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麥馬高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規劃

拒絕溝通 市建局22號迫遷衙前圍村

廣告

廣告

IMG_0261

(獨媒特約報導)衙前圍村的重建進入最後階段,但市建局仍然在村民的賠償方案上一再拖延,過去一年更全然沒有和村民傾談賠償問題。村民在上周三更突然收到市區重建局的收樓令,當局要求該四戶村民在限期(5月22日)前必須離開其物業;否則市建局會在限期後毋須向法庭申請執行令便可以直接收樓。當中兩戶更是沒有收到巿建局有關的賠償答覆便會被勒令要求離開,多名村民及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已表明會抗爭到底,直至得到合理賠償及交代為止。

談判及賠償欠奉 市建局突然要求收樓

該兩戶包括本網早前曾經報導的刀仔師傅范先生及莊先生,而另外兩戶村民則是在去年11月5日已經收到市建局的收樓令;及後獲得當局通融至今年六月,但在上周又突然接到收樓令。然而,四戶村民均沒有得到市建局的合理賠償,而且更已中斷談判近年多。范先生表示,市建局既不和他繼續傾談賠償問題,卻發出收樓令;令人難以接受。「點解要趕絕我地,傾都唔同我地傾。市建局成日話『以人為先,與民共議』,從何說起?」

IMG_1147

目前村內仍有近十多戶村民尚未遷出,但大多數均未得到巿建局的安置建議及賠償;村民關先生便是其中一名苦主,市建局亦一直沒有和他相討搬遷問題。關先生自從在1991年購入衙前圍村的其中一個單位,其三名子女便一直住在這裡。他多年來經營小販生意,由最初在新蒲崗販賣成衣等貨品,主要對象為工人。但及後工廠北移的北移,改建的改建,生意亦大不如前;近年拿了「小販牌」在深水埗永隆街擺賣。「那邊生意不太好,唯有偶然到其他地方打游擊戰,但都成日被食環署充公哂。」他強調,希望能自給自足及有瓦遮頭就夠了,不明白為何市建局總要趕絕他。

IMG_0259

不談判不商討 村民無處容生

關先生其單位有近一百呎,但和其他村民一樣;據市建局的說法,當局給他們的只是「特惠金」,而不是賠償。市建局年多前給他的特惠金為九萬元,及後曾提升至十多萬,但及後又反口說沒提過。不過,關先生表示根本不是錢的問題。「同區租劏房都要四千元一個元,兩年就用哂。到時我們一家可以住邊?」他亦指出,村民對於重建是正面和接受的,但市建局的手法便有商確之處。「他們都唔想同我地傾,只係想慢慢拖。而且常常講就一套,做就另一套。」

適逢上周為天后誕,關先生亦有感而發,「以前有節慶,村民都好開心。有神功戲和巡遊等等,家家戶戶都參與其中。現在一切傳統都沒了,這個城市就好像只有發展和興建。」關先生也進一步表明,即使巿建局強行收地,他亦一定會堅守到底。

IMG_1172

市建局隱形 村民表明不退讓

而在衙前圍村另一角落,有著一間有近三十年歷史的士多。李先生是士多的東主,同樣未得到市建局的賠償答覆。他於1979購入現時商舖,最初為經營機器的店舖;及後在1983年轉為士多,一做就是三十年。「現在時勢唔同了,我都係求生活安穩。有間舖賣下雪條汽水,等自己有個寄托。」而幫襯他的盡是附近屋村的街坊,他和街坊更是有講有笑。

不過和關先生一樣,李先生獲當局提出的「特惠金」金額亦是不盡不實。市建局自公布重建計劃以來都只是以書信形式告知他的賠償問題,沒有上門傾談及邀請面談。他表示,假若市建局霸王硬上弓的話,他也絕對不會退讓,留守到最後。「這裡是我真金白銀買番黎,私人地方點可以話收就收?要合理賠償嘛,難道張震遠就可以亂來?」

而該四戶村民亦已向法庭申請延遲收樓令,將於一周內有結果。另外,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已表明會與村民抗爭到最後一刻,直至市建局作出合理的賠償及交代。他們亦會於下周二即收樓令的限期舉行研討會,邀請學者及議員等參與,討論圍村村民的何去何從和其他民間規劃方案等。

更多有關「衙前圍村」的報導:

市建局強硬收地 衙前圍村民留守到底

市建局拆遷衙前圍村行動開始!

衙前圍村的最後時光?

廣告