,來形容中共專制。這表面上很適合,其實也不然。講到專制/極權,毛時代與習時代一脈相承(程度有別,本質無別),但是兩者所專制的社會內容,卻分道揚鑣。毛時代的中共專制,首先是為實現他們所理解的「共產主義」現代化,所以是反資本主義的。鄧時代的專制主義相反,不只是為恢復資本主義而服務,而且是為中共各級官僚自己致富服務。使用「極權主義」一詞,掩蓋了兩個時代彼此相反的社會經濟性質的關鍵事實。

官僚資本主義的壟斷性和掠奪性

應該把今天的中共政權,稱為官僚資本主義,意思是它同私人資本主義不同之處,在於官僚搖身一變,變成既官亦商,雌雄同體。他們利用國家獨斷的強制力量,來幫助自己的資本積累。這也是馬克思所說的「超經濟剝削」 - 通過壟斷政治權力,來進行經濟剝削。「超經濟剝削」本是前資本主義時代,土地貴族或所有納貢社會的剝削方式。只有到資本主義,財富的積累才可以自行通過市場,不需要直接依靠政治權力來進行。但今天中共所推行的官僚資本主義,卻兼具前現代與現代兩種財富積累模式:以權謀財,以財謀權(買官賣官)。既然擁有資本大小直接由壟斷權力多寡決定,那也決定了,官員集團非要永遠壟斷政權不可。又既然權力不受任何制約,官僚資本主義的經濟掠奪性自然也不受制約,永遠只贏不輸。在大陸連一個出版社的書號,一個批文,在當官的手裡,都可以成為敲詐工具。除此之外,就是各級黨政機關其實都或明或暗辦公司經商。這就是為什麼,這種資本主義特別具有壟斷性和掠奪性,也特別醜惡。這也是為什麼中共的專制要做盡做絕,因為這符合它的物質利益。它所宣揚的保守主義價值觀,要從它所保衛1%統治集團的利益中,來得到解釋。

這種掠奪性今天發展到一個地步,就是中共官僚資本不只已經成為大陸最大的壟斷資本集團,而且發誓要成為香港最大的壟斷資本集團,好讓紅二代和官二代肆意發財之餘又可以隨時「五鬼運財」跑到國外。但要做到這點,非得把香港的廉政、法治、自治以及社會運動統統消滅不可。這也是毛時代的中共所不敢想像的。也就是說,毛時代的中共,即使有政治上的理由要消滅港人自治權,但不會有經濟上的利益要這樣做。今天的中共呢,無論是政治利益還是經濟利益,都要求它這樣做。所以,簡單用「專制主義」和「極權主義」來形容今天的中共,就無法把握毛時代的中共與鄧時代的中共的重要分別,也無法把握香港今天危局的來龍去脈。

人民公敵

主流泛民在三十年前定下妥協主義路線,當中有一層計算,就是以為中共既然在恢復資本主義,那麼早晚就成為港人的同路人。因為他們相信中產論述的典型公式:資本主義→現代化→經濟發展→中產化→民主化。他們對於資本主義本質必然是掠奪性這一點,毫無警覺性。他們不知道,如果西歐社會看來比較人道一點,只是因為多年來的社會/民主運動,多少限制了大資本的掠奪性,而不是資本主義的邏輯結果。今天由中共所建設的資本主義那麼腐爛,恰恰因為它完全消滅了公民自由,擺脫了一切民主監督。

中共的官僚資本主義具有超級掠奪性,自然也同本地與外國財閥發生矛盾。最近梁振英政府想引進大陸電力,就侵犯了本地兩大電力財閥的利益。另一方面,大陸資本近年不惜成本搶佔外資地盤,也引起外資的警惕。不過,這種分贓不均的內部矛盾,無論如何及不上「全世界大財閥聯合起來剝削人民」的共同而且更根本利益的。所以本土與外國大財閥都附和中共,出來反對佔中。中共最大的敵人,始終還是普羅大眾,他們的民主自治權,他們要求免於受剝削的自由,他們的一切。

政治上搞專制,經濟上搞官僚資本主義,這就是中共本質。這種政體一定視人民為敵。套句老話,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明乎此,才會明白,今天港人為何再無退路;為何「打破幻想,勇敢佔中」這句話,至此才有個著落。

認識這個真理其實是痛苦的 - 果若如此,則事必無轉環餘地,只剩對抗,但香港與中共對抗,又必無勝算……

但真是這樣嗎?

2014年9月2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