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英格蘭對瑞士」觀後雜評 – 英格蘭

「英格蘭對瑞士」觀後雜評 – 英格蘭
廣告

廣告

今場賽事英格蘭採取一個4-4-2的陣式,中場成菱形陣,與利物浦上場對熱刺的陣容相當接近。而史達寧的位置與他在利物浦時相若,在兩位前鋒韋碧克及朗尼身後,於前半場自由活動。阿士東維拉中場戴爾夫及軒達臣則分居左右中場,而韋舒亞則擔任墮後組織中場,希望他能彷效謝拉特的工作。可是從戰術上安排,以至韋舒亞自身的踢法上,均未能適應墮後中場的角色。

戰術上,現時大多數球隊的墮後中場在後場開始組織攻勢時,均會墮後在兩位中堅的中央,甚或處於最後方的一名球員,這樣他便能更容易地拿到皮球組織攻勢。可是,這場比賽中,或許與本身踢法不同的關係,韋舒亞並沒有這樣做。相反,他希望在兩位中堅身前要球再轉身,這樣,對方前鋒很容易便能封阻傳球路線,導致經常看見卡希爾及鍾斯左右互傳,卻始終未能把球傳給中場,最後只能交給左閘的拜恩斯。

而就個人踢法方面,韋舒亞本身是一名喜歡上腳,盤球的球員,但墮後中場的主要職責實為把球有效地由後防運上前線。韋舒亞拿球後,經常希望先擺脫對手,再出球,往往失了時機,而他是最後一名中場的情況下,在那個區域盤扭亦相當危險。綜觀英格蘭可選用的人選,能夠勝任墮後中場一位的可能只有老將卡域克,為未來打算的情況下,韋舒亞確是可考慮的接班人。可是,這極需要他完完全全地接受一個與他本身踢法有衝突的角色,整個改造過程可能相當艱難。

缺乏創造力 前鋒成不了支點

基本上,今場比賽的中前場球員均屬於希望以跑動走位制造機會,而並非靠一些犀利的傳球或組織撕破對防防線。可是前線並無支點,即前線球員未能在禁區前有效停球,再等中場球員後上幫忙,形成三閘線前的傳送出現很多失誤。

另外,英格蘭的右路進攻等同地廢掉,右閘莊士東全無進攻力,而韋碧克並沒有朗尼到左路般到右路幫忙(或許是戰術安排,因教練鶴臣亦明白右路進攻的成效近乎零),結果右中場的軒達臣基本上沒有觸球機會。形成英格蘭攻勢大多來自左路或中路,拉不開空間,又缺乏創造力,對於瑞士來說,其實相當容易應付。碰巧瑞士的攻勢亦大部份來自右路及中路,所以整場賽事球的運轉有種集中在同一邊的感覺。

假如史杜列治在陣中,情況或許更好。畢竟他的控球能力或許是現時英格蘭前鋒中最好的,至少肯定比今場的正選韋碧克及隊長朗尼好。有他在,前線應該能成其中一個支點,再組織攻勢會來得更得心應手。其實後備入替,貢獻一球助攻的林拔會是支點的其中選擇,但他的存在,便失去了前線三人走位靈活的優勢,史杜烈治始終是第一選擇。

衝擊力特強 跑動範圍巨大
今場英格蘭前線球員的特點相當明顯,各人均是以跑動彌補自身技術的不足。左右中場軒達臣及戴爾夫均是跑動範圍及覆蓋面巨大的球員,而且體能非常好,對攻守兩端的幫助很大。

而前鋒三人的特點則是衝擊力強,走位靈活,打反擊相當奏效。上半場韋碧克一次衝擊,下半場把握對手恩拿的失誤,三位前線球員合力炮製的入球,正正突顯他們的特點。現時的英格蘭,假如未能解決組織力不足,前線球員未能作為進攻支點的問題,穩守突擊是唯一可行的戰術。而且今場名為進攻中場的史達寧,實際上亦缺乏組織攻勢的能力,特點始終是走位靈活。也許之後有拉爾拉拿復出,而史杜烈治亦回歸,前線的變化會更大。

總括而言,英格蘭最終赢2:0,運氣佔頗大比份。由鍾斯於一次角球攻勢感到大腿後肌拉傷後,對方便不斷有入球的機會。假如不是卡希爾鍥而不捨地勇救必入球,又假如球証不是網開一面不吹罰十二碼,相信最後的比數是2:0而是1:1。最後,對手於比賽尾段傾巢而出,致使史達寧、韋碧克等能不斷利用速度反擊,韋碧克梅開二度,錦上添花。

原文刊於此
球迷瑣語Facebook專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