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如果我連一條黃絲帶也捍衛不了……

廣告
如果我連一條黃絲帶也捍衛不了……

廣告

前天在政府總部,親身經歷香港的失控,對,不是雨傘運動參加者在失控,而是執法者,滋事者和反佔中支持者的失控,讓我徹底對這個政府,整個自稱正義的警察系統統對失望。香港政府為了抹黑,為了破壞雨傘運動的和平和理性,難免予人有勾結黑道勢力和愛國人士破壞集會現場的秩序意圖製造清場和警方介入的借口。

那一夜,我走在政總,遇到很多舊同學,舊同事,朋友,連不少甚少在社會議題發聲的朋友,都走上金鐘親身支持,甚至用眼紀錄整場和平運動的發生,有不少更因為不信時下電子傳媒偏頗報導而親身觀察。每當遇上,大家除了一個問好,一個鼓勵之外,還總加一句:萬事小心。

我不禁感到無助,作為身處一個十分和平,理性而公民質素極高的集會現場,行使集會權利,和平表達示威。連日來面對特首及整個政府機關抹黑我們是非理性的集會人士,暴亂,甚至紅衛兵我們也可以置之不理,和平靜坐爭取真正普選。連我們眼看警察選擇性執法,釋放佩帶藍絲帶的暴力人士,我也只能默默支援在不同佔據點的朋友。

但當我身在政府總部,我聽到義務糾察大叫愛字頭及一班帶著口罩的彪型大漢混入會場。他們在中午已經用暴力攻擊旺角及銅鑼灣的物資站,肆意打鬥及挑釁和平集會人士,甚至對戴著黃絲帶的集會人士拳打腳踢,揮舞利器,而在旁的警察無慟於衷,甚至乘亂要集會人士撤離,已經展現警隊無能力保護和平的市民。

而那一刻,我遇見的每一位朋友都對我說,脫下你的黃絲帶,以免被打。我很憤怒,作為世界城市的香港,自稱有最強裝備的警隊,原來已無能保護市民,也無力控制黑勢力破壞和平集會,這幾天把我對香港,對警隊高層,對暴力重新定義。原來現在的香港,已經不容一條和平黃絲帶的存在,反而容許暴徒掛著愛國旗幟肆意行凶。

這幾天,或許身邊不少人在網上廣傳甚麼完整片段,要求證明警方合理,理性而克制執法。其實自警隊對和平集會人士施放胡椒噴霧,催淚彈,用急救車掩護警察換班,以運送更高火力的武器,再揚言出動橡膠子彈和真子彈,鬧出展示錯雙面警告旗等事件,已經顯示警隊有話連篇。近日的事件更清楚看到警隊中人按捺不住,警方扮演暴徒,甚至刻意釋放行凶暴徒,容許可恥的無賴非禮集會人士,對集會人士掌打腳踢,甚至有機會混入集會,成為其中一班滋事者。

當曾自稱廉潔奉公,保護市民的警隊,已經成為藏污納垢的黑警溫床,成為暴力的合法勢力,不知那班留在警隊,但不齒高層粗暴對待和平集會市民的一群警察,會如何面對高層和政府還警隊名譽掃地,就算有人支持你們執法請有家問自己的良心,這幾天你們的同胞,是否真的依法執法呢?

很多人認為警察執法無可厚非,但若你親身到過政總,或經歷警方刻意挑釁,你就不會再對警察寄予任何同情和希望,因為他們已經失控,分不出和平集會人士和滋事份子。他們已經在癲倒是非黑白,甚至不惜挑起民憤,以求可以清理現象,而不是處理滋事份子。說警察是市民的朋友簡直教我倒胃。

那晚我經過中信橋,在一堆路障的前面,大家靜坐守護這個通道。突然有三四十個拿著一大箱水和飯盒的警察,暴力的衝擊已經經過交涉的路障。他們暴力的推開市民,一隊三十多人邊大叫邊把一箱水運入大廈,留守的全都是靜坐的社工和社工學生,但這班警員的行為,會讓你刻骨銘心,因為他們撞開坐在鐵馬前的集會人士,粗暴的搬運物資,甚至喝開集會人士,差點把我逼落天橋,而且更沒事先沒有和在場集會人士交涉。這幾天香港市民都看著,發動暴力的,不會是和平集會的人士。

就在這班警察強暴集會人士不足一小時之後,就來了一隊警察,意圖暴力清場,見人就推走,見人就打,我留守的朋友也被攻擊至受傷。一班手無串鐵的社工和市民,又有甚麼攻擊力呢?但這些事,不僅主流媒體不會報導,連警隊也可以無恥否認,但我們在場的所有人士以及拍下的資料,全是鐵證,也讓我由手討厭警方的粗暴。

我們是一班良好市民,連生理也不曾接受被粗暴強姦,豈料現在卻被警察強暴,衝擊我們對他們的信任和形象。這個多星期以來,我寐食難安,已經睡不著卻又從夢中驚醒,腦內盡是鐵馬被衝擊的畫面,那些被警察衝擊的鐵馬聲,清場聲以及警察喝罵聲在腦海不斷經歷,難道這是我們爭取真普選和民主市民所落得的下場嗎?

這個多星期,每個參加者都因為民主的渴求和公義,犠牲了不少。還記得曾經有位退休教授在添馬公園發起討論,提及若你仍然民主和普選是重要的,你願意犠牲甚麼去換取。

我這個多星期,不停受到親政府的家人輿論壓力,在電子通訊不斷大放歪論,肆意抹黑,與政府同出一轍。再加上受到院校一日一催回家的訊息,不少教授也與政府口徑一致,意圖影響學生回家。又在面書中不少仍支持警察的朋友對大家構成的騷擾。不只友情缺裂,部份朋友連親情和愛情都出現危機。再加上深受傳媒,警政及立法會議員一置抹黑,龜縮特首只會聲明我們是暴力份子,不惜連用教育局,運輸處等機關誤導市民,卻從未到場與市民對話,也漠視和平集會人士的心願。

我不禁問,現在的香港政府除了抹黑,出動黑勢力和輿論之外,為何連向中央爭取真普選的勇氣也沒有,面對集會人士的勇氣也沒有。

不過,在這個失控政府與警隊的事情上,我仍看到香港人的未來和希望。這場運動我看到香港人的公民質素,和平,無私,互助和關懷。而且短短一星期學到分類回收,組織,非暴力抗爭,真普上選的議題。但同時,我們徹底對政府和警察失去信心,拒絕黑勢力影響香港。

香港人只可自己救,雖然全世界看著我們香港人理性的美好,也同時看著政權的醜陋。但不緊要,這場運動燃起香港人對香港的稱屬感,越打壓,我越不會放棄我手中的黃絲帶。縱然香港存在政警黑連成一線的暴力集團。但我信曾擁有獅山精神的香港人已經成功進化,成為最耀眼的傘下精神。

香港加油,同伴加油,自己加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