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劍青

本土研究社成員,經營民間地理思想,關注城市空間問題。 網誌

規劃

回應葉劉淑儀:21世紀仲講「環境決定論」?

回應葉劉淑儀:21世紀仲講「環境決定論」?
廣告

廣告

圖:新民黨

編按:本文回應今日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在《明報》刊出的《地利如何有助美國崛起?》,原題為《地理因素令我感到羞恥》。

我本來不相信21世紀竟然還會有人侃侃而談「環境決定論」,舊世界的地理學我以為破產已久,但我錯了,原來世上還有許多不學無術的政客,會用地質與河流這樣簡化且牽強(far-fetched)來合理化一個帝國的崛起。

傳統西方地理學說,不多都是用以服務歐洲帝國征服世界的殖民任務。18世紀開始發展出一套「環境決定論」,例如將世界三分為「熱帶」(topic)、「溫帶」(humid)與「寒帶」(arctic),指出熱帶地區的人種因氣候太熱並不思考,植物繁盛故不事生產;寒帶的人種則因太寒假生活艱苦,故此,地理因素自然地決定了人類文明只會在「不冷不熱的溫帶」誕生,而歐洲亦必然成為帝國,其任務就是要將文明帶向全世界。

10592381_10152320707326247_1111811217_n

當有人還會相信世上有不能避免的帝國(Inevitable Empire),等於這人相信一種自然而然的帝國擴張,亦即相信有些人被殖民是抵佢死的。今天她以這學說合理化美帝強大,明天可以用同樣學說迎合中帝擴張,過往唱和地理因素令中港融合已經甚囂塵上,他日稱地理因素令台灣回歸祖國亦指日可待。

近代歐美地理學已改頭換面,其發展經已由過往的殖民官學,大舉轉變為批判社會與人文關懷的學問。作為地理教者,今天還看到學問倒退二百年,感到相當羞恥。或許我要慢慢接受,生活在什麼政治處境,就會有什麼人說什麼歪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