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大國是學會

香港中文大學國是學會於一九七五年成立,一直致力推動「認祖關社」運動,至今已有三十多年歷史,乃中文大學中一個以關注國家及香港事務為定位的學會組織。https://www.facebook.com/cuhkcss 網誌

政經

從佔中到政改再談判——佔領運動開花了,如何結果?

從佔中到政改再談判——佔領運動開花了,如何結果?
廣告

廣告

文:中大國是學學會員梁采珩(英文系一年級生)

佔中引發的佔領運動,遍地開花。外媒冠之以「雨傘抗爭/革命」之名,對示威者之和平理性,集會現場之井然有序,嘖嘖稱奇。而據筆者觀察,本地網絡輿論關注焦點所在,由最初的騎劫之爭,次日一變為聲討警察施暴,旋又轉移到各區的佔領盛況。如此大型的群眾運動,過程中不免有意見分歧,有人不認同分散佔領旺角的策略,有人覺得928晚上不應呼籲撤退,更有人無限放大個別警員挑釁、襲擊的畫面。然而,隨著佔中及學生組織的骨幹成員先後現身支持,佔旺行動象徵的市民自發形式迅即得到肯定,另一邊廂,群眾從驚駭中冷靜下來,意識到應將矛頭指向他們的上司(和上司的上司),針對前線警員的言論逐漸銷聲匿跡,展示市民和警員關係友好一面的相片,廣為流傳。

展示姿態的首階段全面告捷,佔領亦隨即進入第二階段,筆者認為,此時有三項重點需要集中討論:1)防止運動變質 2)闢謠 3)要求政府回應。下文淺析這三方面的現況,並提出一點建議,以求拋磚引玉。

一、防止運動變質

佔領金鐘以外的行動,都是由市民自發的,其中尤以佔領旺角最為成功。一向被認定為人多混亂、品流複雜的旺角,忽而有條不紊,環境竟比平日要乾淨。網絡動員之力量,以及港人公民質素之高,表露無遺。一時參與者眾,而近日警方卻並未加強戒備,與上週日金鐘一帶之劍拔弩張,大相逕庭。

氣氛緩和固然無可厚非,但出現嘉年華式的情況,筆者則始終憂慮。有人認為「鬆一鬆」有利於長期作戰,然而快樂抗爭,只能在安全的情況下進行。是次行動顯然不是,它畢竟屬非法佔領,與警方執法有衝突。再者,佔領區亦危機重重,佔旺沒有明顯領導,曠日持久,參與者輪流更迭,組織漸趨鬆散,稍有不慎,即貽有心人士或混跡其中,伺機搗亂。30日凌晨發生私家車撞向人群事件,已是一大警號。筆者固然反對盲目相信網絡流傳所謂社團人物穿戴舉止特徵,以免錯捉無辜,但所有參與佔領的市民,務必留意身邊一切異動,切莫鬆懈。

縱觀是次佔領運動,大體以佔領為主,包圍反包圍為輔,雖無絕對統一指揮,步伐尚算協調。運動予人團結和平之良好觀感,此是重要因素。當日提早佔中,係因警方在之前兩天部署失當,扣留學生領袖,向示威者近距噴椒,以致群情洶湧,水到渠成,遂能一鼓作氣。而近日警方並無過分舉措,輿論不會傾向採取進一步行動。若在大會宣佈之前,佔領者先行衝擊地標或政府建築物,實屬不智之舉,不僅打亂部署,更可能觸發連鎖效應——不同佔領區均有激進人士作出激進行為,以致運動演變為發洩,流失民心,予以警方口實,乘亂大規模拘捕示威者,甚至藉故使出「更高武力」。

二、闢謠

猶記928當日形勢急轉直下,各路流言瘋傳,人心惶惶。近日網上已出現了提供較可靠消息的專頁,各運動組織的專頁,得悉亦盡快作出澄清,而群眾有了數天經驗,亦比以前警惕消息的真偽,因此,只要繼續往這個方向走,謠傳造成參與者、支持者恐慌、自亂陣腳的機會不大。筆者認為,現時更嚴峻的是,政府的宣傳策略漸趨成熟,企圖使立場不甚鮮明的一般民眾,傾向反佔中。9月30日至今,不斷傳出種種佔領行動阻礙緊急救援服務的抹黑,這固然是任何佔領僵持了一段時間之後,必然會出現的指控,然而今次明顯見出是政府刻意為之:一半借公務人員之口道出,欲以官方權威製造假象,配合電視傳媒相當識趣的大幅報導;另一半則是所謂「市民」控訴,利用似是而非的故事博取同情。因佔中大塞車而未能見上家人最後一面的「人間悲劇」,見諸報章,然而海底隧道大塞車之事根本從未存在!這些軟性攻擊的影響力,不容忽視。

政府的向一般不關心政治的市民下手,甚為陰毒。電視仍是本地市民最普遍的新聞資訊來源,這些市民既不熱衷政治,自然很少瀏覽網上媒體,而容易全盤接收電視上的片面報導,認為佔中搞亂香港。政府亟圖收復運動初期警方濫權(扣留學生領袖、近距噴椒、放催淚彈、威脅用槍等)所流失的民心,以其公權力不難做到。抗爭的一方,資源處於弱勢,難道惟有躺著中槍?最基本的對策,當然是每一位參與者嚴格自律,以免落人口實。佔領運動至此,勢必持續一段時間,佔領者更須與普羅市民建立友好關係,爭取支持,槍頭一致對準政府。不同時段集會人數波動甚大,佔據的路段也有差別,大會除了對內的糾察,亦須考慮增設對外支援公關,協助途經市民或車輛繞行其他道路至目的地,並在網上發布最新消息。這本來是警方的責任,但警方未能有效發揮此一功能,佔領者只好越俎代庖了。

三、要求政府回應

佔領運動能在不到一週的時間內,化解了佔中與學生組織、佔領者與前線警員、集中佔鐘與遍地開花之分歧,求同存異,變成相對統一的「雨傘抗爭」,已屬難能可貴。然而媒體和輿論將注意力過分集中於運動的最新進展,正好讓當權者繼續以官腔敷衍示威者的清晰訴求,繼續打擊佔領。故此,佔領行動必須進一步聚焦,強調「重啟對話」——有意義、有商討空間的對話,將「佔領」和「真普選」兩個頗為遙遠的概念連結起來,以備未來行動升級時,能迅速向政府施壓。

從近日的跡象推測,警方行動稍為收斂,警力不足並非主要因素,而是政府策略的轉變,亦可能中央暗中有所指示。而佔領運動如火如荼,社會霎時間好像忽略了北京亦是政改的關鍵持分者。中港兩地政府,何者位虛,何者權實,不言而喻,要爭取真普選,將矛頭指向香港政府的同時,亦切忌忽略在其背後的中央政府。筆者認為,行動再升級時,應要求會見中方代表。香港政府已經豁了出去,以官腔套話回應,毫不羞恥。北京自然不會作出很大的讓步,但對於積極塑造大國形象的北京來說,為了香港而在國際社會前顏面盡失,是最壞的局面。再者,北京比誰都清楚它自己的底線,直接談判,肯定比隔著香港政府更有效。坦白說,現時先要求與港府對話,是循例,香港政府的應對手法,大家都能想像得到,與北京談判,才是真正的戲碼。筆者估計,北京不會與學生,而將閉門會見指定的溫和泛民議員。雖然如此,屆時全城聚焦於這次有關香港命途的面談,泛民議員背負群眾的期望,自不敢輕舉妄動,而壓力之下,當局定必有所妥協,而妥協到底為何,則視乎佔領運動未來的動態,能形成多大的籌碼。

佔領運動現在所產生的影響,已遠超很多人的想像,而它最終能有怎樣的作用,就取決於每一位參與者,接下來能否共同推動它的轉變昇華,從遍地開花走到修成正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