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程時雨

就讀香港中文大學,喜歡寫作,喜歡攝影,喜歡香港。 網誌

生活

有一種習慣叫念念不忘

有一種習慣叫念念不忘
廣告

廣告

念舊,不一定是念舊物、念舊社區、念舊事故人,而是因著一段精神上未結束的關係,你執意對這段故事念念不忘。

當大家仍然關注JUNO新歌《念念不忘》是否《耿耿於懷》的續集時,不妨細味一下黃偉文筆下的那種「念舊」情懷。也許是因為某種原因,那天你們的關係就此結束了,未必是分開得很難看,但從那天以後你們都各走各路,沒怎聯絡。香港地方很小,網絡卻很發達,「念舊」的心態會驅使你在深夜偷偷看舊愛的臉書,嘗試找尋你存在過的痕跡,可能是舊愛還帶著你送的一件小飾物,抑或是他還會轉貼著你偶像的歌,是你那年迫他聽你最愛的Green Day。睡前偷看他Last seen以成為習慣,你會慶幸他沒有關掉Last seen,好讓你還能窺視這唯一的生活痕跡。

又一個情人節、農曆新年過去,想起那時你跟他一起擠年宵,過情人節,似是昨日的事。你們倉猝結束的故事,令你始終無法釋懷。漸漸地,這個舊人成為了你生活的一部分,偶爾他會出現在你們到過的小公園,你們常經過的櫥窗,友人的一句說話裡,每次你總會在心裡苦笑一下,再一次證明了自己這個念念不忘的習慣。

有時你會想,這種念舊的習慣讓你生活多了份情感,彷彿戴著了另一種色彩的鏡片看待生活,未必是一件壞事。舊情人成為了你看待身邊事物的標準,有些事上,舊愛總是更好,更會想得周到,做得更得體,重要的是,更了解自己。你自動自覺把你們之間的故事延伸:如果我還和他一起的話,我想他該會明白我此時此刻在想甚麼。

舊愛像幅畫,偶爾翻開看看,會看到從前看不見的美麗。逝去了的感情總帶著份遺憾美,這份美只能靠你的回憶和感覺延續下去,那是一種藝術。當念念不忘成了習慣,又或者說當你習慣了念念不忘,也許你會享受其中,看到箇中的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