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俊邦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規劃

20年後,我地去軍事用地野餐

廣告

廣告

Screen shot 2013-04-16 at 5.42.21 PM

政府話,今日的年青人,20年後便是住在新界東北的新市鎮。我想,20年後香港人可能要去解放軍的軍事用地野餐了。

發展局局長陳茂波昨日又「龜縮」寫blog,放言說要發展郊野公園。陳茂波說「發展郊野公園過往會被視為禁區、甚至禁忌,今天又是否完全不可碰、不可談呢?」政府強政勵治不理民意,假如執意要發展郊野公園的話,民間似乎也難以阻擋。20年後港人要找一片郊野平地野餐呼吸,剩下的可能只有真正的禁區、禁忌——軍事用地了。

說不得的軍事禁區

全港共有2,750.7公頃軍事用地,朱凱迪曾經粗略計算,香港的駐軍約八千至一萬人,意味著每名解放軍可以佔用30,000平方呎的用地。至於香港的人均居住面積是150平方呎。自九七解放軍進駐香港後,軍事用地的使用率一直偏低,當中有不少珍貴的市區土地。例如佔地10公頃的九龍塘軍營、159公頃的石崗軍營,前者人跡罕至,後者周末更開放予香港飛行總會之用。

4
圖:解放軍在港的用地表

政府為了避免觸及「軍事用地」這個禁忌,已經產生了很多土地使用上的問題。例如為了避開軍營,將高鐵走線選經菜園村;與浸會大學爭搶前李惠利用地,無視就在浸會大學對面的100萬平方呎空置軍營;放棄中環海濱連貫、開放予公眾的承諾,將32,000平方呎珍貴土地移交解放軍。

碰不得的丁權禁忌

除了軍事用地之外,另一個陳茂波不敢說的禁區、禁忌便是俗稱「丁地」的「鄉村式發展用地」。政府去年公佈預留作丁屋發展的用地達1,200公頃,扣除一些斜坡等不可使用的土地外,還有高達932公頃用地!政府在規劃新市鎮的時候,亦刻意避開原居民村,最近的新界東北及洪水橋發展計劃均是如此。相反政府利用原居民的支持,去徵收大量非原居民村、農地及其他鄉郊地區,抹平地方反對力量,回報便是對使用土地效率低下的丁屋政策不聞不問。自九十年代起,一直有不少人甚至官員提出檢討丁屋政策,例如現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曾提議2047年終結丁屋,最終均是礙於既得利益反對而無疾而終。

這些禁區、禁忌令香港有多少土地資源被浪費掉?根據2012年土木工程拓展署的《優化土地供應策略: 維港以外填海及發展岩洞》的方程式,1公頃約可容納400人。換言之若將軍事用地的九龍塘及石崗兩處合共169公頃用地建屋,可容納約6.7萬人。預留丁地的900公頃,更可容納達36萬人居住。假如換算方式改用一個人口密度較高的公屋/居屋標準,即一公頃約住3,600人,兩者合共過千公頃共同容納高達360萬人,整整是半個香港!

亂槍打鳥 陳茂波漠視程序

陳茂波在網誌提出發展郊野公園,絕對是混淆視線,亂槍打鳥,製造公眾對「土地供應不足」的恐慌。陳茂波也漠視了自己發展局由2012年開展的《優化土地供應策略: 維港以外填海及發展岩洞》諮詢,內裡提到的六種土地供應方法更改土地用途、收地、發展岩洞、重用前石磺場、填海及重建,兩個階段的諮詢均無提及發展郊野公園。陳茂波這時插上一咀,是否意味這個《優化土地供應策略》諮詢不是一場大戲?

已經走數的郊野公園

近年發展主義至上,郊野公園已漸被視為一個阻礙,特別是與原居民村相鄰的郊野公園。香港目前最後一個擴展的郊野公園是北大嶼山郊野公園,時間為2008年。政府雖然已提出將大浪西灣納入郊野公園範圍,但也面臨鄉議局的司法覆核。2001年完成的《新界西南發展策略》中,曾提到將南丫島南及蒲台島列為郊野公園,但至今十二年仍未落實。

早前萬人去信城規會,反對將中環海濱劃作軍事碼頭。團體將於9月19日晚的中秋正日,在擬作軍事碼頭旁舉行晚會,以另類形式表達反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