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港大論壇激辯政改 戴耀廷望公民社會主導佔中 黃毓民動議修憲

廣告
港大論壇激辯政改 戴耀廷望公民社會主導佔中 黃毓民動議修憲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港人講普選與港大學生會昨日(9月15日)舉辦政改論壇,嘉賓有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幫港出聲」何濼生、立法會議員黃毓民、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協會副主席陳志豪。戴耀廷與黃毓民在論壇上表示堅拒「袋住先」,恐未來特首即使不力,但因今日接受了假普選,市民不得再與中央政府談判,以後有冤無路訴。而陳志豪與何濼生則表示現有政改體制雖未完善,但已有進步,應再慢慢與中央商議改善。台上一輪舌劍唇槍,台下觀眾反應激烈,建制派與泛民支持者互相對罵,場面一度混亂。

batch_10711669_10154574075885153_1013282718_n

戴耀廷:袋住先將削監察力量

戴耀廷不接受人大常委政改方案,堅拒「袋住先」,而且擔心一旦2017「普選」特首誕生,往後無論他作任何決策,如通過廿三條,憑著「一人一票」的民意基礎,市民再難與中央政府投訴或爭持,使公眾的言論自由及監察社會力量更薄弱。他指出佔中是勢在必行,成敗關鍵在於香港市民投入程度,以非暴力精神破壞社會秩序,並以有人犧牲被捕使市民反省香港民主發展。

黃毓民:10月立法會動議修憲

黃毓民表示2010年民主黨支持中央提出有篩選政改方案,已曾經選擇「袋住先」,港人現時仍落得人大落閘方案,由此可見「袋住先」對推進民主絕不可行。回應有質疑指他將在立法會對政改方案投贊成票,黃讀出了他將於10月在立法會提出的修憲議案,聲明其立場。議案內容指「要求行政長官及公務員總辭」,「修改《基本法》」,而「新憲法將以《世界人權宣言》及《香港人權法安條例》作基礎」,釐定香港自治權,同時亦制定公投法、政黨法、落實行政長官、立法會雙普選等,以「全民制憲,重新立約,實現真正『港人治港』」。

黃指戴現時的佔中方式太溫和,或與七一遊行無異,並引自己於2011年「以身試法」,被告非法集結一例,籲公眾無需擔心。「我哋2011年7月1日已經俾人拉啦,拉183人,我係十個被告入面嘅首席被告,判坐監、緩刑,之後上訴,結果罰$4800,所以你哋唔使坐監,有我呢個案例,當時我仲同警察撞擊。唔好成日講到你哋呢班人坐監,個天就會塌落嚟。」

戴回應指黃毓民從來先知先覺,承認並尊重他對民主運動的貢獻,但他認為佔中目的不在於成敗,在於人民參與,亦要看其規模才能知下一步,他相信黃所提的方案或會成為下一步推動民主的議題。

batch_10695049_10154574075880153_1455256000_n

陳志豪:人大方案讓香港向前走

陳志豪表示現有的政改方案雖未算完善,但不同國家應有不同民主體制,例如英國的國會也不是一人一票、公民提名,而且不少有公民提名制度的國家,民主指數其實極低,籲市民「袋住先」,讓香港逐漸實現民主。他指出將現有1200人的選委會變成提委會,選舉中的既得利益者權力大削,是一個進步,總好過「原地踏步」。他相信雖然提名門檻高,但有6成人支持泛民,一人一票選出來的人也代表民主。他回應戴憂慮未來特首將任意妄為,作不公之事,實屬「杞人憂天」,因為香港是國際城市,「有全世界睇住」,亦認為黃的議案是「搞革命」,他深信現時香港民主排名屬中上,英國也指白皮書對香港「冇影響」,當2017選出特首時,其民意基礎會使施政順利,反之會帶香港向前走。

何濼生:共產黨不算極權

何濼生表示雖然對現時政改失望,但明白中央擔心之處。他認為現時共產黨已經進步不少,不能算是極權,香港市民應平心靜氣,再作商討,佔中只會惹中央更緊張。他解釋佔中不同於國教、廿三條,中央政府看得很重,亦感受到現時反對派的敵意,擔心國家安全,「有咩可能佢會變,佢只係驚有人奪權。呢種敵對態度等於冇民主。」他提出限權、平權才是重點,這是針對個人,不是黨,「以前共產黨所做唔好嘅野都係因為一個人利用權力錯誤。」

市民質疑佔中 戴:公民抗命不是戴耀廷

論壇上不少學生、市民質疑佔中,尤其是戴耀廷的對佔中的看法在兩年內不斷修改,近來的文章更滲出失落之意。

戴回應和平佔中運動從來不是戴耀廷一個人的事,他只是倡議者、統籌,絕不是領袖,而這兩年他不斷與不同團體開會,因為「我尊重香港公民社會」。他表示從作不主導,而是跟不同力量商議目標,「有啲人期望戴耀廷你要做摩西,我從來就話點解香港要摩西?從來就唔應該要摩西,公民社會就係唔需要摩西,就由公民社會自己去理解同發動呢件事,最後係咪白做就睇參與嘅人做嘅心態、仲有堅持度。就算戴耀廷倒下來,佔中唔會倒下來,因為香港市民仍會繼續參與!」

batch_10708118_10154574075875153_1242859130_n

內地生蒙面發言欣賞香港

在台下發問期間,一名內地學生蒙面發言,「因為我係大陸過嚟嘅,我都覺得冇面」,他回應何濼生:「你話共產黨點演變,共產黨係一個硫磺嚟架嘛,你會同佢合作,定係要堅持你自己所做啱嘅嘢呢?我嚟到香港之後,最開心嘅事就係有一個核心價值,要知道自己咩係啱,咩係錯。」未待何回應前,他拋下一句「我冇辦法再露面,如果唔係我今晚過關都過唔到」,就急步於支持建制及泛民的群眾對罵聲中離開。

攝影:Gundam Lam
編輯: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